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愛麗絲,走向更大的世界

by  馬欣

《愛 麗絲夢遊奇境》是經典童書,但有時更像本大人的求生指南。提醒我們,腦海的世界要夠廣大,有時才能夠堅強面對外面的世界。這本書在電影史上從沒被束之高閣,各大導演三不五時以這本書切入奇幻與殘酷交錯的現實,可見兔先生是許多創作者的領路人,永遠在前方帶著我們,跟好啊!必須愈來愈堅強的你。

 

寫稿的時候,我窗外正下著綿綿的雨,綿密度驚人,這雨已經無法無天地下了兩三天,這個島如進入一種淺寐狀態,似靜候著什麼變化,從2015年底就有這氣氛,人們雖熱衷談著水逆,也開始想到自己未來的不確定性,未來一切都變成未知,人們猜測著、揣度著,我們是仍在這水漬漬的年代密室裡,但已經可以感覺到外面的變化正風起雲湧,有人側聽著,有人打起盹來。

 

 

這連日的雨之牆,讓我想起之前看過的電影《不存在的房間》,被囚禁多年的女主角僅能從屋頂天窗觀察天色,無論是雨、雪花還是一片落葉、都異常珍貴,因為那是她跟外在唯一的連結,可以看上良久,想像外界世界的自由。女主角小時候陌生人被誘拐當性奴,孩子也跟著她被困在那幾坪大的小房間長大。那房間簡陋異常,但小桌上有本童書格外搶眼(且不只出現一次),應是女主角為她兒子求來的,那本叫做《愛麗絲夢遊奇境》,故事中描寫著一個女孩跟著兔子先生,展開了她另外一個世界的冒險,那世界似乎無窮無盡,愛麗絲在其中就算受困,身形也可以變大變小而跑走,碰到各型各樣的動物,裡面也有霸道自滿的王權,等於萬象世界的縮影,另一個跟人間共存的平行宇宙,在書本打開時,就能隨著想像力鑽了進去,結局甚至留有愛麗絲可能沒真正出來的伏筆,因為此書作者卡洛斯是數學教授,將那個世界精算出一個方圓,廣闊而周密,也因此更形真實。

 

於是我們在《不存在的房間》後半段,女主角跟小男孩終於逃出密室,回到家後,某一日,外婆為男孩做六歲的生日蛋糕,外婆安慰小男孩,說從密室出來以後,外面的是甚麼都有的大世界,小男孩童言童語透露了他之前的生活之道:「房間不見得比世界小,那裏的世界也可以非常寬廣。」小時候的他從被拘禁的小囚室的衣櫥中,習慣幻想著各種東西,甚至幻想出他養了一隻狗,是的,電影裡的現實非常殘酷,甚至因為小孩子的「逃遁方式」,更顯得故事殘酷不堪,但有時人必須在腦中拓展出一個大天地,因為我們的人生處境有時會被困住或泥足深陷,人生必然有逆境期,這時腦中那個世界,如果你長年以想像力將它拓展得夠寬廣,你腦海與外界「兩邊」來回,看這現實世界會是另一種眼神與角度,即使在順遂時,也會提供你很多生之樂趣,至於哪邊是真實,其實對人生來說,兩邊都是真實。

 

這也令人想起另一部電影《渴望》,女主角是一高中生,面對充滿霸凌的校園文化與家庭破裂,她妝台上也是一本《愛麗絲夢遊奇境》,這是一個經典童書,但更像一本求生指南,腦海的世界要夠大,有時才能夠堅強面對外面的世界,這本書歷久不衰,在電影史上從沒被束之高閣,各大導演三不五時以這本書切入奇幻與殘酷交錯的現實,可見兔先生是許多創作者的領路人,永遠在前方帶著我們,跟好啊!必須愈來愈堅強的我們。

 

 

圖片提供:
http://allthefreestock.com/

馬欣

馬欣

文章 42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