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Together 疫情期間回台灣,最難的是甚麼?

by  王南琦
疫苗救急也救命,TAIWAN can help!

八月底跟女兒一起來芬蘭,陪伴她找宿舍、買家具、組裝原木床架與難度頗高的旋轉書桌,甚至還充當半日水電工裝了天花板吊燈,終於趕在歐盟申根免簽90天到期之前,母女聯手搞定她在極光小鎮OULU至少要住五年的可愛小窩。

芬蘭宿舍都會有的窗檯,女兒請我種了一排「媽咪花園」讓她想念媽咪的時候可以睹物思人

母女情深,再捨不得,還是要說再見。原本以為要跟自己一手帶大、19年形影不離的寶貝獨生女揮手道別,會是多麼椎心刺骨?沒想到拜疫情之賜,光是處理回國機票的一改再改,PCR檢測的預約與時效,還要研究三個轉機機場各自不同的防疫規定,就讓我心力交瘁,完全沒有時間醞釀離別的心碎。

 

我以為回台灣最難的是轉三次飛機,還要夜宿機場

 

七月訂機票時,看臉書社團「台灣人在空中Taiwanese on the way」,發現不少朋友臨出發,才被通知航班取消的悲劇。不斷收集情資跟女兒討論各項選擇之利弊得失,同時也請教幾位空服員好友各航空公司之防疫規格。最後忍痛花了往年三倍價錢分別購買台灣與芬蘭的國籍航空機票,心想無論疫情如何嚴重,國籍航空一定會飛;如果連國籍航空都停飛,那就代表該國疫情真的嚴重到我也不應該拿自己的生命安全開玩笑,冒險移動!

 

沒想到當初下重本購買的長榮航空機票,回程維也納/台北航段還真的停飛了,原因不是疫情升溫,而是搭機旅客太少、售票不敷成本,今年底以前的航班全部停飛!航空公司一通簡訊與e-mail,請我自行連絡改票事宜。

 

這一改,長榮航空11月從歐洲回台灣的選擇只剩巴黎飛台北,因為當初我是購買台北/維也納來回機票,所以,票務人員告知我必須先到維也納機場搭乘長榮航空code-sharing的奧地利航空到巴黎,再搭長榮航空回桃園。

疫情期間,能夠順利起飛都是幸運

由於我住在芬蘭北部的OULU,必須先搭一段國內航班到首都赫爾辛基才能銜接歐洲各大城市。為了節省時間也為了少搭一段飛機減少染疫風險,我跟長榮航空票務人員詢問是否能夠讓我省略赫爾辛基到維也納這段飛行?我可以自費買機票直接從赫爾辛基飛到巴黎機場搭長榮航空回台灣。打了三通電話,得到的答案都一樣:「因為當初您購買的機票是台北/維也納來回,還是要請您先到維也納機場搭乘奧地利航空到巴黎機場,再搭我們的航班回台灣喔!」

 

我知道每間公司都有自己的SOP,但一場疫情也讓我們學會,必須不斷地滾動式修正以因應快速變化的世界局勢。我不死心繼續追問:「我自己付費搭飛機到巴黎不是可以省掉你們付錢給奧地利航空從維也納機場載我去巴黎機場的費用嗎?」

 

越洋電話中的長榮客服人員聽起來也是很為難:「王小姐,真的很抱歉!這是公司規定,因為班機取消的免費改票一定要原點進出。如果您要改由巴黎進出,就算另外購票,需要補差價跟手續費喔!」

 

歐洲境內的機票不管哪家航空都是越早買越便宜,長榮航空回程日期的改變,牽動前面兩段芬蘭航空的機票都要加價改票,因為時間已經很靠近,改票多出的這筆超額預算讓存款早就見底的我無法再承受加價重買巴黎回台灣的機票,只好向命運妥協,多飛一段維也納到巴黎,用時間節省金錢。

 

殊不知,這個妥協,差點讓我回不了台灣!

