設計生活 從風體到拳體,溫珩如的造字輕搖滾

by  黃詩茹



聽說,沒有做過一套字型前,不要隨便說自己愛字型設計。

 

溫珩如,做了兩套;從風體到拳體,五年。

 

她說做字需要契機。飄逸的風體,是圓一個設計專輯裝幀的夢;復古味的拳體,是她抬頭一瞥,龍山寺屋簷的那道風景。

 

字型乘風而來,不經意誕生的風體





風體完成後,溫珩如偶爾會在街上撞見驚喜。有時是茶飲花店,有時是童書繪本,她拿出一本《血衣安娜》,驚悚小說也毫無違和。

 

字體瘦長的風體,氣質優雅。以自然為師,如風如煙,如葉如芒,像空氣盈盈搖曳。七千個繁體中文字,其實來自一份研究所作業,老師以「空氣」為題,大家各自發揮。當時她正在justfont實習,於是決定做字,所以風體的前身,是空氣體。



當時她做了一個風體精裝盒,裡頭有字型隨身碟、海報和像歌詞本的手冊,開箱就是驚喜,有人買這套字型只為收藏。溫珩如說:「做風體的時候,我是從平面設計師的角度出發,想要呈現一種專輯的感覺,也算是圓一個專輯裝幀的夢。」

 

她喜歡音樂,工作歌單很日式輕搖滾。學生時代參加吉他社,但不彈吉他,入社是想打木箱鼓,後來去學爵士鼓,工作室裡擺著她的鼓棒和練習板。一人造字,有音樂陪伴,做風體時,她常聽Perfume,輕快的電音節奏,讓她有動力奔向下一個字。

 

重「拳」出擊的台式美學



相隔三年的拳體,一反風體的溫柔飄逸,一筆一劃,很有存在感。獲得2020金點概念設計獎標章,也是「年度特別獎-ConceptD創能無限獎」的得主。

 

當時,溫珩如正在發展一組標準字,某天,她抬頭看到廟宇屋簷的燕尾,「好像可以和隸書體的蠶頭燕尾結合」。身型寬扁的隸書體,渾厚樸拙,一筆燕尾飛揚,有莊重的古味。溫珩如在筆劃中融入廟宇建築的曲線,讓起頭與收尾更俐落,筆劃轉折處如出拳有力,為傳統添了點摩登味。



「拳體是結合台灣廟宇和隸書的展示字型」,溫珩如這樣解釋。所謂展示字體,可以用在招牌、商品、海報和大標題,她設定的筆劃粗細,甚至可以用在小標題和小段落。

 

應用性,是她這次特別重視的。創作風體時,她就知道這套字型的應用很看場合,但第一個作品,總是特別有感情;到了拳體,她做出氣勢,對筆劃粗細再三斟酌,希望清晰辨識,也親切可讀,從招牌菜單、食品包裝,到書籍動漫,都能用得輕鬆,而且拳拳到位。





從手繪開始發想基本筆畫,點橫勾捺豎挑撇;再拉進電腦軟體修正,修筆劃、條粗細,一個字可能要修個十幾次。她會把每個字印出來貼在牆上,反覆琢磨,一邊記下給自己的修改筆記,就這樣每天重複作業,一天產出四、五十個字。

 

「拳體的細節很多,做一段時間還是需要休息」,溫珩如推了推眼鏡,她說這段字型延伸擴充的過程最辛苦。工作室裡播著東京中央線和體熊專科,造字的人有自己的節奏,努力奔向七千字的終點。

 

那些獨立字型設計的日常

 

溫珩如在2013年創業,以獨立設計師的身分從事字型設計,困難的豈止是從無到有。

 

拳體募資結束前,她剛拿到工作室的招牌。頗有年代的回收匾額,用拳體刻著「玉川設計所」。沉甸甸的招牌,是她特地去台中的陳雕刻處選木。她不知道這塊木匾額當時掛在哪戶人家,但文字總能刻下時間的重量。



「對我來說,一直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或許,她也沒想到,風體會帶她走到這裡。

 

