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典範 賴佩霞 幸福的導讀人

by  李玉玲
讓正面的種子住進心裡,你會發現改變的快樂無限。

這是個很難被「定義」的聚會。 

相聚,從吃吃喝喝、談天說地開始。 

「那個電影你們看了沒?」「接待老外客戶一整天,很累,但我一定要來,一周一次,來這裡把煩惱洗一洗。」
 

聊天,只是暖身。

賴佩霞帶領學員們藉由靜心的過程中,重新找到內心的自我。鄧惠恩/攝影

幸福福利社聚幸福

晚上七點一到,大家走進以燭光打造的心靈密室,盤腿靜坐,仁波切的梵音在耳邊流瀉,有人坐到全然地放鬆,打起瞌睡來。台北東區的塵囂與躁動,只屬於窗外,不屬於這群人。

 

這群人在FB組成的粉絲團暱稱為「幸福福利社」。福利社,不賣零食,不賣飲料,賣的是生活中的小確幸;花費多少?全由自己的腦袋決定。

 

幸福福利社社長,賴佩霞。過去的身分是歌手、主持人;如今,褪去明星的光環,她是心理諮商師、心靈講師,除了定期的靜心課程,也經常受邀演講,為困在情緒裡的人解惑,是幸福的傳道者。

幸福並非天註定

賴佩霞的幸福,並非與生俱來。她不諱言:「前半生,痛苦多於快樂。」因為,她的命運在未出生前就已注定:越戰期間,大批美軍駐紮台灣,在美國軍人家庭當保母的媽媽,認識了美籍的父親,決定生個「洋娃娃」,於是,賴佩霞誕生了。

 

混血兒的漂亮臉孔,並未為賴佩霞帶來「漂亮」的命。父親後來去了越南,返美後失聯,賴佩霞的成長過程,父親始終缺席,只有她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主導性格強烈,讓賴佩霞喘不過氣來:「我好像永遠被媽媽高標準的眼睛盯著,無處可逃。」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我,從小沒有溝通的對象,我習慣待在自己的世界裡,自閉而內向。」賴佩霞記得,小學作文造句,她寫了一句「媽媽最喜歡生氣…」,母親看了大為光火。賴佩霞小小心靈一句吶喊,所言非假,原生家庭帶給她的「負面情緒」,深深影響她的人格發展。

渴望助人 幫了自己

出社會後,賴佩霞當了明星,看似光鮮亮麗,她卻不戀棧,反而渴望擁有一個自己的家庭,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彌補原生家庭不完整的缺憾。但第一段婚姻並未朝著她所期待「王子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結局,剛離婚時,賴佩霞充滿怨懟,直到參加成長團體,才重新活了過來。賴佩霞說,原本接觸心理學,是想了解別人,幫助別人,沒想到幫到的是自己。

 

「在演藝圈時,跟著更生團契志工孫越叔叔等人去少年觀護所等監所探訪,看到那些受刑人,我常想,他們的外表與我們並無太大不同,內心世界差異又在那裡?」

 

「我說了一堆鼓勵受刑人的話,現在想來,那些話其實很『虛』,因為,我沒有方法,不得其門而入。」賴佩霞開始看書、聽演講、參加成長團體,去印度奧修社區、美國參加課程,從心理學到靜心,課程一個接著一個上,「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探索自己,展開一場難以想像的靈魂之旅。」

 

賴佩霞說,研究心理學,是為了想了解別人;而靜心則是回過頭了解自己。「成長團體,讓我重新活了起來;走入靜心,讓我真實深刻地嘗到了活著的滋味。」當賴佩霞不斷透過練習,靜靜聆聽心裡的聲音,她才驚訝發現:原來,過去的她,腦海裡負面的聲音遠遠大過建設性的聲音。

靜心修行 滿心甜蜜

過去的賴佩霞,埋怨母親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埋怨父親拋棄了她們母女,埋怨前夫帶給她的傷害……。靜心修行,讓她學會面對自己的陰影,回到本心,將痛苦昇華成覺知與喜悅。

 

現在的賴佩霞,以愛重新聯繫起與原生家庭的關係;用更謙卑的態度經營婚姻,談到另一半Bob,總是滿心甜蜜,「美好到會從夢中笑醒」;對於兩個女兒的教養,則把自己定位為「外婆」而非「母親」,就能更放鬆地愛小孩。

