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好生活 搬開那顆石頭,成為foodpanda、7-ELEVEN減少紙杯的第一步:好盒器

by  陳苓云

好盒器創辦人,宋宜臻(左)、李翊禾(右)。/ 攝影陳彥呈
疫情升溫,外送防疫,環保署於台南市試辦「愛地球環保外送」,串聯循環容器平台「好盒器」與外送平台「foodpanda」,開啟叫外送不用丟垃圾的清爽想像。

 

消費者於台南市中西區、東區、北區使用foodpanda點餐,選擇以循環容器盛裝,食用完畢三日內歸還,可獲得30元優惠碼,容器則回到循環系統,清洗後,配送回店家重複使用。

外送平台頁面,可於訂購頁面選擇[使用循環容器]。/ 攝影陳彥呈
寥寥數行的使用規則,背後是多方協作的運轉機制:使用循環容器出餐的32個店家、30處循環容器歸還站、食器清洗廠、收送容器的物流業者—對於需要註冊會員取得容器使用資格、並於用後歸還的消費者,有點類似租借共享單車。

 

「好盒器不是賣產品,而是把服務變產品,你需要時可以用,用完就可以擺脫它」,共同創辦人宋宜臻說。

 

先求有再求好,環保外送第一步

 

投入好盒器四年,宋宜臻深刻體會到:「其實大家都希望自己不要破壞環境,可以讓環境永續,只是在各種運作上辦不到。那放在前面的石頭是什麼?我能不能幫忙把石頭搬開?對方就會願意一起參與。」

 

例如,消費者可能沒有多餘時間到店家內用或自備容器外帶,於是選擇叫外送;對外送平台而言,使用循環容器的外送模式無前例可循,在食安風險、點餐介面、接單流程的因應調整或許難以負荷,宋宜臻很能理解品牌的顧慮。



「大家通常都願意,只是作法想像起來太遙遠,就會形成障礙,第一時間拒絕。」所以當環保署邀請雙方聊聊環保外送的合作可能,好盒器與foodpanda溝通:系統介面不用大改,只要開一個按鈕「使用循環容器」就好。

 

目前選擇「愛地球環保外送」的消費者,需要另行輸入好盒器會員編號。雖然更直覺的作法可能是綁定雙方帳號,讓消費者下單的同時完成容器借出登記,但串接會員系統所牽涉的跨國溝通與開發工程,就有辦不到的風險。宋宜臻說:「我們做了功課,了解foodpanda德國總部與台灣的分工,去想最容易辦到的事情是什麼?我們先做這一步,才有機會做下一步。」

 

想開咖啡廳,開出創新外帶模式

 

在搬石頭的過程中點石成金,宋宜臻、李翊禾共同創辦的好盒器,也是想開咖啡廳卡關卡出的柳暗花明。兩人從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後,輾轉產業界、學術界,經歷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在互吐苦水的過程中,有了一起創業的念頭。



在業界,她們親眼見到大批庫存電池因為新一代手機問世被銷毀。產品開發出身的她們很清楚,只要設計模組化,即使外型不同,庫存電池仍能通用;但為了維持品牌價值、滿足消費者求新求變的體驗感,種種商業考量的「不得不」,讓產品壽命越來越短,銷毀速度越來越快,資源浪費越來越兇。宋宜臻說:「身為設計師,對於要扮演這樣的角色有點失落。」

 

後來兩人都去念了研究所,試圖回到學術界尋找理想性。「但看著學生,知道這些聰明的腦袋畢業後也是走上相同的路,有點心虛。」

 

消費型線性經濟這條路,創業有沒有可能打破?她們最初的想像,是老屋裡的選物店。選物標準是:從原物料端便開始思考資源有效運用、生命週期結束或轉手仍有價值、零件皆能維修置換的產品。「我們想像透過一間選物店,讓大家感受這樣的物品」,宋宜臻笑說:「結果發現選不到東西,市面上耐用的物品實在不多。」