完全感受不到歐洲疫情再起,人山人海的巴黎機場

我以為回台灣,最難的是PCR


2021年11月中,台灣入境規定要「表定航班時間前」三日內的PCR證明,因為不確定「表定航班時間前」三日內的算法是從第一段航班開始計算還是從回台灣的航班開始算?我從周一開始飛,周三抵達桃園,長達三天兩夜轉機三次的飛行,如果是從回台灣的最後一段航班開始往前推三天,就會遇到檢測醫院周日休診的死局。

 

在衛福部官網「預防COVID-19入境檢疫措施-搭機前3日內核酸檢驗報告相關問答輯」遍尋不到解答,只好再撥Skype電話詢問台灣1922防疫專線,說明來意後被轉接到移民署,電話裡的聲音十分客氣與親切,斬釘截鐵告訴我:「所謂『三日內』是以『報告日』及『工作日』計算,所以星期六日及國定假日都不算在內喔!不管你回台灣前轉機幾次,都是從第一段航班開始算,不含搭機當天,往前推三天。」(衛福部最新規定:自2021年12月14日起,調整「3日內」PCR報告日為啟程地表定航班時間往前推3個「日曆日」計算,不排除當地國定假日、例假日。)

 

拿到免死金牌後,火速上網預約OULU可做PCR檢測的醫院,這才發現線上預約只開放給芬蘭人或有居留證的人,像我這樣的外國人只能打電話預約。好不容易等到女兒沒有上課的白天幫我打電話,在芬蘭打電話到公家機關,接通後都是語音「請稍後,我們將盡快為您服務」,一稍後就是至少半小時才會有真人出現跟你對談。

 

然後,跟芬蘭人交涉,你永遠不能預期一次就OK!就算預約PCR「這麼簡單」的事情當然也一樣!

 

總之,在打了三通電話、聽了無數次半小時的「請稍後」,女兒終於幫我成功預約到PCR檢測了。

 

人口數約20萬人的OULU,機場沒有提供PCR檢測的服務,可以讓旅客做PCR的醫院只有兩間,我們預約的是女兒宿舍走路10分鐘可達的Mehiläinen Oulu,費用153歐元(約台幣4900元)。幫我檢測的護理師非常親切,她只穿一般護理師制服,不像台灣執行檢測的醫護全副武裝包緊緊!原先只戴著一般醫療口罩的她跟我問了基本資料後,才到隔壁辦公室拿了採檢包,戴上防護面罩與醫療手套,準備執行PCR檢測。

 

 

從頭到尾笑容可掬的護理師,先是跟我閒聊:「看資料你是要回台灣對嗎?在芬蘭待多久了?要回家一定很開心吧?」

 

聊了大約五分鐘,好不容易稍稍解除我的緊張,說時遲那時快!一看到她拿出超長棉花棒,「噹!噹!噹!」我的好緊張警報器又響起!

 

只見她有條不紊仔細地說明接下來要做的每一個步驟:「這根棉花棒會從你的鼻孔伸進最裡面,兩個鼻孔都要做,過程真的會很痛!你嘴巴一定要張開,可以減緩不適感。忍耐一下,我會盡量輕柔小心,記得嘴巴一定要張開喔!」

 

我以為花了台幣五千元、兩個鼻孔各被超長棉花棒戳了快一分鐘的PCR酷刑就是這次回台灣最艱難的部分。

 

沒想到,我又錯了。

 

PCR檢測報告,三日與72小時的差別


由於各國疫情不同,入境管制也隨之錯綜複雜。因長榮航空取消維也納/台北航線,我被迫在維也納機場改搭奧地利航空飛往巴黎,奧地利政府要求入境旅客須於搭機前72小時開始,最晚至起飛前12小時線上填寫入境聲明書,上載3C護照之一,才能辦理線上登機手續。

 