經過多年沉澱,賴佩霞懂得用更柔和的身段經營婚姻與孩子的教養。賴佩霞/攝影

巧合的是,大女兒Aggie現在演藝圈發展,二女兒Adrienne到美國念大學,計畫主修心理學,「一個走了我前半生的路,一個走了我後半生的路。」賴佩霞說,她已盡力給兩個孩子穩定的生活,接下來,人生的路要怎麼走,由她們自己決定。

 

邁入「知天命」的賴佩霞,人生的道路也越走越寬廣,「我是個好奇寶寶,不為自己設限」,上廣播節目、演舞台劇,還在廣州暨南大學修讀國際關係博士學位,生活忙碌而充實。

 

國際關係?與心理學有什麼關係?賴佩霞笑說:「我就是國際關係下的產物啊!博士論文題目『台灣人的美國觀』,不只是做研究,也是幫助自己尋根。」

把圓滿和愛與世界分享

走入靜心後,賴佩霞更能誠實面對自己。過去沉默而自閉的她,如今,愛笑,也愛哭。笑的時候,兩個淺淺的酒窩,甜蜜而溫暖;感動的時候,也毫不保留讓眼淚恣意地流,成長團體的同學常說佩霞怎麼這麼多眼淚呀!「以前的我,總是咬著牙,眼淚往肚裡吞。但可以流淚是一件很美的事,為什麼要忍呢!」

 

今年夏天,賴佩霞還到美國上了兩周的小丑課。「誰能讓我看到快樂這件事」賴佩霞抱著這樣的期待飛到美國探索,授課老師說:「沒有愉悅,生命是平淡無奇的。」給了她很大的啟發。「小丑,不是排好的劇本,要把眼睛耳朵打開,才能覺察當下,與觀眾互動,這不就是靜心所強調的『活在當下!』」

 

 

 心理學家榮格說:「人要圓滿,必得賭上生命的全部,除此之外,少一點都不成;沒有簡便的做法,沒有替代方案,也沒有妥協之道。」賴佩霞感恩,因為有許多心靈導師的帶領,才能走出生命的泥淖。她對這些老師最大的感恩方法,就是「這些學問不應該只留在我身上,應該傳承下去。」透過靜心課程、演講、出書,她要告訴大家:「過去二十年,我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我做到了。」

 

賴佩霞露出甜美的酒窩說:「我現在活在自己打造的夢裡,一個很美好、很快樂,也很滿足的夢。」她要把這樣的圓滿和愛與世界分享。 

全家人平安相聚,就是幸福。


 

為了回到平安與和諧,學著改變

 

幸福福利社的「靜心課程」,學員們總有各種疑難雜症:父母與子女、夫妻、職場上的溝通障礙,需要賴佩霞解惑。賴佩霞開出的藥方:靜心。讓心靜下來,給出空間好好聽聽腦袋的聲音。

 

 

因為從小我們就被訓練得腦袋不能停下來,腦子是個霸王,要念頭往那裡去,念頭就往那裡跑,而且,還會不斷加碼,給它能量。

 

「我們的痛苦都與別人無關,而是自己的念頭造出來的。原來把自己搞瘋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腦袋裡的聲音。」賴佩霞說:「其實我們遠比自己想像的要慈悲多了。」

 

賴佩霞給了拜倫.凱蒂「轉念作業」的四個問句,讓虛妄的念頭解套。 她告訴學員,每當有負面念頭出來時,四個問句啟動。 「我怎麼這麼倒楣!」 「這是真的嗎?」 「你確定這是真的嗎?」 「當你有這樣的想法時,你有怎樣的反應?」 「當你沒有這個想法時,你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四個問句問到最後,賴佩霞說,如果真的那麼倒楣,人也掛了。學員聽了哄堂大笑。

 

另一帖有著同樣功用的良藥,是最近引發討論的「零極限:創造健康、平靜與財富的夏威夷療法」四句口訣:「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

 

賴佩霞說,我們往往要求別人改變,「如果知道『改變』是一帖良藥,為何自己不先服下。」「讓正面的種子住進心裡,你會發現:改變最大的快樂是:越來越輕鬆,也越來越有力量,讓人很快回到平安與和諧的狀態。」

圖片提供:
鄧惠恩、賴佩霞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6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