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點女力 王秋桂 邊緣教育的柔情推手

by  莊瑞萌
孩子們的出身不是他們選擇的,但將來的路卻掌握在自己手中。陪他一段,只希望他們看清路的方向。

熙熙攘攘高雄新崛江商區,集美食與最潮最酷服飾與商品,是青少年朝聖之地。這裡愈夜愈熱鬧,成為高雄市最有活力的時尚商圈,但在光彩奪目的繁榮背後,這裡有一群來自單親、低收入或家長精神異常的學生,努力向上求學。這些學生與全台各地許多國中生一樣,努力為了台灣最後一屆基測打拼,唯一不同,這群屬於社會邊緣的孩子,有一位無私的精神支柱:王秋桂女士。

(你可能也想看:熱血醫生娘 賣簡餐照顧一村老小)

高雄新崛江商場熱鬧熙攘,弱勢學子的處境卻讓人擔憂。

來自鄉下,了解弱勢處境

王秋桂現年51歲,外型瘦小講話卻快速,出身屏東東港漁村,父親為南部小有名氣木匠,日子一度好過,但隨著父親欠債,童年時期王秋桂,面臨到處搬家命運,父親生意失敗,讓王秋桂童年寄人籬下時備受親友歧視,卻意外養成她「獨立」個性,曾被親友嘲笑不配穿著新衣的她說,「那時我體會到,要讓人瞧得起,自己就要先獨立。」

育有兩子的王秋桂,先生曾是職業軍人,因此,她必須獨自扛起撫養孩子重擔。不過,她的教育方式與眾不同,老大還小時,她便開始對他「自言自語」,無非希望他能提早與外界互動,因此,當兒子一歲大跟著母親到市場買菜,提菜籃模樣與說話方式,令攤商嘖嘖稱奇,王秋桂驕傲地說,「大兒子從出生到求學與目前退伍,從未讓我操過心。」

(你可能也想看:張平宜為麻風村孩子展開希望之翼)

衛理堂課輔班學生,正在為台灣最後一屆基測努力。

因緣際會,成為受刑人老師

原本在家相夫教子的王秋桂,首份工作是到高雄明陽中學擔任受刑人老師,雖然接觸到複雜背景的孩子,她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在她眼中,教育沒有階級或地位之分。也因為她童年時期經歷過被迫搬家的插曲,對於人們的需要也更加感同身受。所以,在後來的第二份工作,擔任高雄衛理堂課輔班主任工作時的十個寒暑中,她一樣竭盡心力地教育孩子,並沒有因為學生是受刑人或者弱勢孩子,而有所區別。

回憶九年前牧師的一句話:「我們現在急缺老師!」,王秋桂旋即接下主任職務,她亦曾懷疑自己能力不足,無法帶領那麼多孩子,滿腹懷疑。直到獲得先生及小孩支持後,讓她勇往直前,回憶時她總笑說:「這真是憨人才會做的事,當時不知哪來傻勁!」因為這份義無反顧的傻勁,讓許多邊緣學子得以成長。

就讀新興國中三年級的高偉哲,初進國中時英文程度嚴重落後於其他同學,來到課輔班後,老師鼓勵他上台說寫英文,啟發他英語的興趣。他說:「這裡的老師鼓勵我上台說與寫,讓我開始喜歡英語。」

來自單親家庭的學生李昕芸,母親獨自一人從事小吃生意維持生計,她說:「主任第一眼看起來很兇,實際相處後,會知道她是為我們好,我也因此開始懂得體貼媽媽的辛苦與付出。」

就讀三民家商的林家儀,曾經在這裡上過課,她認為:「王主任總是能很快地了解到每位學生的背景,甚至掌握住他們在想什麼。」

 

