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做夢吧!儘管原本的夢想只剩下碎片!

by  馬欣

如果魚某一日看到自己的魚缸的倒影,在牠漫漫又一瞬的魚生中,是否會認出那其實就是自己呢?

 

 

那天我去看了自己過去偶像的紀錄片,讓我看到了所謂「夢想」的具體輪廓。

 

夢想會選擇在某些人面前「現身」,而那些人所付的代價都難以評估。我在隔了三十年後看到偶像當初為何淡出大眾眼前的原因,不是因為喪失了「夢想」,而是夢想就這樣吃了他們。

 

看片之際我也正被夢想打磨蒸燙著,我連被它吃掉的資格都沒有的狀態下去看的。我的偶像是三個挪威的青年組的樂團A-ha,當年因為一首歌火紅被帶到世界所有人的眼前。

 

他們紅的時候,我大概剛上高中,是被鼓勵要為夢想燃燒的年紀,在每天死背書與被老師差一分打一下的日常中。「夢想」是總因不明原因卡在路上無法到達的救援者。而那來自遙遠國度的挪威樂團,因登上了「MTV」音樂台而閃閃發亮,三人彷彿手持著新的聖火,如「天選者」般降臨在該頻道中。似乎是為了告訴日常慘綠的我們, 一起見證夢想的存在。

 

一如後來看到很多人被歌唱比賽選手給激勵時的感動,當某些選手以「天選之姿」出現,眾人會被鼓舞地夾道歡呼。同樣的戲碼一再上演,選手在台上哭泣感謝,周圍人則見證這人被「不凡」欽點的瞬間。

 

直到下一個「天選者」出現後,人們會忘記很久以前也有許多天選者正被遺忘中。當我在看那三個年輕人被名氣攔截了生活,活在偶像的形象中難以呼吸,成名作是後來作品的萬里長城時,人的生活品質是如此此輕易被「名氣」所掩埋,而「形象」這乾巴巴像舊絲襪的東西始終纏住他們,你看到他們近乎被魚網擄住般掙扎著,只殘存一些動物記憶一般地顫動著。

 

原來名氣轉眼間會變成帶鉤子的魚網,當時二十出頭的他們還沒察覺名氣與夢想之間隔山離海,他們就被有如魚離水的感覺給壟罩了。你看到他們不斷如眾人眼中的人形立牌上路,並展示著如阿波羅的無敵青春。

 

像為許多人的青春投下許願的石子,撲通的水花帶出激情,沒人知道這之後要如何消化日後朝夕伴隨的平凡歲月。

 

可怕的可能不是他們紅到沒有自己的時間,而是發現別人只把他們看成「青春」的本身。原本因夢想而找到自我的初心,瞬間被壓模在舞台上,別人為了他們的「成功」而感動。他們滿足別人的各種想像,但他們人生就已是蒙太奇,各種片段與各種讀取。

 

而當全世界都為他們做著同一場青春暢夢時,他們發現自己的夢想如枯葉敗絮般沒了生氣,夾在人生某一刻的書頁裡。

 

夢想來去任性,它曾給他們超越生活的海闊天空後,就突然拆了景,那般受外界滿滿包圍的「人去樓空」,讓三個人開始分崩離析,也愈想證明自己不只如此。

 

然名氣總鬧哄哄的,他們說什麼已無法被傳達,任何名人都在一個多重帷幕的保溫箱之中,供人觀看他們的生活,但唯獨他們說什麼都不會比自己的形象來得響亮。

 

在最紅的地方最被孤立,被蒙太奇了的人生很難復原。我在事隔三十年後看著當年他們與自己形象的掙扎,如同魚缸中的金魚驟然發現投影是牠們本尊時的驚慌。

 

牠們無論游到哪裡形象都是變形扭曲的,而那外面的注視都是被放大的。金魚頓時如在異境,唯一能想出的方法竟是跳離那小水缸。

 

許久之後,身為當年尖叫的歌迷的我才知道,為何他們成名後出了四張專輯就拆夥,之後分合不定,再也不是流行的主旋律。成名的滋味如看著自己變形的投影,這是誰也沒告訴誰的秘密。

A-ha為80年代紅極一時的挪威合唱團體,2022年為紀念成軍40周年,發行音樂電影《阿哈:帶我走》。/電影劇照(造次映畫提供)

於是我們曾看到那麼幾位27歲早逝的偶像,在他們抵達「夢想」的彼岸後,正妖異盛艷時,隨即骨子裡有什麼被啃食一樣,在生命感愈發濃烈之時,愈散發枯萎前的香氣。

 

我們至今看到那三位再度合體,在大銀幕上唱當年的成名曲,那乍聽是情歌的〈Take On Me〉的歌詞是這樣唱著的:「今天又是追尋你的一天,你害羞躲開,我將追求你的愛,請帶我走、接受我,我在這兩天就將要離開了…我已支離破碎,但那只是失足,慢慢體悟人生還過得去…」比對才華與名氣,這首求愛的歌竟也如此吻合。

 

多年後他們改編再唱時有幾分寥落與領悟,彷彿他們曾極厭倦的名氣與難掌握的夢想,對中年的他們來說,仍是大夢醒來後的堅持,每一天都還在追尋那個自己曾厭惡與所愛的,即便它們曾讓自己成為世上最孤獨的人。

 

名氣是庸俗且噴了又噴的香水,夢想則讓你解體後還想再飛的逗弄,在追尋它們的過程中,自己可能會想衝撞在魚缸中的鏡像,且不認識別人口中的自己。

 

夢想同時還會對你若即若離,讓「天選」的一刻看似是個玩笑。這些不可能擁有的,卻讓人不放過只差一步的追尋。

 

看完紀錄片,出來就是冷雨與因疫情無人的街道。再想起那三個往昔的偶像。如果魚能夢到自己,是否比茫茫人生好些?夢想它不許諾什麼,但尋找它的過程(即便得而復失),都如一隻魚在水缸中夢到了海洋,誰說那裏海洋不是真的?我就寧可水缸是假的。

 

被夢想吃掉的人,才能讓現實變成夢吧!你說對不?即便只是那般「A-Ha」了一下,活在水缸裡也能波瀾壯闊。

 

圖片提供:
unsplash.com、造次映畫

馬欣

馬欣

文章 73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