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物美價廉說再見

by  劉昭儀

來聊聊:國道五賞櫻團翻車,祈願所有亡者,在另一個世界看見更美好的風景

 

2009年,黑暗世界伊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旅程即將結束,我們坐在因路況不佳、沿途搖晃的小巴士上,我開始跟坐在副駕駛座的當地導遊殺價。旅途中有些安排不如人意,我片面的想著…旅行社至少要降價來補償吧!

 

天好黑、人也好黑,我完全看不清楚周遭的道路,只看到導遊的後腦勺,一直搖頭,以及他堅持原價的回答…我還不死心!繼續進攻巴拉巴拉巴拉…突然急剎車猛停,我只看得到導遊轉過頭來,一片漆黑中,凌厲晶亮的眼神,我識趣的摸摸鼻子說OKOK,然後一路揪著心,直到看到機場明亮的燈光,我才鬆了一口氣!

 

發生這件算是我最兇險的旅遊經驗之前,我總認為殺價是美德、是一種能力的展現,畢竟從小媽媽不都是教我們要勤儉持家、精打細算、貨比三家之後,用在刀口上,才是王道?

 

所以,最近的賞櫻團遊覽車發生最嚴重的公路事故之後,除了旅遊業的不正常工作環境與產業結構、以及政府的相關管理把關之外,我想身為消費者,尤其是常常幫家人決定購買行為與限度的我們,站在消費的最前線,能不能改變什麼呢?

 

 

我們總是習慣比價優先。殺很大的折扣,毫無疑問可以第一時間抓住我們的視線與荷包,天真的以為,可以因為種種不得已的理由,忽略生意人也要買菜、付房錢、繳學費、養小孩的現實;或是企業可以放棄追求利潤的商業法則,幸運的像婦聯會一樣,從天而降做個家大業大的公益團體…只求付出不求回報?

 

很好笑嗎?什麼時候我們竟造就了消費循環的一齣荒謬劇?當我們推崇物美價廉的消費價值時,我們似乎忘記更細緻地推敲,這種表象的背後,到底是壓縮了哪些合理的利潤?或是犧牲了應有的品質?有人竊喜佔便宜的同時,會不會有人因此被壓榨得肝腸寸斷?

 

再回到旅行的經驗來舉例:很早以前試過幾次廉價航空,不是飛機誤點、就是降落在超偏遠的機場,若再加上諸多關於行李座位,以及機上餐飲的限制,還有只要發生使用的需求,一樣要付費的條件…種種機關算盡,我還是覺得整個旅遊的經驗或品質,因此也跟著廉價起來,而這似乎與最初旅遊規劃的目的大大抵觸,因此,廉價航空很快就消失在我旅行的天空中!

 

 

還有一例是:當媒體嚷嚷著「CP值」讓民眾一窩蜂追求的同時,不知不覺我們親手促成了近幾年來流行的平價時尚中,非法童工、血汗勞工、品質低落造成大量快速淘汰成衣而雪上加霜的環保隱憂等…這樣的代價,所有時尚或不時尚的人們,都必須一起穿戴承擔!

 

至於這幾年恐怖驚悚的食安風暴,我就略過不提了喔!

 

所以我說,應該跟其實沒有這種存在的「物美價廉」說再見了!如果消費的預算不變,憑著過去以來對「精打細算」的長期訓練,應該讓我們能夠因應更聰明的消費選擇,去尋找「物美價合理」的商品、去搞清楚日常消費的結構鏈、再次檢視,到底要買得包山包海?還是買得恰到好處?

 

我自己也常常面臨在工作上要為小農商品訂價的抉擇,忠實的反應成本,再加上合理利潤,不僅僅是公式般的導入結果,通常還會想著市場行情與客人的接受度,多方拉扯時只能依存自己的初心:到底為什麼要賣這個?

 

所以我完全能夠明白,大家每次掏錢時,內心可能百轉千迴的小劇場…猶豫不決的時候,或許就試試我的做法吧?問問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要買這個?

 

當愈來愈多的我們,找到真實的答案時,或許我們可以漸漸改變目前的消費價值與環境…那個時候,我們才能一起微笑地欣賞美麗的櫻花盛開!

 

你也會想看:

生態一綠,地球就芬芳了!

顧瑋 捧紅限定版台灣好食

李寶蓮 推行友善耕作與土地共好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37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