鄰近的新興國中老師,對王秋桂用心興學的精神讚譽有加,長期與課輔班互動的新興國中林素英老師說:「王主任會主動跟學校老師溝通每一位學生狀況,讓老師節省很多時間,我認為這樣才能讓需要重點輔導的學生,進度能夠無縫接軌。」(你可能也想看:讓夢想起飛 雷小娜召喚夢想騎士)

 

面對困難,不輕言放棄

 

《海波浪》歌詞:「我親像海波浪,有起也有落」,道盡王秋桂課輔道路上的心情。直到2004年2月,課輔班成立已歷經九個年頭,設置英語、數學與理化三科,與坊間補習班無異。但由於這裡僅收弱勢家庭孩子,開辦初期不僅被看衰,開辦幾年後,竟開始有人揚言要這些「素質不佳」的孩子離開。屋漏偏逢連夜雨,課輔班也曾發生距離開學日不到數天,卻招收不到學生的窘況,幾乎面臨收班。回憶這段往事,王秋桂直說:「這是我面臨過最大的挫折,我難過的不是收班,而是收班後孩子們可以去哪裡?」

學生簡單一句話,卻是王秋桂最大的安慰,曾有畢業多年的學生到辦公室找她敘舊,多年不見便劈頭一句:「主任,妳一定還沒吃飯吧?!」就是因為這句話,讓她發現原來孩子們已悄悄長大。她說,「有些孩子剛進課輔班時價值觀或行為偏差,畢業後終於懂得體貼別人,這種轉變令我相當欣慰。」

雙子座的王秋桂卻有著金牛座堅忍不拔的毅力與執著,「主任」一職看似風光,其實是「校長兼撞鐘」,從訂學生便當、晚點名以及與家長及老師們的溝通,一手包辦。除此之外,王秋桂還要負責教會的會計工作,但教育這個「重擔」她一背就將近十年,且甘之如飴。

學生口中嚴肅的王主任,工作之餘仍有其溫柔一面。

教育無法等待,品格勝於分數

法國作家雨果曾說過,「當學校大門打開了,監獄之門就被關上了。」 現在單親家庭或是隔代教養學生愈來愈多,孩子們一旦缺少家長照顧,經常流連網咖或在家看電視,低收入戶家庭更沒錢送孩子們到補習班。但強調品格塑造的衛理堂課輔班卻不收學費,彌補了弱勢學生課餘無處去的缺口。

王秋桂幾年觀察後發現,弱勢家庭的孩子,容易產生自卑或者預設立場,會遭同學排擠。一旦社會沒有給這些學生機會,弱勢學子只有原地踏步或者向下沉淪。輔導過學習程度落後學生的新興國中王瑋璘老師表示,現在學生學習慢並不代表笨,假使能獲得外界幫助,一樣可以出人頭地,王秋桂則說:「孩子們的出身是他們不能選擇的,但將來要走的路,卻掌握在自己手中」。從這裡可以看見,王秋桂從幼年培養出「獨立」的個性,也用同樣的要求教導學生─即使自身條件不佳,也能讓別人瞧得起。

台灣隔代教養與單親家庭增加後,課後輔導工作愈顯迫切。

成立至今的課輔班,意外做出「口碑」,有學生不辭路途遙遠,只為能夠來到這裡上課。看在王秋桂眼裡,每一位懵懂的國中生都是瑰寶。雖然出身弱勢環境,只要肯努力,前途依舊無限可能。

諾貝爾獎得主曼德拉曾說:「教育才是改變世界最強而有力的武器。」一位失學的學生,損失的不僅僅是一個教室空位,而會是社會的棟樑。王秋桂在快速變遷的時代,推動著孕育百年樹人的教育巨輪。她的言談間流露著果斷與自信,散發出生命的韌性與堅強,並帶領弱勢孩子們,一同自信成長。

圖片提供:
王秋桂

莊瑞萌

莊瑞萌

文章 3

身為基督徒,感謝上帝賜給自身語言的恩賜。 一路從台南念書到台北工作再回到南部故鄉定居,不論教書、翻譯、行政或是寫書皆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