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生活 莊承華 邁開時尚設計輕步伐

by  李玉玲
成立品牌,是為了把腦中美麗而荒誕的幻想化為真實,用服裝來創造人物和說故事。

2013年「台北好時尚-新銳設計師」比賽,由義大利返台年餘的青年設計師莊承華,從眾多參賽者脫穎而出奪得金獎。

 

這是莊承華設計生涯參加的首場比賽,也為她的人生開啟了新的契機。擔任評審的裕隆集團InDesign總經理溫筱鴻,看中莊承華的設計潛力,延攬進入InDesign,今年早春,莊承華以她的英文名創立了服裝品牌Athena Chuang,開始走自己的路。 

 

 

FENDI唯一華人設計師

不過兩年多前,莊承華還是義大利時尚品牌FENDI女裝設計部門唯一的華人設計師,在時尚「老佛爺」卡爾.拉格斐 (Karl Lagerfeld)麾下工作。儘管壓力大,但也很有成就感,莊承華說,「自創品牌」的夢想,雖然偶爾掠過腦海,「或許40歲,也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發生,但只要能讓我設計衣服,就算一直待在FENDI,也會很開心的。」

義大利經濟危機,意外讓創業的夢提早啟動。莊承華在FENDI一年多,工作能力受到肯定,即將轉成正式合約時,卻遇上義大利政府緊縮外國人工作簽證名額,2012年3月,莊承華在公司安排下,暫時回台,在FENDI台灣分公司負責視覺陳列,同時等待回羅馬總部的時機。

回義的時間遙遙無期,想要設計服裝的欲望依舊強烈,莊承華報名參加了「台北好時尚-新銳設計師」比賽得獎,不到30歲就有了屬於自己的品牌。

美麗的幻想開啟創作夢想

Athena Chuang品牌宣言寫著:「成立品牌的夢想,是從對幻想世界的迷戀出發,……每一個服裝系列,則是Athena手裡的語言,述說一個個未來的、過去的、非現實的故事。」莊承華喜歡時尚產業,不單純只是愛美,而是腦袋裡有許多天馬行空的幻想,她想把那些美麗而荒誕的幻境,透過服裝變為真實。

莊承華用作品具體展現她滿腦子想說的故事。陳又維/攝影
「小時候,我想當個漫畫家或動畫家,因為,漫畫一格一格說故事,可以創造出一個不存在的世界。」莊承華從小愛畫畫,自己編故事,設計場景、人物、服裝,但常常故事起了頭,就沒耐心畫完它,因為,腦袋裡又跑出新的故事。

「我慢慢發覺自己著迷的,是用服裝創造人物,用服裝說故事。」莊承華改變志向,想當個劇場服裝設計師,2001年還曾在全國英語話劇比賽初試身手,為參賽隊伍設計戲服。但劇場是集體的創作,必須以導演想法為主,戲服設計不能隨心所欲,莊承華終於想清楚:服裝設計師才能完整說出她想說的話。
春夏系列浪漫的「棉花糖」,美麗而荒誕的幻境,透過服裝變為真實。

跳Tone轉入設計領域

為了完成父母對她的期待,莊承華大學沒念服裝設計,而是進入台大社會系就讀,「刻板印象認為社會學就是社福或社工,和流行有什麼關係?其實,社會學是一門很有趣的學科,社會各個層面的文化現象都是社會學的研究領域。」大學時,莊承華就曾以「流行雜誌與路邊攤」為題進行一項研究。她一邊學義大利文,準備出國念服裝設計,也盤算著:就算以後當不成設計師,也可往「流行文化社會學」學術路線發展。

大學畢業後,莊承華到米蘭Istituto Marangoni 服裝設計學院就讀,「以前以為畫畫就是服裝設計,到了義大利才知道,那只是自己畫開心而已,不是設計。」

「我在Marangoni學到:設計不只是畫畫圖而已,從布料、顏色、款式,如何架構出一個系列;調配不同場合的商品比例;在當前流行趨勢裡,你的作品拿出什麼新的東西?站在什麼位子?這才是設計的核心。」

Marangoni的碩士課程和業界密切接軌,除了老師指定的設計計畫,每個月都有服裝廠商和學校合作的設計案,莊承華因為設計突出,被義大利雙人檔設計師品牌Frankie Morello相中,進入設計部門擔任實習生。

「我是個很不『休閒』的人,喜歡古典優雅,又帶點未來感的混搭。」莊承華偏好的風格和Frankie Morello差距很大,無法樂在其中,幾個月後,開始丟履歷到其他品牌,找尋實習機會,履歷表才寄出幾天,FENDI通知面試,2010年12月,莊承華以實習合約進入女裝設計部門工作。

