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屏東Eske Place Coffee,看到當初選在華山開店的自己。

by  蔡瑞珊

「我放慢腳步,因為我有更重要的任務,沒有靈魂的公司,我一點興趣也沒有。」2007年初版的《小,是我故意的》於今年推出10週年增訂版,用不擴張也成功的14個故事,剖析小店的靈魂與革命精神。

 

坐在高鐵上,我搭著列車一路從台灣北端往南端疾行,尋訪這間誕生在恍若被忽略城市裡的靈魂小店,店主Tony和Angela夫婦旅居紐西蘭16年後返鄉,灑下所有積蓄扎根屏東,在毫不起眼的巷弄裡開了這間Eske Place Coffee咖啡館,店名取自國外住的街道名。

 

 

這天是早晨9時,路上人煙稀少,咖啡館需往外行走兩三個路口才能遇見稍有人氣的大馬路,在相隔不遠處雖有座公園,卻已是10分鐘的路程。

 

店主Tony:「剛開始這附近像蠻荒之地,大家都穿著睡衣在散步,現在好像變了,五年來這街道慢慢的在改變。人生的選擇權是你有機會選擇你所想,而你不會後悔,思想上會想挑戰一下。」我看著他像是有種默契,青鳥起初也開在乏人問津的華山二樓,對比這間無人巷弄的咖啡店有種相似之感。

 

「為什麼是屏東?」我喝著店主Tony剛申請到國際冷淬專利的香濃咖啡問道。Tony望向身旁太太Angela,笑著說:「這裡的天氣跟紐西蘭很像,步調慢慢的,不多雨,我們一直很想去充滿陽光的地方。」

 

屏東像紐西蘭?我笑出來。心裡倒覺得店主人是一股傻勁,雖然屏東因為日照時數長而擁有「太陽城」的封號,但我認為照亮這裡的真正太陽是太太Angela一道道充滿神秘魔力的奇妙甜點,沒有學過烘焙的她,不懂得添加食品添加劑,意外讓蛋糕有種自然香氣。

 

 

「我不知道她今天要端出什麼寶,我來猜猜是不是檸檬塔?」Tony邊笑著邊順手將咖啡磨成粉,頓時屋內香氣四溢:「先請妳品嚐這風味,這款伊索比亞,來自布穀合作社,有清淡紅茶香氣的感覺,是生長在高海拔的咖啡豆的低咖啡因很適合妳;另外這款肯亞咖啡豆,富含李子烏梅口味,適合南部的夏天,像是有黑糖的香氣與檸檬塔的酸性質感很是搭配。」

 

我品嚐著檸檬塔,喝著肯亞咖啡,眼光不覺深深凝望盛裝咖啡的美麗杯盤,Tony說他特別從國外引進,當年為了買還寄信去義大利吵架,起初不肯賣到台灣,現在卻成為代理的第一個品牌。店裡有個專屬的咖啡杯櫃,成排的盡是桀驁不馴的美麗精品。

 

「每件事都是0.1分,你要做10件事情才是1分。」Tony在紐西蘭16年多,自小累積學習,從挑咖啡豆、跑紅酒莊、自學甜點一步一步,開店後從冷淬咖啡的國際專利、自選咖啡豆、自製水質軟硬酸鹼值的挑剔,後來連水都自己生產。我覺得他人雖身處在小巷弄,眼光卻直往國際去。

 

 

我想起日本知名木工設計師三谷龍二,2011在於松本市一間廢棄的舊煙草店,開的設計選品店「10cm」,也陸續在小小的店裡頭增添驚喜,像是將咖啡角落的露台取名SUIJINYAMA咖啡店,在隔壁夜晚可聽樂團演奏的酒吧,取名五月亭。用名字賦予小地方新靈魂,心境上也彷彿有了大宇宙。


三谷先生將生活中的每件事如同單位是10公分的基礎一樣,用心經營,心裡意外獲得充實和滿足,他說:「回歸原點,就能再一一創造出生活中的一切,而這正是每個『生活者』內在的強韌力量」,即使面對眼前那條難以跨越的河,雖然不是太寬,就是難以邁開腳步的每個人,以此勉勵跨出人生的重要一步!

 

小小的家,小小的車子,小小的店面,和小小的湯匙與積木,三谷先生圍繞在小所形成的孤獨世界裡,卻透過10公分結識更多製作者,和觸碰到他們內心深處的「根」,讓創意與靈魂從中自在交流。

 

對照日本松本市的「10公分」小店與屏東市的Eske Place Coffee小咖啡館,我在乏人問津的巷弄間,看見革命與靈魂的目的正是為了用極純粹思想和世界對話。他們在分享一種體驗,一種快樂,一種店雖小卻直往大世界的開闊理想。Tony的下一步呢?我好奇著。

 

 

「我期待在同樣充滿陽光的日本沖繩,能有一間分店。」三谷龍二在《10公分》出版的書裡也說:「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其實也相當令人期待!」

 

何謂革命,是執拗的生長在堅硬石縫間的株株小草,是永遠能找得到陽光照耀的樂天和韌性,他們選擇逃離舒適圈,給自己一個機會,成為沒落城市裡那個閃閃發亮的靈魂,革自己的命,也革世界的命。

 

你也會想看:

從不會生活,變成會生活的人

 

圖片提供:
蔡瑞珊

蔡瑞珊

蔡瑞珊

文章 5

青鳥書店創辦人,新媒體文化人、主持人及節目製作,從傳統電視跨新媒體在小書店裡實現創作思想性節目。現任書媒體《書沙龍》策劃者, 曾任《天才衝衝衝》、《POWER星期天》、《圓夢巨人》《華視生活雜誌》《莒光園地》節目製作和主持;國際展覽《追夢・永遠的鄧麗君特展》策展人;並以《巷弄裡的那家書店》和《書店裡的影像詩》入圍第49屆金鐘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