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關懷 美好花生 堅持品質不妥協

by  非常木蘭
返鄉不只是為父母分勞,更希望能產出讓大家安心食用的美好花生。

來到花蓮的鳳林,隨著梁郁倫走進家裡客廳,就感受到濃濃的人情味。她的公公鍾伯伯拿出有機栽種的大白柚,婆婆鍾媽媽又端出自家煮的花生甜湯招待來客,鍾順龍和梁郁倫夫妻倆一邊燒水泡茶、一邊介紹「美好花生」。把好東西分享大家的這份誠意,正是孕育「美好花生」的初心。

美好的背後是研究與堅持

吃著鍾媽媽的水煮花生,順龍說現在市面上,要吃這樣的水煮花生,實屬不易呀!因為原物料高漲,花生產量少,而且一般市場賣的水煮花生,為使賣相佳,多半漂白過。

尤其自從WTO開放國外農產品銷售後,政府為了保障農人收益,鼓勵農戶休耕以換取津貼,這樣的政策引導下,導致許多良田廢耕,務農人口出現斷層。直到2013年政府微幅修正農業政策,開始鼓勵耕種,也因為這樣,鍾家除了收購花生原料外,也開始自己耕種花生。

順龍加入栽種花生的工作,更明白粒粒皆辛苦。
順龍曾擔任報社攝影記者,也從事影像創作。四年多前,因媽媽想把手工炒花生的生意收起來,他想起餐桌上即將消失的自家味,心有不捨,便和當時在藝術基金會工作的妻子郁倫商量返鄉接下媽媽的好手藝,並開啟美好花生品牌經營之路。

做吃的門檻不高,但順龍認為品質的要求必須嚴謹、執著,才能做出美味,也讓客戶安心。他以創作藝術的態度去面對所接手的炒花生生意,從原料開始,挑剔每一顆花生的色澤、大小、長相,嚴選出品質最佳的花生,才能進入製程。花生醬的製作,更因為堅持絕不添加防腐劑,所以在研發過程中,為了做出食物美味和穩定性,請教不少專家與達人,花費許多時間與心力。

用花生串連厝邊情感

經營四年多的美好花生,在生意路上的摸索與跌撞,讓順龍、郁倫對於成本的拿捏更加有概念。製程中有些工序可用機器來節省人工成本,但他們仍堅持剝花生的工作要發包給鎮上的鄰居鄉親。郁倫翻出鄰近阿婆剝花生的照片,這些厝邊近鄰一邊剝花生、同時打開話匣子,熱絡的氣氛及互動的美好時光,歷歷在目。

鄰居鄉親藉著剝花生打零工,互動也更加熱絡。
每當花生剝完時,阿婆也不時主動跑來詢問下一批花生何時送來?對她們來說,賺錢不是唯一目的,重要的是,剝花生的小零工,帶動起農村鄉親的自信與情感交流,不僅讓老化的農村人口仍能有少量但穩定的收入進帳,也藉此活絡、豐富了老年生活。這也是順龍和郁倫所堅持的──美好花生,讓美好的事一直發生。

以熬製花生湯的精神做每件事

造訪時間未久,鍾家出口的炒花生、水煮花生、濃郁的花生湯等,已擺滿一桌。鍾媽媽說出花生的屬性特別之處——水煮很溫和,焙炒很濃郁,磨漿作粿則很清香。

這花生湯是媳婦郁倫學會以古法熬煮花生約7小時,佇守灶間,不斷地均勻攪拌,仔細看顧而成的美味湯品,沒有添加任何號稱有助燉爛的化學配方,用時間與耐心煮成。國外求學、都會工作種種,已是前塵往事,家人親密的情感,以及鄉里間和諧的互動,讓他們無縫接軌完全融入現在的生活。

鍾媽媽(右)傳授給媳婦郁倫(左)炒花生的秘訣:愛心、耐心、恆心。
鳳林鍾家炒花生的由來已久。鍾媽媽嫁來鳳林後,婆婆傳授了炒花生的要領,手路(眉角)人人不同,最大的差別,是鍾家的花生要先水洗,放入鹽水裡煮熟,讓花生入味,也將花生果仁性轉溫,再入炒鍋,加上鹽巴作為傳導,大火翻炒,因此花生熟而不燥。客人常反映鍾家的炒花生很特別,即使吃多也不易生燥。

小鎮花生最飄香

若沒道破獨家作法,製程的繁複費工,客人只道可能是花生品種好。順龍說,確實這種台南選9號花生,是1966年由台南農業改良場開始推廣的小粒品種花生果仁體型小,較易生長,果仁的脆度(油脂豐富及香氣濃郁)夠,愈吃愈續嘴。

除了品種優良,他們也以新觀念栽種。像日本漫畫《夏子的酒》裡拒絕傳統方法耕作,鍾家的花生園也是採取無毒栽種法,不用除草劑,且讓土地休耕,以至產量有時會追不上訂單數量。

然而,鍾家人都屬於這種原則強烈、要求品質的性格,用於務農,事事講究。收成之後的花生,還會送往檢驗單位檢驗黃麴毒素,確認健康無毒;即使這樣會增加數萬元花費,為了給自己與客人安心的保證,他們仍堅持這樣做。

客家花布包出品牌特色

從自家客廳就是營銷場所,到自地、租地擴大產能,乃至計劃蓋設農產品加工室,以掌控品質,都在他們未來發展藍圖中。而這些文創概念的導入,始於鍾媽媽參與的文創產業地方輔導課程,從產品到包裝、行銷的升級,都讓他們重新思考更多可能。

罐裝瓶蓋上的花布巾蓋飾小巧精緻,很像斗笠,確實是鍾媽媽以斗笠巾發想而成。 她認為市面上不少台灣的花生(炒土豆仁)商品,應該在商品包裝上展現出自家特色,作為市場區隔。她以戴著斗笠繫著花布巾做農事的農婦印象,在瓶蓋覆上小塊碎花布,逐一綁緊,賦予一罐罐瓶裝花生不同的姿態,增添喜氣。為求變化,花布選自不同布花紋樣,花朵圖案以小碎花為宜,以免無法完整呈現花型。這樣細膩的考量,都為了讓吃花生的人也能感受他們的美意!

近來,有些婚宴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美好花生作為答謝來賓的伴手禮,寓意婚禮之後,好事繼續發生!這個以花布巾為包裝的產品,逐步成為台灣農產特色品牌,全年都吃得到。

 

 


補記: 郁倫原本在倫敦學習藝術管理,順龍在倫敦學習影像與視覺傳達。返台後,郁倫任職藝術基金會, 策畫當代藝術展。順龍則是從事攝影記者,後在學校兼任攝影教職,同時進行創作。

 

決定返鄉後,他們從母親的基本手藝學起。從炒花生到思考花生原物料來源,並開啟了種花生的農事工作等。更貼近於土地的生活,他們覺得許多別人看似辛苦的勞動工作,其實是最重要的基礎與必經過程。

 

一旦熟悉與了解之後,再加入曾經在台北工作岡位上所擅長的藝術與創意元素,比如說透過影像、文字、說故事的方式、以網路作為媒介,讓好東西開始傳遞出去。接著好東西自己會說話,分享過的朋友就會幫著再分享出去,達成好東西自己介紹自己的宣傳模式。

圖片提供:
美好花生、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29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