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我們與惡的距離

by  劉昭儀

你曾經感受到惡意嗎?不管是遠是近?

 

你曾經散發出惡意嗎?不管是遠是近?

 

我是個容易焦慮緊張的人,所以習慣用悲觀的視角,看待所有不確定的事情。然後在結果揭曉前,心中暗潮洶湧的闇黑情緒,已經先把自己和周圍的人,折磨得痛苦不堪。更可怕的是,這些情緒的出口,通常會反射到沿途被我視之為障礙的人或事,不管事出有因、還是含冤莫名,總之有無數次,因為我的人格特質,讓無中生有的惡意橫掃千軍…也許殺敵無數、也許無良造孽、背負了許多的恩怨情仇。好聽一點,說我是盡善盡美、愛恨分明,但白話文就是…機車難搞、吹毛求疵!

 

有人說歲月是把殺千刀。殺千刀之後,若能立地成佛,也算是圓滿的修行。在人生的道場中,我大概是從養小孩後,才重新檢視自己與惡的距離⋯

 

 

孩子的天真純淨,總是讓大人覺得珍貴而呵護備至。孩子的快樂與滿足,是大人追求的幸福。在陪伴成長的過程中,除了培養孩子生存的技能,我更重視心理素質…那應該是比讀書考試、才藝應對,更強大的武器。我們教孩子要誠實、要樂觀、要正向、要開朗、要積極…但是我們自己呢?

 

我們嫌棄班上那個總是調皮搗蛋、情緒不穩的同學?我們厭惡街頭路口,散發惡臭的無家者?我們指著電視畫面中,人人喊打,戴著口罩的嫌疑犯評頭論足?我們習慣名嘴式的詮釋?我們不甘於沒意見?我們指手畫腳酸氣沖天?

 

我們…快樂嗎?

 

如果希望孩子們,能幸運的像彼得潘永保開朗的童心;但是大人們,卻像哈利波特的阿姨姨丈一般,尖酸刻薄、憤世嫉俗…這種劇本的人物設定,恐怕只能演出荒唐錯亂的劇本吧?

 

最近公視上映《我們與惡的距離》,就是一面鏡子…為我們映照出生命中,無法直視面對的恐懼與勇氣。藉由似乎事不關己的無差別殺人事件,網羅密佈後才發現,沒有人是局外人!故事的主線是由失去孩子的社會案件開始,人性的闇黑惡意,肆無忌憚的蔓延;看似漫長沒有盡頭的隧道,讓所有人都感受到集體幽閉的壓力與緊張,而眾人等待的那一道光呢?

 

 

或許還是在孩子們身上找解答吧?如果你希望未來的一代正面樂觀,那麼請減少冷嘲熱諷、酸言酸語;期待年輕人積極進取,那麼請不要冷淡漠然、撇清關係;指責孩子逃避現實時,不如先鼓勵自己挽袖參與;提醒他們正面思考不歪樓,記得以開放多元的價值觀,接納所有不同的人喔!還有…那些才看首播,就撇著嘴說,不懂這齣戲有什麼好看的地方媽媽們,可不可以給整個編導製作團隊的誠意與努力,再多一點機會與善意?

 

是的,最近經常疲憊不耐,被日常無限迴旋的繁雜催逼,用左手壓著右手,忍住不要理智斷線、發火洩恨的我,只要想到孩子身後那片耀眼的陽光燦爛,我還是選擇對庸俗又混濁的世界,溫柔相待。

 

惡其實從未遠離。只是我選擇了擁抱與惡的距離⋯

 

食物也是心靈療癒的良方。春天到了!各種酸甜甘鹹的豐富味道,都來試著加入料理之中,讓味蕾甦醒,一起迎接百花齊放的好時節。
 

  

 

糖醋馬鈴薯子排


來自彰化溪州的無毒馬鈴薯切滾刀塊,先泡水至少5分鐘,擦拭水分後,入少油鍋煎至邊緣焦黃(中火,不用一直翻,讓薯塊定型),同時間爆香整顆大蒜,然後取出薯塊,炒鍋放入冰糖,中小火待焦糖融化,放入切小塊的排骨,兩面上焦糖色後,加入少許熱水,整鍋移至鑄鐵鍋,再加醬油、紹興酒、香醋、番茄醬燉煮,還有少許小番茄,我也切半加入鍋內,一起煮30分鐘,最後加入馬鈴薯塊,再煮10至15分鐘(期間注意湯汁若太少,適時加水),關火後若能至少悶15分鐘會更入味。

 

  
 

 

同場加映

街遊Hidden Taipei,把街友變成社區好朋友

「一聲嗨,一天完整的休假」外籍看護工:用對人的方式對待我

邀扮裝皇后讀繪本,共學媽媽給孩子的禮物

雙性戀媽媽 vs 異性戀爸爸的「孩好書屋」

圖片提供:
羅亦庭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29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