為了讓客人願意來第二次、第三次,選物店的想像中,還包括一個輕食空間。為此她們去學煮咖啡,開始思考外帶餐具的材質。一間強調物盡其用的選物咖啡,用紙杯外帶是不可能的,放棄外帶業務也是不可行的,那麼就用漂亮的玻璃罐,請客人用完還回店裡,或者兩人每天固定時間開車去回收……試圖解決問題的天馬行空中,跑出了「好盒器」的雛形。

 

她們發現,許多店家不一定想用紙杯,只是沒有其他選項;相較於煮咖啡,她們更擅長尋找替代容器、建立流程機制,那何不與這些店家合作,做自己專業的事?當這個大膽的想法,遇上膽子也很大的正興街,2017年,好盒器的第一步就從台南市中西區的正興街開始。



協作連鎖品牌,拓展循環範圍

 

四年後,好盒器運轉的容器數量從幾百個成長到近萬個,合作街區由中西區拓展到東區、北區,並在外縣市單位邀請下,輸出服務至台中光田綜合醫院與新竹、桃園、台大公館商圈。

 

初創時,幾百個玻璃罐的清洗工作,宋宜臻、李翊禾自己來。一年半後,兩人重新開發適合循環使用的飲料杯,將材質從易碎的玻璃換成重量輕、大量堆疊也不占空間的PP聚丙烯,外型與容量近似一次性飲料杯通用規格,降低清洗廠、物流運送及店家出餐的操作障礙,自然提升合作意願,是好盒器得以長大的關鍵優化。其中,容器能送廠清洗,突破的不只是容器數量,更是與大企業的合作門檻。



去年11月,除了愛地球環保外送,台南市有三家7-ELEVEN門市的CITY CAFÉ可使用好盒器盛裝。與foodpanda及7-ELEVEN的合作能順利啟動,代表好盒器的清洗機制通過兩大品牌的食安品管。宋宜臻指出,循環容器與共享單車都是將產品服務化,但循環容器是共享單車的另一個極端:「我們必須用最嚴格的標準去reset產品,找出最有效率的清潔機制。」

 

目前,好盒器的服務仍受限於地域,關鍵是物流與清洗。既有清洗廠大多處理學校、企業團膳的平面大盤,好盒器飲料杯的結構較深、重量較輕,機台的清洗角度與浸泡流程都需要重新調整,甚至重新購置。「要看到這模式是未來五年可見的發展,清洗廠才可能有意願調整。」



好盒器在台南市有自己的清洗夥伴,但串聯外縣市的資源不是那麼容易,不僅清洗廠,物流也是。「每個地區的在地資源很不一樣,需要不同做法才能營運,這件事我們很仰賴當地團隊整合出能一起運作的資源,統籌調度思考」,宋宜臻說:「我們在外縣市的合作對象主要是地方政府,好盒器提供容器、管理系統與運轉經驗,由地方政府找在地可用資源。」

 

若清洗端的石頭可搬開,好盒器與foodpanda、7-ELEVEN合作開啟的可能性,充滿想像空間。「foodpanda的強項就是整合機車外送員物流夥伴,如果能借用他們的網絡,會是相對快規模化的方式。」或者,「是不是想辦法把容器從清洗廠送到7-ELEVEN北中南的倉儲調度站,就能用它們的物流機制配送去各店面?」宋宜臻說:「還在談。能談出什麼自己也不太確定。」

 

在便利與管理之間,尋找最佳解

 

除了清洗資源的限制,好盒器與7-ELEVEN合作門市目前只有三家,是因為「借杯機」。為了把握與7-ELEVEN的合作,宋宜臻與李翊禾一個月內快速開發出使用者可自行掃描QR Code借杯的機器,減輕7-ELEVEN店員的負擔。「我們只做了三台,三台都是手工打造—手工焊電路板、螺絲自己鎖,裁切外殼……」,想起那一個月的沒日沒夜,宋宜臻餘悸猶存。