所謂的3C護照就是:疫苗完全接種證明、過去六個月內感染武漢肺炎康復證明、72小時PCR陰性證明。

歐盟疫苗護照

原先還想替自己做個轉機便當,沒想到在出發前填寫奧地利政府要求的線上入境聲明書,竟然被駁回!這下,完全沒心情也沒時間做便當了。

 

第一次被駁回的理由是「PCR檢測報告逾時」。女兒馬上幫我撥電話問了奧地利航空的入境服務中心,得到的回答是PCR檢測報告需要搭機前72小時內,不是三日內。晴天霹靂的我當然火速撥電話問台灣移民署,得到這樣的回答:「我們PCR報告的規定是三日內沒錯,就是扣除假日的三個工作天;但最近歐洲疫情又升溫,有些國家規定更嚴格的72小時甚至是24小時,就要看當地國家的規定。」

 

謎底揭曉,再過幾小時就要搭機的我已經來不及重作PCR,只好改試另一個3C護照「疫苗完全接種證明」。今年八月出國前我在台灣打了一劑AZ、到芬蘭後又打了一劑莫德納,於是分別上傳了台灣的國際預防接種證明書與芬蘭的歐盟疫苗護照,接下來,就是六小時的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就在我要出發至OULU機場前收到了第二次被駁回的e-mail,原因是「疫苗護照無效」。即將跟女兒離別單飛的我,此刻奪眶而出的淚水不只是離情依依,還添加了更多的緊張:「這已經是我在歐盟申根免簽的最後一天,如果我在維也納機場被拒絕登機怎麼辦?」

 

機靈的女兒馬上幫我查維也納機場PCR快篩時間:「早上7點到晚上6:30。」

維也納機場的PCR檢測站

我聽了像洩了氣的皮球,連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媽咪飛到維也納已經晚上七點多,隔天一早六點就要登機了。」

 

束手無策的我們,還是按照既定時間出發。女兒擔心我長途飛行肚子餓,幫我裝了四顆茶葉蛋放進隨身包包,一手拖一個行李箱,帶我去搭公車前往OULU機場。

在維也納機場吃到女兒為我準備的茶葉蛋,一秒噴淚

原本以為在機場跟女兒道別會淚崩的我,到了OULU機場把行李托運後,根本沒空悲傷,趕快利用時間上網做最後一次的努力:「也許是奧地利不承認台灣疫苗護照,那我就上傳歐盟疫苗護照就好。」

 

處理好資料上傳,登機時間也到了,緊緊抱住女兒,霎那間,淚水就像壞掉的水龍頭,怎麼也停不下來。

 

再不捨,終究要放手,眼前還有可能被遣返的難關等著我,只好擦乾眼淚,接下來的旅程,我們母女倆都要各自獨立奮鬥了!

 

登機後才發現,這班飛機全滿,筋疲力盡的我還沒等到飛機起飛就睡著了。醒來已經降落赫爾辛基機場,第一次見識到芬蘭人宇宙無敵的秩序感!話說芬蘭人個個人高馬大,客滿的班機對登機與下機都是挑戰。飛機降落後,不用機組員廣播指揮,機艙內的乘客非常有默契,鴉雀無聲,每五排一起起立,依序下飛機,接著後面的五排再起立,下飛機。我坐在最後一排,彷彿看閱兵典禮,看完五個回合,通通一樣的動作與秩序,默默在心裡替芬蘭人拍手叫好! 

 

進了赫爾辛基機場,找到下一班飛機的登機口,坐定後,打開手機關掉飛航模式,Gmail信箱馬上跳出一封德語通知:「Überprüfung Ihrer Covid-19-bezogenen Reisedokumente war erfolgreich (您的 Covid-19 相關證件已成功審核) 。」

 

謝天謝地!一個小時後要搭機入境的奧地利,我終於收到旅行許可了。

 

馬上跟女兒通知這個好消息,順便抱怨:「台灣的國際預防接種證明書(簡稱黃皮書)根本沒用,害我們還花了五六百元拿到一本廢紙!」

 

