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好生活 用一點 spark 和一點 talent,打造親子友善環境:專訪扣扣老師陳子倢

by  陳芷儀
搭上台鐵,搖搖晃晃兩個多小時,沿途景色自高樓轉向平房,再到幾乎沒有建物的一片綠意,南澳車站就靜靜站在那裡。一頭紅髮的扣扣老師陳子倢熟門熟路,嚮導一般沿路介紹地景,她能認出開過眼前的轎車屬於誰,更時不時有路過的居民向她熱情打招呼。
一頭紅髮的是扣扣老師陳子倢,24 歲時白手創業,以創新的教育方式,期望翻轉這世代的家庭親子關係。/ 攝影汪正翔
南澳朝陽社區,是小人 1 號的所在地,陳子倢於 2018 年進駐,打造當地小孩放學後的圖書遊樂場。創業邁向第五年,她以台北的小人小學主打白領家庭的營隊設計,並以非營利的方式經營著南澳的據點,誤打誤撞創業的她,說自己摸索多年才終於對事業有了實感。

 

我們還沒有倒

 

「第五年了,好可怕。我沒有倒欸,而且感覺今年也還不會倒。」陳子倢倒抽了幾口大氣,相當有戲劇效果。24 歲時白手創業,她被騙過兩次錢,也曾被客戶當面洗臉,「剛創業時有個 100 萬的案子,對方擺明不願意付錢,直接拍桌罵我。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直接被人羞辱,內心非常委屈,覺得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於是,年輕的她被迫簽下了打五折的合約



南澳朝陽社區,是小人 1 號的所在地,陳子倢於 2018 年進駐,打造當地小孩放學後的圖書遊樂場。/ 攝影汪正翔
這幾年來,她都是如此,以各種奇異的姿勢摔倒,再拍拍屁股站起來。「公司有數度掛點,但我內心都篤信一件事,只要我動機是良善的,任何事肯定有預備。第一、二年虧本,第三年打平,到現在小賺、至少不用擔心業務量,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長期的累積。」光是能活下來,對年輕創業家而言就是件了不起的事。而從搖搖欲墜到站穩腳步,她的心態成熟不少,也找到了屬於自己及團隊的行事風格。

 

「我發現有個關鍵是,如果我是商人,可能會問對方『你可以給我什麼?』,但我不是,我會希望每個跟我合作的夥伴得到祝福、每個連結都有意義。」這段話乍看太高尚,陳子倢其實話說得白,「合作就是我欠你、你欠我,那要怎麼互相不傷害?你要什麼、我要什麼,有沒有辦法達到平衡?」對方會來找,代表有需要,她不再是過去那個傻傻簽下不平等條約的女孩,如果無法互利共好,她寧願不要。

 

她玩笑說,這種做法造成了兩種情況:「就是我越來越沒有朋友,但我也越來越有真心的朋友(笑)」。將小人小學的合作單位攤開,領域簡直包山包海,展覽、博物館、大賣場、各式室內戶外空間,從公部門到企業,通通能玩出點什麼。「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假設,如果我要打造一個親子友善城市、國家,會需要什麼?」只要頻率能對上、做到互不相欠,且能讓她與親子友善的目標更靠近,她絕對都樂意捲起袖子、一頭栽入。





我先挖個洞,誰要跳進來?

 

陳子倢會來到南澳,也是因為如此。

 

當初,茶籽堂選擇在朝陽社區進行地方創生,他們想做的,遠比復興苦茶園更多,便輾轉找上了小人小學。「茶籽堂去做建設、復興,我就做教育。這裡的孩子,通常分成離得開、離不開兩種;那離不開的人,我能不能確認他們品格是好的、有基本的工作能力,之後長大至少能跟茶籽堂的事業對接?」烘焙小隊、畫畫小隊、木工小隊,小人 1 號裡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除了讓孩子課後有人陪伴,也培養他們的生活技能。





深耕南澳,但她內心想得更遠,「這些非都市的區域,家庭經濟若沒那麼好、爸媽忙工作無法照顧孩子,那我們可以做什麼?以偏鄉而言,單位想進入的門檻很高,因為很難賺到錢,那我們在南澳的這個 mockup 能不能複製到其他地方?」因為終極目標是創造對兒童更友善的大環境,她不將任何人看作競爭對手,反倒希望有興趣的人一起跳進來,她願意將作法全部交付。

 

「我們現在兩個套路,都市用公司、協會做偏鄉,等於把兩套完全不同的世界觀做成兩個 mockup。」她說,只要有人對她的作法有興趣,都歡迎加入,「我幫你把水溫試完了,洞也挖好了,你下去就好。」除此之外,也因俠氣天生存在血液裡,導致她也時常溫柔綁架她認為合適的人,一起跌進洞裡做點什麼,「我都很怕別人不敢接我電話,哈哈哈。」其實她才不怕,因為她深知那些不接的人,道不同不相為謀。



女生能做的更多

 

以台北為核心活動的小人小學,一部分起心動念是想解決大多數家長無法給予孩子足夠精緻陪伴的問題。陳子倢說,台灣大概七成以上是雙薪家庭,陪伴時間嚴重不足;若是有分主要工作者、照顧者的家庭,也有各自的問題需要面對。

 