好盒器手工打造的自助借杯機。/ 攝影陳彥呈
與7-ELEVEN合作前,好盒器只有歸還站,沒有借杯機。「我們一直覺得容器應該跟食物在一起,由店員直接拿著好盒器的杯子給消費者,比較直覺。」只是過往由使用者出示QRcode、店家掃碼確認後出餐的流程,在需要快速處理排隊人潮的7-ELEVEN情境中,店員負擔太大。宋宜臻說:「即使想要管理容器,但減少每一個參與者的負擔,仍是我們不斷努力的方向。」

 

這兩年,好盒器運作出循環容器機制需要的六種角色—清洗夥伴、物流夥伴、做為容器借出點的店家、可設置歸還站的站點、使用者、容器的提供者。讓每一個角色協作順暢,就是好盒器現階段的角色。

 

「這個機制要有效率的共享運作,調度的資訊串很重要。也就是說,我們要能即時知道每家店現在有多少容器?被誰借走了?多少天沒有歸還?什麼時候要適時提醒,容器才會回到系統裡?」宋宜臻強調:「後台管理系統是基礎建設,我們認為,能好好管理每一個物件,才不會最後逸散在城市,反而是一種新的垃圾—容器被製造出來後,它的生命歷程到哪裡?我們希望能對這個產出負責。」



串聯一群人,把循環經濟的餅做大

 

2018年行政院通過「循環經濟推動方案」,好盒器提供的共享容器租借服務,是循環經濟中的一種模式。一般大眾使用容器需要加入會員,但好盒器不收取會員費。「這是我們小小的堅持」,宋宜臻說:「一次性容器免費在那裡讓你無痛使用,循環容器若增加費用的門檻,大家更容易回到一次性容器的懷抱;另一層面,如果收費,不使用的人可能是因為沒有更多餘裕去支付服務,卻要被攻擊不環保。」

 

循環使用值得成為人人共享的日常,而服務運轉需要資金維持。當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等大型活動的減廢意識日益普及,各地政府躍躍欲試,好盒器漸漸發展出穩定的收入來源:授權及租借。「主辦單位或某個地區想運作這樣的模式,我們可以提供容器租借;若需要管理系統協助運作調度,我們可以月租方式授權。」



「創業過程中,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台大創創中心、經濟部女性創業飛雁計畫……許多單位都給了我們知識的協助,包含怎麼定位服務、讓服務有機會長大」,宋宜臻說:「這服務要做大,絕對不是我們兩個人、一個組織去做。」

 

同樣於2017年創業的環保容器租賃系統「青瓢」根基台北,好盒器扎根台南,是目前台灣唯二的循環容器提供廠商。雙方除了聯手推廣品牌活動提供循環容器,也共享容器品項。宋宜臻說:「這種購置都是資產,都要投資。當好盒器已購置了餐盤容器,若青瓢接到野餐活動的案子,就會來跟我們借;我們知道青瓢開發了路跑活動專用的小水杯,就不會再去開發這樣的杯子。」

 

切入共享租借的的新創公司,都是把餅做大的夥伴。2019年成立的網購循環包裝「PackAge+ 配客嘉」,服務區域以台北、新北為主,宋宜臻說:「雙方的歸還站點、物流機制,很有合作可能;如果好盒器上台北,或配客嘉的服務下來台南,都可能互相串連搭配。」

 

從外帶飲料到網路購物,從循環容器到循環包裝,一種創新的做法啟發下一份嘗試的勇氣,不僅新創企業,也包括連鎖品牌。宋宜臻說:「7-ELEVEN自己也說,未來希望好盒器的杯子能完全取代掉紙杯。」雖然還有許多步驟要走,但這樣的想像似乎不那麼遙遠了。



工業設計系四年,成功大學給了宋宜臻與李翊禾「為人類福祉設計」的使命感;畢業十年後,因為創業,她們回到台南,宋宜臻說:「好盒器需要時間試錯,台南是座能容錯的城市。」

 

成大校園裡,一個個聰明的腦袋相信設計能為世界帶來好的改變。成大校園外,一棟重獲新生的老屋,兩個找回使命感的設計師,在好盒器的創業基地裡,運轉著打破消費型線性經濟的可能。

圖片提供:
陳彥呈 Yan Cheng Chen、好盒氣

陳苓云

陳苓云

文章 35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