氾濫的醫美是從天堂來的蜘蛛絲

by  馬欣

美醜這權力一旦能掌握在人手上,就像天堂的蜘蛛絲,從天而降,餓鬼紛紛上門,終究無人能攀上天堂,這是芥川龍之介寫過的《地獄變》,映照著當今這醫美盛世。

 

身為女性,在我成長期常有一個疑惑:「我們要先學習當個受歡迎的女孩?還是當好一個人?」人們與報章雜誌常拿一個觀念來跟我們推銷商品,例如:「如何當一個受異性歡迎的好女孩?」,或是你到雜誌攤,舉目所及:「她跟某女神長得一樣,是怎麼辦到的?」、「俏女孩編髮的一百招」、「一個月瘦五公斤的方法」等課題,毫無喘息空間地發送到你面前,打開新聞也都是諸如此類的消息,彷彿都在暗示同一件事:一個受歡迎的漂亮女生才能贏在起跑點。女孩們於是像集點一樣,衝鋒陷陣地「美麗」著,好似我們活在一個不容鬆懈的競技場。

 

可能有人會說,美醜的物競天擇不是自古皆然嗎?但不難發現,隨著醫美的發達,我們的「美麗」觀被統一規格化了,受眾也被洗腦了,以為美麗只有幾種選項(如大眼睛、長髮等),我們看到臉書上自PO的美眉照,也是以跟別人一樣「美」的大頭狗形式在拍攝的。很想試問,網路興起的「看齊效應」是否讓我們的美醜觀變得制式而沒想像力,觀察幾年下來,發現的確如此,不被當成「美」的很容易產生邊緣化之感,因為現在醫美當道,你沒有跟別人長得不一樣的原因。
 


 

當人類對自己外貌發展失去創意與想像力時,其實將對所有事情失去想像力。

 

而現代的女孩們,在青春期時很容易感受到社會紛擁而至的訂單與期許,在忙著當一個大家讚許稱羨的美眉之外,是否有時間學習怎麼樣當好一個「人」,是否這性別被賦予的需求已經遠大於身為人的養成?是的,因為所有刊物都不斷教導女人幸福的獲得方法,你若沒有獲得「幸福」就是你的錯,包括那句名言:「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影響了非常多人,然美醜是主觀的,外貌如裝置藝術,是種自由選擇,這句話成了女人封建裹腳布的魔界轉生,在「美」的標準被綁架的今日,誰能說誰懶?對美不假思索的跟從,似乎才是無可救藥的懶。

 

然而日本暢銷的致鬱系小說《殺人鬼藤子的衝動》,就是這樣的時代氣氛下養出的悲劇,一定要讓自己外貌規格化才能獲取幸福似的,內心滿懷悲憤,等著某一天變成制式「美女」,改寫人生程式,藉著不斷地改寫外貌,人生程式也被她改寫出亂碼,一旦變美了,就像醜女復仇似地下起慾望清單,人如果能扭轉自己的外貌,便會以為自己可扭轉一切,而讓內心出現填不滿的慾望黑洞。

 

另外一本有名的對照作品,則是後來改編成電影的《渴望》,藤島加奈子擁有人人稱羨的美貌,於是她的同學不乏像殺人鬼藤子的心態,忌妒她,甚至想要霸占她的生活,分點金光剩屑也好的恨她與愛她,終至把加奈子的存在給架空,成為虛無的偶像。

 

美醜這權力一旦能掌握在人手上,就像天堂的蜘蛛絲,從天而降,餓鬼紛紛上門,終究無人能攀上天堂,這是芥川龍之介寫過的《地獄變》,映照著當今這醫美盛世。

 

馬欣

馬欣

文章 76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