當時,她把試做的一百個字放上網路,沒想到引起廣大迴響。離開實習的公司,她想著有多少資源就先做多少事,沒想到事情還真多。「字體要我做,平面視覺要我做,行銷、出貨也是我,連發票都要自己開」,練習一人面對,是心態上的辛苦。

 

到了拳體,第二次設計字型、第二次募資,她感覺一切都掌控得比較好,包括看待募資金額和面對外界的聲音。「以前得失心滿重的,現在真的不會。越來越覺得這些只是過程,我就是投入到作品裡,外面的人怎麼看是其次,自己怎麼看待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這幾年,隨著字型書、設計展和幾次的字型募資,越來越多人開始了解「字型」是怎麼一回事。溫珩如觀察,字型確實漸漸走進群眾的意識,「他們會知道字型設計也是一個專業領域,字型不是從電腦裡蹦出來,而是一個字一個字做出來的」。

 

風體募資時,有人特地填問卷質疑她,「他說風體是從大自然發想出來,應該是公共財」。當時,她真的會把這些聲音放在心上,還認真地想一想;這次做拳體,也有人對她說,「七千個字,七百元還差不多」,她現在很看得開,「真的有進步啊,從免費進步到七百元,至少他願意付費了」。

 

有人說字型應該免費開放、應該開源、open data。她笑說:「也許未來可以做這些事,但不是現在。以前我會認真,現在就是已讀不回。好,我知道了。」

 

她相信事情都有個時機,創業有時,做字有時,什麼時候就做什麼事情。那些網路意見,她會看,看完後繼續低頭做字。



造字的人,祝福字的旅程

 

「躍上台灣街頭,復古又摩登的設計字型」,拳體的募資文案是這樣寫的。

 

這幾年台味正夯,幾波掀起關注的字型設計豐富了繁體中文字型的想像。溫珩如不急著定義什麼是有「台灣味」的字型,她先換個角度思考,「台灣缺少什麼樣的字體?過去設計師們覺得缺少明黑綜合的字型,所以有金萱體的出現,有人覺得那就是有台味的字體」。



結合在地意象,是心裡原本就有的念頭,「但我不會說『現在』就是要做一個很台味的東西。」提煉在地元素,運用在字型設計上,是她這次嘗試的路徑,所以拳體讓人覺得親切熟悉,卻又是新鮮的文字風景。

 

我們好奇溫珩如的手寫字跡,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翻出來,工整娟秀,原來是從小練字,「小時候被逼的嘛」。小學和國中讀美術班,從小接觸素描、水彩,也跟著書法家練字,她再次強調「是被逼的」。從小學練到高中,好像也練出興趣,先是陶冶心情,後來是應用在設計。

 

關於練字的回憶,是國小的作業簿,一個字寫五遍。媽媽說要和範例一模一樣,怎麼可能?「有一次,她居然直接把那一頁撕掉,我還撿起來黏回去」,所以她說從小字跡就很方正,像是刻出來的。如今回頭看,或許這些都幫她打下基礎,和文字的因緣,很深很深。



造字的人,賦予字生命,也讓字自由。自由,也是風體教她的。

 

起初,她覺得風體應該只能運用在偏軟性的商品、感性的詩詞,或和自然相關的場合;殊不知,這孩子在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露臉上相。「所以我太早下定論,覺得風體只能用在哪裡,事實上字型應用都是需要嘗試才知道」。

 

所以她喜歡這樣的比喻,字型設計師是提供美好食材的人,平面設計師是烹調美味料理的人。「就看平面設計師要怎麼樣用我們的字體,他們會製造一些驚喜,有時候字型設計的成就感也來自於這裡」。

 

從一個字,到一句話、一首詩。

字,會去它想去的地方。

 

2020金點設計獎同場加映

塑膠藍玩出設計感,以誠實包裝台灣味:兩隻老虎設計

門牌只是配角:蔡沛原的小島設計

以數位的維度想像,沒有動物的未來動物園:POM (Project On Museum)

圖片提供:
汪正翔、玉川設計所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67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