從挫折中創造風格

進入夢寐以求的國際時尚品牌,該是令人稱羨,莊承華卻在FENDI遭遇人生第一次的挫敗。「在Marangoni我念的是義大利文班,和老師、同學對話都沒問題,我以為自己的義大利文很流利了,進了FENDI才發現,設計部門步調快,講話速度也快,加上米蘭與羅馬口音不同,頭幾個月,無法立即聽懂同事說的話,迎來的常是不耐煩的眼神。」

那樣的眼神將從小念名校的莊承華,從「好學生」打成「笨蛋」,但她沒因此退卻,反而激起更高的鬥志,「我的義大利文講不過同事,但可以在設計專業上讓人服氣。」莊承華從畫設計稿以及設計的前置研究,拚命表現自己,終於,這個來自台灣的年輕女生,以專業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FENDI一年要推出六季的商品,「一季如果上市兩、三百個piece,背後就是幾千張的設計稿。」剛開始,莊承華主要工作是協助資深設計師完稿,之後開始參與每季布料、用色、款式的設計與主題研究,服裝試樣修改,以及米蘭服裝秀籌備、型錄拍攝時和攝影師溝通,工作雖然繁重,但和同事培養出緊密的革命情感,也和卡爾.拉格斐有了近身接觸的機會。

老佛爺引入門 領悟時尚之鑰

卡爾.拉格斐 兩三個禮拜就會到羅馬總部開會,雖然,他的霸氣被業界尊為「時尚大帝」,但莊承華說,或許是兩人相差近50歲,只覺他像個和藹的爺爺,完全不會害怕。第一次參與設計部門會議,快過耶誕節了,會議結束,卡爾.拉格斐 一一和大家親臉頰道耶誕節快樂,「他可能還不知道我是誰吧,但在握手的剎那,我接收到大師的熱情與溫暖。」有一回,莊承華去洗手間,迎面和老佛爺相遇,還來不及反應,卡爾.拉格斐一派紳士退後一步請她先行。

成功減重40多公斤,還曾出書談減重心得的卡爾.拉格斐 ,最喜歡的飲料是健怡可樂,莊承華記得,一回,老佛爺已經快到辦公室了,大家才想到可樂還沒放到會議桌上,莊承華穿著高跟鞋,拔腿奔到冰箱抓了可樂,再以跑百米的速度奔向會議室,終於趕在最後一刻把可樂放上,「如果老佛爺沒看到可樂,大概會翻臉吧!」莊承華笑說。

卡爾.拉格斐已高齡80,掌管CHANEL、FENDI兩個頂尖時尚品牌以及自己的服裝品牌,莊承華看到,時尚大師不因年齡及地位的崇高,變得保守,依舊大膽創新,每次設計都讓人看到新的東西。他的穿著風格也影響了莊承華,做為時尚設計師,不只在設計上表現創意,也要穿出自己的時尚觀點。

在義大利近5年時間,莊承華說, Marangoni讓她了解什麼才是設計,可以盡情地發揮創意,表達概念。FENDI則讓她學到如何做商品設計,「創意要獨特,但也要能穿上身。」自創品牌後,雖然工作條件已無法與在FENDI同日而語,但莊承華心中有了一把尺:「真正的時尚精品是要創造流行,不是跟隨流行。」

 

 

往前衝是件幸福的事

雖然,莊承華幸運得到裕隆集團的奧援,跨出第一步,但在台灣做為獨立設計師,創業的路還是走得辛苦,「年輕設計師被看見,不難;難的是,品牌如何走下去。」莊承華發覺,台灣消費者比較在乎品牌的知名度,對於獨立設計師接受度不如國外;對於「實穿」的定義,範圍也較歐洲窄,歷經兩季的設計,莊承華還在找尋市場與創意之間的平衡點。

近一年來,莊承華從設計、生產、發表會、型錄拍攝,到商品上架後的行銷、演講,經營FB分享時尚理念,大小事情樣樣自己來,儘管創業的路並非一片坦途,莊承華忙得開心,夏天還沒結束,她已從春夏系列浪漫的「棉花糖」天空走出,開始編織秋冬關於歐幾里得的幾何故事。「我是個很容易膩的人,流行產業永遠在做新的東西,一直往前看,可以透過服裝不斷說故事,是一件幸福的事。」  

圖片提供:
Athena Chuang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5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