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員聊_小朱與我

by  鄧九雲
到現在,那種不安全的感覺,變成了一種往內的力量,同時促使我們創造,以及思考。
以前我覺得嫉妒是熱的。
 

那是一種顯而易見的情緒,見不得別人好,或是一種慾望的投射。

 

但現在我發現嫉妒是極冷的。

 

嚴重的話會成為對自己的侵略,譬如全面的否定自我以成全某種和諧感。

 

(朱突然問起好幾年前的一件事,當時一位我很喜歡的朋友突然再也不回我訊息了)

 

朱:我好想問妳,當時那件事妳是怎麼過去的?

 

我: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完完全全過去(只是保持沒有交集)。但得告訴自己,本來就會看錯人,或許一開始根本就不了解對方。當時自己很單純,有點一廂情願。我把別人當朋友,不代表對方也該把我當朋友。

 

朱:我還是過不去。一直聽到流言蜚語。

 

我:譬如說?

 

朱:對我的一些扭曲評論,或評價。

 

(我認識朱宥琳的時候,她還在唸研究所。巡演的時候我們白天工作,晚上在旅館裡聊天。兩人身上都掛著演員原生的那種不安全感。大概也有天真想擺脫過,但慢慢就與之共存了。到現在,那種不安全的感覺,變成了一種往內的力量,同時促使我們創造,以及思考。反而被當成一種支撐的力量。)

 

我:聽起來他是把對妳的嫉妒,轉為judge。嫉妒是很普遍的一種競爭心態。這件事妳真的要過的話,是要過自己。承認自己看錯了很難,因為誰都不想要否認已經發生過的美好的事。

 

朱:我最近都在思考自己的嫉妒心。身為演員的我們被比較,然後又自我比較,這真的需要克服。每次在整理觀看的時候,才會有一點警覺心,但我也不喜歡那種自我安慰感。雞湯不用喝太多,太油膩。

 

我:我是有時會犯上那種「別人有什麼我也要的」毛病。就會很煩躁,也會有嫉妒的心理出現。

 

朱:女演員真的好易碎喔天啊。

 

我:有時也覺得真的交情要到某種程度,或是真的能夠理解對方,才能克服這種比較與嫉妒。我們某種程度是一起長大的,畢竟一起演了林奕華導演的三部戲。

 

朱:我需要自行合成嫉妒的抗體,因為沒有疫苗。



(嫉妒有時也跟背叛有關。河合凖雄在《大人的友情》說榮格和佛洛伊德是藉由背叛友情才得以保全各自的獨立性。這種現象在任何創作合作中,很常見。譬如行為藝術家烏雷與瑪莉娜。嫉妒還是一種立體的多角錐體,來自各種經驗堆疊、想像與個人邏輯等。拿在手上會很扎手,但丟不掉,像有磁力一樣。但它是有功能的,首先要學會閱讀它。 )



我:剛剛看完《十三邀》訪俞飛鴻。她也太美了,有那種淡定,多好。

 

朱:氣質非凡。

 

我:我覺得女明星如果一直保有少女狀,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之前易立競在吐槽大會講過一句話:中年婦女追求少女感的話,那妳要少女追求什麼?中年富商嗎?真的每個人聽了都會笑。

 

朱:但大家都需要少女。

 

我:投射青春。妳有看《演技派》嗎?真的好喜歡張頌文,他就是那種會讓你把自己的缺點轉化為優點的表演老師。這節目可以當妳的參考教材,因為參選者都是新人。《我就是演員》我就有點看不下去,明明現場就是舞台劇的演出方式,呈現出的卻是過度剪輯的鏡頭。

 

朱:《我就是演員》北藝大演員朋友蠻多人看的,主要都在討論導師們怎麼給表演觀點,或怎麼選段落,或是那些大碗的怎麼表現。

 

我:《演技派》看了很有感觸,有看到太過自覺的學生是怎麼變化的。很像很多被經紀公司丟去上表演課的新人。我才發現,原來一個人能不能演,有沒有潛力,真是一目瞭然。

 

朱:表演就是很赤裸。或者說,被觀看這件事。

 

我:人的質感很重要。

 

朱:教課時如果遇到即興能力很強的學生時,我會很開心。

 

我:即興能力是第一道門檻。

 

朱:但也很擔心他們會越來越像網紅直播,抹一些拍子。

 

我:所以吸取真的很重要。有時真的不能看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被影響了都不知道。自己第一手的直覺不見了,表演出來的都是別人二手的情緒。

 

朱:感覺《演員派》裡面的新人拍攝的經驗都比我多了。

 

我:但許多都是產業鍊下快速製作的網劇。

 

朱:妳有去過橫店片場嗎?

 

我:我去過車墩,車墩是年代戲,橫店是古裝。

 

朱:我完全不知道那種拍戲生活,但一定很苦。我肯定會回飯店天天哭。

 

我:那種生活也不是真的很吸引人。演員感覺都像是會搓完的肥皂一樣。

 

朱:演員就是一直被選擇。學表演是幸福的,當演員真苦。



(學習表演的過程,總是需要一點運氣。遇上好的老師,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以及早點認出自己都是需要運氣。有一位電影導演跟我說過,一部電影裡如果演員演得很差,其實需要連續四個環節都失敗才有可能。現場導演沒導好,演員自己也沒演好,攝影沒拍好,剪接也沒挽救。反過來說,任何一個環節都有可能改變結果。有時會覺得表演不是我們的,是屬於大家的,成功失敗都得共享才對。

 

教表演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我很喜歡跟一票學生一起學習,但我並不喜歡「教」這個字眼。某種程度,我認爲這跟教寫作一樣曖昧難解。除去技巧之外,探索與創造的成份對我來說才是能讓表演與眾不同的元素。但那往往不是幾堂課可以得到效果的。是因為寫小說才去看選秀節目,其中複雜的心情與批判我會留在小說裡。確實還從中辨識出一些寶貴的東西,提醒自己多麼不容易,我們還在這條道路上。)

圖片提供:
鄧九雲

鄧九雲

鄧九雲

文章 2

演員、作者、編導。努力相信文字與戲劇是最美的魔法。從2015年創辦「小說聚場」,將獨白結合空間持續發表演出作品。 出版作品:《我的演員日記》《用走的去跳舞》《暫時無法安放的》《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女兒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