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 專訪非常木蘭創辦人張舒眉:沒有人天生是木蘭,不是嗎?

by  陳芷儀
做社企像自我療癒,不談投資報酬率,讓能改善社會問題的理念先行。

 

張舒眉於 2012 年創辦非常木蘭,一轉眼要十年時間。許多人透過這個媒體網站接觸到非常木蘭,接著便產生許多疑問:沒有廣告、沒有業配,還能穩定更新有品質的內容,這對現代敏銳的閱聽眾而言很不可思議,不免懷疑這幕後的高人是誰?

 

「會覺得是詐騙集團嗎(笑)?它其實只是我五十歲送給自己的禮物。上半輩子都在商場打滾,這類事情是我現在想要投入的,也許是社會的清新,或是正能量。」身為上市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她沒有咄咄逼人的語氣,反而散發著溫和的氣質。

 

非常木蘭作為社會企業,除了支持女性創業,更支持任何能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業家;並以媒體內容為觸角擴散理念,期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循著花香前來,並肩走上一段路。


做一件事療癒自我,也療癒社會

 

完全自掏腰包營運,張舒眉笑稱非常木蘭像極她的「寵物公司」,沒有強硬的 KPI,一切用愛澆灌,「你會對寵物有期望,但不會期待它給你很大的回報,快樂還是最重要。」主業為節奏感、速度感充滿的電子科技業,她做社企像自我療癒,不談投資報酬率,讓能改善社會問題的理念先行。

 

十年下來,非常木蘭陪伴著關心飲食生活的「酸女孩」、替行動不便者打造姿勢調整椅的「Aergo」,以及來自花蓮有機耕作的「美好花生」等新創企業持續成長。

非常木蘭創辦人張舒眉扶植及陪伴女性創業,與美好花生梁郁倫(左圖正中),酸女孩蔡靜如(右圖左側)合影。

會用「陪伴」這個詞,是因為張舒眉做的,絕非單純資金挹注或顧問服務,「顧問好像是你有事才會去找他聊,而且他會給你的是做生意的建議,那太制式了。我大多時候是聆聽,再很細節地告訴他們問題,有可能是衝太快或不夠勇敢,這是我同理女性創業的一種陪伴。」悉心澆灌但不揠苗助長,這種高程度的同理心,當然來自親身經歷。


從雲林古坑隻身一人來台北打拚,她承受了許多不為人知的辛苦,「過去掙扎著討生活,不只曾經想打去張老師專線訴苦,還考慮過乾脆聽爸媽的,回家找人嫁了。」那個年代,女生不以成家為目標已是異數,走上創業之路的更是少之又少。那孤獨,深刻印記在她心中,使得她在站穩腳步後,萌生了幫助際遇類似的女性的想法。

 

2009 年,她在因緣際會下投資了國片《艋舺》,這個想法終於迎來開花的契機。投資電影不算低風險,原先沒有抱持太高期望的她,在電影風靡全台後彷彿獲得了一筆「意外之財」。「大家都說,投資電影十之八九會虧錢,但我居然賺錢。那我可以用這筆錢做什麼?」張舒眉決定回應自己內心的聲音,將這筆錢拿來投資更多人,也才有了現在的非常木蘭。

 

社會企業,一條比較難的路

 

「很多公司是用基金會的方式回饋社會,但我選擇了一件比較難做的事情,因為我不想只是開一張支票、把錢放進去。」她提起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他最早創辦孟加拉銀行,起心動念就是小額借錢給婦女,也許只是一點點錢,但他們就能去種一分地的玉米,一方面養活自己,一方面可以讓小孩去上學,這麼簡單的開始。」給魚不如給釣竿,張舒眉選擇用難一點的方式,只希望能走得遠一點。


在此思考下,非常木蘭以社會企業的角色出發,也以社會企業作為主要投資對象,「我希望能投資以新創方式解決社會問題的小企業、解決社會問題的 bussiness model。投資的意義,大於投資的行為本身。」她想找到立足於政府、公益團體之外的獨特切點,「除了金錢資助,我還能給他們人際連結等其它資源,因為我們在企業營運上已經很有經驗。也許有人需要設計包裝,有人需要打開通路,我們就能針對需求提供協助。」她說,許多人創業,都以為自己缺的是錢,但其實在心態尚未準備好,或生意模式模糊的狀態下,資金的挹注反而可能加速失敗。

 

不貿然投錢,對症下藥,非常木蘭和「美好花生」一起長出了第一間工廠、打響知名度,並專注於在地連結,讓品牌成為當地的地標;「酸女孩」則是一路從內容開始,到跨業製作出鳳梨辣椒醬、進一步與餐廳合作入菜,也嘗試料理教室等多元經營型態。另外,為行動不便及高齡者設計合適椅子的「Aergo」,其感應裝置與椅墊等,都從本業是電子業的非常木蘭獲取不少建議。


張舒眉特別放眼高齡需求,她說,能讓高齡者生活更美好的模式,會是吸引她加入的目標。「現在的高齡社會,大家其實健康狀況也不錯,還是很需要工作,也許不是需要薪水,而是透過工作達到身心靈的平衡。」屆齡退休,生活卻頓失重心,導致身心出狀況的案例層出不窮,「所以二度就業很重要,比方說現在手搖杯很流行,可是都非常甜,能不能開一間是用台灣小農做的茶,對身體好又無糖,讓中老年人去賣給同齡人?」無冰無糖,無化學添加,在這求快、求拍照打卡的手搖杯市場中,簡直離經叛道。

 

但她是這麼說的,「沒有人走的路,才是需要非常木蘭去走的路。」

 

 

許多人看到非常木蘭這個名字,直覺會聯想到花木蘭,進一步認為非常木蘭只鼓勵女性。雖然,張舒眉最初確實曾抱持著以女性為主的想法,但當代性別天花板大開,她希望非常木蘭能成為更開放、多元的場域,「這個名字,可以有很多解讀,像我也很喜歡木蘭花。」木蘭花,這比蜜蜂還古老的花種,堅毅而永恆,是不分性別都能共享的特質。

 

Follow your heart!


對張舒眉而言,性別是把雙面刃,「男人跟女人的壓力可能一樣多,我們是不被期待,他們則是背負著太多期待;而女生的『不被期待』看似是劣勢,但其實這也代表了我們有更多彈性空間能自由發揮。」長期下來的社會制約,讓女性創業者比例仍然偏少,她鼓勵女性追隨自己的心,只要確認是自己的心意,那麼結不結婚、創不創業,怎樣的姿態都美,都好。

 

她說,若決定要走一條孤獨的路,千萬不要害怕外界的雜音,「因為怕是一種可怕的事情,你怕了就走不到下一個定點,而下一個定點一定會更高,讓你更害怕。」

 

「好像沒有人天生是木蘭,不是嗎?但是我一路上,從古坑鄉開始慢慢地爬出來,這個爬,堆疊了我的人生。」透過慢慢堆疊,她終於非常木蘭。張舒眉白手起家創業至今,也從為人女兒,走到為人妻、為人母,征戰沙場的同時,不忘擁抱自己的女性特質。而這,就是她始終深信著「follow your heart」這句話的甜美結果。

 

陳芷儀

陳芷儀 https://www.chihyi.work/

文章 6

政大傳播所畢,耳草人內容工作室創辦人暨內容總監。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以文字賣藝,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