「假設爸爸是主要工作者,他會遇到的狀況是,他真的很想陪小孩,可是沒時間。那每次回家,媽媽都會叫小孩去找爸爸,但小孩卻可能會說『我不要你,我要媽媽』,次數多了,他會非常挫折。」另外,全職媽媽則經常面臨失去自我的困境,「她要不要回職場?青春都奉獻在小孩身上了,人脈、環境都變了,她回得去嗎?」因此,她辦營隊、工作坊,甚至推出桌遊,就是為了想讓爸媽能與孩子有更多互動,也讓父母在育兒過程中獲得更多支持與方向。

《親子情緒桌遊 - ChoChoGame》是一款專為2-6歲孩子設計的親子互動桌遊,把情緒各種面向化身64種情境卡牌,遊戲中讓大人小孩邊玩邊學習。/ 攝影汪正翔


她也曾做過「實習媽媽」計畫,讓媽媽到公司當實習生、亦可以在家彈性上班。「工作內容是什麼?比方說,找她們去母嬰社團發文,一定比找大學生更有效,因為是適合她們的產業別。」一位實習媽媽,最後轉為小人小學的兼職夥伴,重新找回自我價值,「現在 Podcast 都是她在處理,她跟我說,自己從來沒想過可以接待文化部前部長,還可以邀立委上節目。」

 

幾年下來,小人小學已將這塊服務做得多了、穩了,接下來,想持續關心女性生活的陳子倢,計畫以協會來討論青少女議題。「為什麼女生只要生小孩?為什麼妳覺得旁邊這個跟妳一樣大的男生可以養得起妳?我真心不理解,我覺得女生的價格、價值不應該停在這裡。」身為女性創業家,她直接點出自身的優勢,「現在檯面上大多是男性創辦者,這個議題他們比較難著手,但我就比較可以談、可以做。」她正在嘗試與多個品牌、協會組成青少女聯盟,成為拉起點與點之間的那條線,期盼能為女生做更多。


女孩日,是扣扣老師與團隊在南澳發起的青少女陪伴課程,帶著女孩們從不同面向想像自己的未來。/ 小人小學提供
「我本性是個孩子」

 

隨意漫步朝陽社區,陳子倢遇到任何孩子,都能馬上聊起來:「啊你怎麼沒穿鞋?」、「現在不是應該在上課?」,她與孩子對話,聽不見可愛的疊字,或以上對下的權威語氣。

 

「之前我們公司出去玩,要踩水,我就像個神經病小孩,衣服沒脫就衝下去玩。所以我覺得我本性是個小孩,既然我們很像,我就會跟他們平起平坐,把他們當成大人。我對你講話沒有娃娃音,就請你不要這樣對我。」這樣的想法,也來自於她的生命經歷。





她高中時,曾受邀到國中社團課擔任助教,一位女同學沒在聽課,只是自顧自拿著粉撲化妝。她沒有發怒,只對孩子說,那粉撲材質不好,下次換個好一點的給她。下課後,她收到同學的紙條:「我從不相信任何老師,但好像可以相信妳看看。」陳子倢的青少女時期也並不快樂,與家人的關係緊張,甚至在復興美工期間的創作都非常黑暗。因為這樣的經歷,她能不帶任何濾鏡,看見孩子真實的需求。

 

你的 spark 是什麼?

 

「我覺得這幾年工作,都在補足我童年沒有的經歷、經驗,甚至是感受。很多人說,我幫了偏鄉,但我得到的禮物也是很多的,所以這不是上對下的關係,而是平等的。」創業後,她不但漸漸修補了與家人的關係,也修補了自己。

 

「有人問我為什麼做?我就會說以前蹺家啊、超討厭我爸和同學。可是我高三那時,被邀請到國中的生命教育課當助教,我感覺自己被完全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接住。我被愛過,所以現在換我試圖去愛這些我不認識的孩子。」套一句《靈魂急轉彎》的詞:「你的 spark 是什麼?」陳子倢的答案就是這個。因為被接住過,她想伸手接住這些孩子,她說,也許有點愛管閒事吧,但看見了,就不能不管。

因為曾被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接住過,所以現在換我試圖去愛這些我不認識的孩子。/ 小人小學提供 / 攝影柯守濱


她也常常這樣問團隊,「你的 spark 是什麼?那會幫助你持續下去。譬如我們教務長,就是喜歡在營隊最後的 magic time,拿著麥克風跟家長、小孩說『我覺得你剛剛什麼地方很棒』,很簡單,那就是他的 spark。」陳子倢心思敏感,容易接收到他人的求救訊號,但這種團隊、家長、孩子都哭成一團的時刻,她卻通常能冷靜旁觀。

 

對她而言,這樣的天性更讓她確信,自己在做的事或許就是天命,「我很容易同理別人的感受,也很容易忽視別人的感受。因為同理之後,需要的是理性的分析、提出解方,這幾年下來,我發現不是每個人都具有這樣的特質。」一點點 spark,加上一點點 talent,陳子倢會帶領小人小學、小人 1 號走向哪裡,或成功複製出多少個分靈體?嘿,這裡有個親子友善的洞,歡迎一起跌進來。

圖片提供:
汪正翔、小人小學、柯守濱

陳芷儀

陳芷儀 https://www.chihyi.work/

文章 5

政大傳播所畢,耳草人內容工作室創辦人暨內容總監。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以文字賣藝,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