小乖聽完我的抱怨,給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回答:「因為想幫媽咪找解決方法,我剛剛詢問了好幾個最近有在歐盟境內搭機的同學,有一個在美國打疫苗和一個在澳洲打疫苗的同學,他們的疫苗護照也是被拒絕登機,只能用72小時PCR證明才能上飛機喔!」

飛機經過比利時上空的雲海

我帶著女兒的回答登機,在赫爾辛基飛往維也納的天空上思索著:「原來我也犯了瞎子摸象的迷思了!因為沒有全面性的資訊,連我這個對台灣政府防疫政策超級正向肯定的人,也會因一時的困境而迷惘、而抱怨!」

 

瘟疫蔓延,果然是反政府主義的最佳溫床。

 

也許是過去兩年來,台灣在全球疫情的肆虐下,彷彿瘟疫世界的平行時空,馬照跑舞照跳的我們,天真的以為這一切都是天經地義,零確診是應該、疫苗都會從天下掉下來。

 

11/14,回台灣前一天,女兒接到學校通知,因為Omicron入侵,芬蘭疫情又起,課程全部改為線上教學,請同學不要到校群聚。心急如焚的我,一方面要處理奧地利入境許可申請;一方面又放心不下芬蘭疫情,在網路上頻頻搜尋,除了赫爾辛基時報每週公布一次的各城市確診人數統計;在11/13-11/15期間,芬蘭政府「健康福利部」官網的「傳染病與疫苗接種」甚至沒有發布任何新訊息。

 

一想到女兒接下來要獨自面對芬蘭的疫情,強忍多日的淚水終於潰堤,淚眼迷濛中回想起我們在台灣每天都可以看衛福部記者會了解台灣最新疫情與各種防疫政策的滾動式檢討,小乖一個人在芬蘭,面對如此佛系防疫的芬蘭政府,叫我如何放心回台灣?

回台灣前跟女兒一起去二手車店買到芬蘭國寶車好開心,滿心期待開始騎車上下學,沒想到疫情又起,只能待在宿舍上網課

在離開芬蘭的這一刻,我終於能夠理解那些旅居世界各地的台灣朋友,為什麼會在過去這兩年,聲竭力嘶地拼命呼喊「請台灣人要珍惜政府的防疫成果!」尤其是在第三世界超級短缺的救命疫苗,在台灣竟然因為施打意願低落,一批批面臨過期的命運!

 

之前跟芬蘭朋友討論過如果富裕國家的疫苗可以轉贈部分給第三世界國家救命,全球疫情也許就不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印象很深刻,那次的討論,她對美國日本贈送台灣疫苗頗不以為然:「攤開世界疫情地圖,台灣疫情控制良好被歐盟列為綠燈區,所以你跟小乖才能免簽入境芬蘭!疫苗是要救急救命的,美國與日本為了解救台灣的政治疫情贈送疫苗給台灣,完全不符合世界衛生組織全球疫苗分配的公平正義原則啊!」

 

完全無話可說的我,只能默默記下這段話,珍惜此生身為台灣人的幸運與幸福!輪到第三劑疫苗,我會立刻去打。期待全球疫情早日平息,高端疫苗能夠獲得WHO認證,讓台灣加入世界疫苗大隊,早日紓解第三世界的疫苗荒。

 

疫苗救急也救命,TAIWAN can help!

期待全球疫情早日平息,世界重見光明

 

同場加映

疫情後想要出國旅行的朋友,這樣做就對了!

一張照片,打破芬蘭神話!

圖片提供:
王南琦

王南琦

王南琦

文章 31

曾經腦子裡只有LV跟Chanel,曾經眼睛裡只有紐約、巴黎與東京,卻在走遍世界各地之後,猛地驚覺原來最美的就在身邊。台灣農村是我們足以傲視各國的珍貴文化遺產,希望透過「小店小革命」專欄,記錄帶著女兒小乖尋訪台灣319個鄉鎮的發現與心情;在農村光速消失的現在,帶著女兒一起,持續找尋台灣永續農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