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導力 媽媽和女兒共享的骨氣:不退縮,要讓車埕更好——專訪林班道陳紅櫻、孫嘉璐

by  陳芷儀

這天,我們一行人從台中高鐵站出發,駛上國道三號,沿著濁水溪穿越集集、進入車埕,伴隨著暖冬的陽光,不用一小時即抵達林班道。車子剛停好,孫嘉璐(Lulu)就帶著笑臉迎上前來,母親陳紅櫻(紅櫻姐)與父親孫國明隨後現身,加入漫談。

 

 

70 多歲的陳紅櫻,目前正在攻讀博士班、研究在地創生,她氣色紅潤,除了腦袋仍在升級,身體也沒停下來,Lulu 開心秀出媽媽徒手將單車高舉過肩的照片。這樣的紅櫻姐,令人很難相信她在 40 歲前其實過著少奶奶般的生活,連水燒滾時會冒泡泡都不知道。

 

「我只會享受生活,小孩也有人幫忙帶,所以連水滾起來的樣子都沒看過,根本不知道那樣就是水開了。」紅櫻姐大笑過往的自己。不過,40 歲那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這位大小姐需要落地生活,甚至成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幕後推手?

 

紅櫻姐是孫家媳婦,而要談孫家,得先從振昌木業創辦人孫海談起。生於台灣日治時期嘉義廳的孫海,1958 年標到林務局所屬的伐木權,開啟後續一段輝煌的木業傳奇,鼎盛時期公司有超過 3000 位員工,甚至車埕所有居民幾乎都在振昌工作。孫海逝世後,由五個兒子接班事業,紅櫻姐是三媳婦,Lulu則是她的小女兒。

 

在最困難的時候,站上舞台

 

振昌木業的危機,來自於 1991 年政府全面禁伐天然木。當時,專門生產加工合板木材的關係企業國豐木業也同步陷入困境,「一間公司出問題,銀行會抽銀根,另一間就跟著變得很辛苦。那時候員工也不夠了,所以有些媳婦都下來工作。可是我會幹嘛呢?只能拿著掃把掃地嗎?」紅櫻姐眼看著事業衰落,卻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直到一位女性朋友來訪。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當時已經成功創業當了董事長。她鼓勵我說:紅櫻,我做得到,妳也做得到。」深受激勵,紅櫻姐心想,對啊,有什麼不行的呢?這個谷底反彈的力道強烈,她盤點現況,發現禁伐後不能再做台灣檜木的生意,公司開始進口美國檜木作為替代,她便從這塊業務學起。

 

進口檜木,是裝著滿滿木材的貨櫃,一櫃、一櫃地來。神奇的是,只要是紅櫻姐進的貨櫃,都會賺錢,「孫大哥就跟我講,阿櫻啊,不是每個人都像妳一樣那麼容易賺到錢耶。」發現自己似乎有點天份,她信心倍增,更認真從根本學起:丈量木材的尺存、材積,練習到銀行開狀、學英文。她飛行,義無反顧。長期往返台灣、美國,每每迅速收完木材,踩著一腳泥土又跳上飛機。

 

這一切努力,三個孩子是背後的動力。「為什麼我那麼認真?因為我覺得教育很重要,生活變得很困難要怎麼繼續念?我覺得什麼都可以省,就是教育不能省,我要工作,讓他們可以把學校念完。」一旁的 Lulu 仔細聽著媽媽說故事,回憶起當時的情景。

 

 

「其實當時我年紀還小,有觀察到她變得很忙,但不太知道她在忙什麼。現在回想,會覺得媽媽對我的影響好大。」2008 年左右,Lulu 從美國南加大音樂研究所畢業,在爸爸的溫情邀約下,決定回到台灣協助家族事業轉型。當時,他們說先做三個月試試看,若最後想回美國也無妨,一轉眼 15 年了,Lulu 仍舊鎮守在這裡。

 

和媽媽學來的,反覆練到會的骨氣

 

「林班道 The Grove Taiwan」由 Lulu 主責經營,命名由來為「林班」,依照天然地形或人工劃分的永久性森林區劃單位。她希望保留家族以傳統木材起家的精神,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

 

園區改建自木業廠區,過往用來貯存原木的「貯木池」、搬運木材的起重機「天車」成為亮點;池畔設有茶館「隱茶」、餐廳「木茶房」,能一邊享受美食、一邊欣賞池景與遠山。另一側的體驗工廠,則能了解振昌木業的歷史並 DIY 手作木工品,到訪的大人小孩,都免不了想捲起袖子組一張天車椅(原木小板凳)帶回家。

 

 

