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一活潑愛笑的女孩與她的巨大黑洞

觀點專欄 一活潑愛笑的女孩與她的巨大黑洞

人們一開始可能認為女孩很開朗,因她笑得多。她盡全力健康著,彷彿只差一線,她的活力就會咻的一聲,如氣球被戳一下就漏氣飛竄而打回原形。READ>

觀點專欄一個忘記自己但仍在等門的母親

觀點專欄 一個忘記自己但仍在等門的母親

在醫院陪病的時間總顯得漫長,我總聽著駐院看護們聊起她們的照護經驗,也因此聽到了某一戶家裡,那個屬於「王媽媽的一天」。READ>

觀點專欄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觀點專欄 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在曾是大樹變枯枝般的家族長大,知道男人做起夢來,比女人還浪漫,且醒得更遲些。女人做的夢是細碎的,坐著打盹似的,突然驚醒後叨唸幾句,就繼續就近沉在一個淺灘似的夢裡...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