能走到這並不容易,Lulu 回憶,剛回來的時候確實什麼都不會,曾被員工笑:「一個念音樂的人懂什麼」。她只能不甘心地安慰自己:「我是打木琴的,木琴跟木頭總有關係了吧。」只是,不會有什麼可恥的呢?Lulu 有和媽媽一樣的骨氣,不會就學,學完就上。

 

她從家族史開始爬梳起,漸漸對這份由阿公創立的事業更加認同,於是即使起步艱辛,也想持續探索下去,學經營觀光、學人事管理,還要連結當地人脈。近 30 年的音樂訓練並沒有背棄她,一首曲子裡總有不熟悉的段落,她早已習慣抓出不會的部分反覆練習,直到練會為止。如今已經有所累積的她,還想結合自己的藝術背景,讓林班道及周邊觀光有迎接國際客的機會。

 

「藝術是最不需要語言去解釋的,作品漂亮就漂亮,音樂好聽就好聽。我們希望自己可以先準備好,包括邀請藝術家來進駐、深入對在地建築的理解等等。」說起藝術,Lulu 的表情亮了起來。

 

 

對車埕的責任感,讓整個地方共好

 

日前,林班道與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攜手,活化已廢校的車埕國小校舍,改造為鐵道展示館、藝文展覽空間等,讓車埕又多了一個觀光景點。

 

 

 

這幾年,Lulu和媽媽也持續透過以阿公之名創辦的孫海文化基金會推動在地發展、以外公之名創辦的陳天信文教基金會輔導當地學生完成學業、推廣藝文活動,並提供全台森林系學生獎學金機會等。當老員工憶起孫海,總會說他是一個具有俠義精神、不虧待員工的好老闆;母女倆希望傳承這份精神,不能只有自己好,還要整個車埕共好。

 

「車埕是 Lulu 的阿公發跡的地方,我們對它有責任,希望可以讓它重新繁榮。」

 

而紅櫻姐相信的繁榮,不能剝奪其他人的資源,反而要將現有的養份分給更多人。比方說,她常鼓勵員工進修、遊歷,把自己當未來的老闆看待,「就算我們是家族企業,孩子不一定叫得回來,或者叫回來了,也要像 Lulu 這樣接個十幾年才接得上。所以這裡的員工,有一天當老闆,合理的啊。」若是願意待在車埕深耕,又有學習力、上進心的人才,來到這對母女的跟前,不怕被虧待。因為她們將培育在地人才也視為己任。

 

 

當女生,不用站在男生後面

 

眼前這對母女談笑間的親和力,像極車埕的暖陽,她們卻說自己是家族裡的鷹派,幾乎所有男生都比她們更加溫和;因此,一路走來,並沒有遇過太多因性別而來的阻礙。唯有一個令紅櫻姐印象深刻的片段,也被女兒溫柔化解了。

 

一次會議結束,一位長輩將 Lulu 叫到一旁說話,紅櫻姐見了奇怪,後續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他告訴 Lulu,媽媽(紅櫻姐)應該要站在爸爸背後,讓爸爸說話才對。結果 Lulu 回的話好有智慧,換作是我可能沒辦法那麼有風度⋯⋯」

 

當時,Lulu 面對長輩的指教是這麼說的:大家都是為了公司好。

 

紅櫻姐說起 Lulu 的時候,有滿滿的心疼與驕傲。心疼她沒能繼續發展最愛的音樂,驕傲她就像自己一樣樂觀且勇往直前,甚至有更好的應對力與決斷力。

 

落葉歸根,Lulu 知道這個地方很小,但可能性不小,她的夢想也不小。「曾經我遞名片給別人,對方看到我的名片上寫南投,臉馬上變得不同。我就想說,南投有什麼不好嗎?」Lulu 想讓所有人知道,她是一個經營者,也是一個女兒、一個媽媽,而這一切發生在南投。這非但沒有不好,而且還很好很好。

 

近期,透過參與女董學院,她認識了來自各行各業的女性領導者,「那種 girls bonding 給了我很多精神上的支持,大家彼此學習之餘也能把煩惱說出來,放鬆紓壓,再帶著新的正能量回到生活。」區塊鏈、律師、醫療、傳產⋯⋯,同學的專長領域跨度很大,她也從中看見自身的利基——觀光就是適合跨界。

 

「我們現在好像可以往新的方向走去,我也跟媽媽說,我們趕快來試試看做聯名、做跨界,看似不相干的事情結合,能帶來衝擊。」承接家業,Lulu 並不覺得自己放棄了什麼。她曾度過的每一個日子都成為養分,讓她能成為現在飽滿的自己,與媽媽一起將所學所愛灌溉於家鄉。

 

圖片提供:
陳彥呈 Yan Cheng Chen

陳芷儀

陳芷儀 https://www.chihyi.work/

文章 22

政大傳播所畢,耳草人內容工作室創辦人暨內容總監。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以文字賣藝,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