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稍慢:立志讓台灣成為世界採集的中心

by  王南琦

林芝宇帶著她的愛人「寶寶」出發,遠赴祕魯、美國、中國、香港等地四處採集,印證她所言不假:「台灣以後一定會成為世界採集的中心!

 

 

第一次看到「雜草稍慢」的林芝宇,是我去駁二參加「城市採集」,芝宇帶著我們一行十餘人走踏鹽埕社區,學神農嚐百草,用嘴巴重新認識高雄這一塊土地。在水泥叢林的城市裡,仔細往路邊草地找,有原住民民俗療法中生吃可以治胃痛的「紫背草」;嫩葉可當沙拉、老葉可打青醬、枝幹曬乾可煮青草茶的「大花咸豐草」;花朵跟百香果一樣美麗的「三角葉西番蓮」…等,大夥兒跟著芝宇老師採一籃野草,煮一鍋獨一無二、專屬自己的雜草茶。

 

怎麼會想到採集雜草來煮茶呢?原來是林芝宇之前到深山採集時,竟然發現整條產業道路枯黃一片,「一定是被噴了除草劑!」她氣憤填膺地想,說時遲那時快!旁邊的野溪竟然飄來了一隻死螃蟹!

 

「土地不會說話,我要為土地煮一鍋茶!」林芝宇發誓要走遍台灣的土地,採集每一片土地上長出的雜草,為土地煮一鍋雜草茶,讓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了解「天生我草必有用,每一種草都有名字,沒有任何一種草叫雜草!」希望更多人認識雜草對我們的好處,人們不再視雜草為眼中釘,自然就可以減少除草劑的使用,大地就不會枯黃一片,了無生機!

 

 

 

眼前這位赤著腳,穿著「漂撇」的雜草藝術家,你很難想像四年前,她還是坐辦公室的OL。原本在某上市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的林芝宇,工作環境其實相當不錯、待遇也還算優渥,但她卻越來越不喜歡自己的工作,上班時常無精打采。有一天,從小就很愛畫畫的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用筆畫出任何圖案,她知道這樣的日子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於是,她辭掉穩定的工作,決定給自己三五年時間,好好探索人生!

 

 

「當初真的不應該第一站就去台東的!」林芝宇笑著跟我說。

 

她逃離擁擠的台北,來到了熱情的台東,跟著當地的原住民朋友每天喝酒跳舞享受人生,林芝宇發現自己愛上了台東的大山大海,再也沒有辦法回台北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了。

 

第二站,林芝宇來到好山好水的宜蘭,在農場打工換宿的她,每天都有拔不完的雜草。有一天,日正當中,芝宇又在跟永遠拔不完的雜草奮鬥,隔壁的阿公走過來看了一眼說:「『土香』可以治感冒,不要亂拔啊!」在田裡揮汗如雨的她,霎那間像被雷公打到,想起小時候住在農村,街坊鄰居的阿嬤們會煮很苦的青草茶硬逼著孫子喝下去,說是可以清涼退火;打球不小心扭到或是瘀血時,阿嬤會去採一種胖胖的葉子搗碎敷在患處,冰冰涼涼的,很快就消腫了。她想起這些往事,以前農村婦女,隨手可得各式各樣的野草,或煮茶、或治病、或做料理。「為什麼我們現在卻視雜草為十惡不赦的大壞蛋,非得要斬草除根不可呢?」

 

林芝宇帶著心中的大哉問,繼續她的環島之旅,終於在國境之南「恆春」遇見一位在深山修行的青草師,她拜託青草師:「我想學青草茶!」就這樣,芝宇天天跟著青草師走進深山,認識土地上的萬千花草,練就她今日媲美「雜草圖鑑」的過人資料庫。

林芝宇(右)與寶寶(左)赴祕魯、美國、中國、香港等地四處採集。簡榕辰 Annabelle Chien / 攝影

 

也是在國境之南,芝宇開始在墾丁市集煮雜草茶,遇見了同在市集擺攤算塔羅牌的「寶寶」,她被寶寶的神祕深深吸引,寶寶則是被芝宇的雜草茶徹底收服,命中注定的兩個人從此綁在一起,吵吵鬧鬧分分合合,芝宇笑著說:「寶寶是我的創意繆思,跟她吵架時,我的靈感就會瞬間凍結,甚麼也畫不出來!」

 

去年11月,芝宇跟寶寶決定展開她們的世界採集之旅,從香港開始,一路去了福州、杭州、上海。「我們在台灣認識了香港採集的朋友,在香港又認識了福州採集的朋友,就這樣一路跟著採集人的腳步最後去到了秘魯。」

 

「祕魯?我只知道祕魯有馬丘比丘跟廚神阿庫里歐。」我很好奇芝宇為什麼要去祕魯?

 

「因為我們在上海遇到了一位朋友,她計畫要去祕魯尋找亞馬遜河的『死藤水』,我以前就對『死藤水』有著莫名的想像,一聽到她的冒險計畫,馬上就買了機票跟著一起出發去亞馬遜河大探險了!」芝宇語氣中難掩興奮,可以感受到這趟旅程真的讓她印象深刻!

死藤水(克丘亞語:Ayahuasca),將死藤藤蔓與貽貝類植物chacruna混合在一起就成了帶有迷幻作用的死藤水,為亞馬遜原住民的傳統用藥,用於治病和通靈,據稱可治療身心靈,相傳這種文化已有 5,000 年歷史。飲用死藤水後,因為二甲基色胺(DMT)等物質發揮效用,使人陷入所謂「通靈」狀態,因此被當地的美洲原住民廣泛應用於宗教儀式中。林芝宇 / 提供

 

「環遊世界回來之後,你還是認為台灣未來會成為世界採集的中心嗎?」我回到起點問她。

 

芝宇又出現她那招牌式的靦腆笑容:「這半年來走過香港、中國、美國甚至祕魯,我更加肯定台灣未來會成為世界採集的中心!因為台灣的生物多樣性與人民的環保意識早已是中國及香港的指標。我跟中國或是香港的朋友聊起生態、有機、小農這些關鍵字,他們都是把台灣當作範本來追尋的。」

 

訪談終了,我問了芝宇:「回到台灣,下一步有什麼計畫嗎?」

 

她兩眼發亮手舞足蹈地說:「你知道台北公館圓環旁,有一座小山叫做蟾蜍山,曾經是清代通商的古道,名曰『公館』;乾隆年間設置『瑠公圳』;日治時期,在蟾蜍山腳下,設立農試所,成為台灣大學發源地。你可以想像在熱鬧的台北市區,矗立著一座這麼有歷史又充滿原始風貌的小山丘嗎?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蟾蜍山保留了豐富的林相與生物多樣性。我六月份就要開始進駐蟾蜍山的『城南博物園區』,採集雜草,煮雜草茶,讓更多人可以透過喝茶,分享台北城南的故事。」

 

 

下次經過公館,別忘了走一趟蟾蜍山,找芝宇喝一杯「雜草茶」,看看今天土地給了我們甚麼配方?因為芝宇說:「快樂的草就是藥!(艹+樂=藥)」

 

【雜草稍慢】

不定期舉辦採集活動,詳情請見臉書http://bit.ly/2GieRPs

 

同場加映

七喜廚房:蔬果與人一樣,沒有所謂的剩餘

頑童校長蘇偉馨:垃圾都是可造之材

草藥放山浴,吳秀娟用台灣土地的能量設計SPA

路邊採集:嚐嚐野菜競爭力

小村物語:草地師傅農博士

圖片提供:
簡榕辰 Annabelle Chien, 雜草稍慢

王南琦

王南琦

文章 12

曾經腦子裡只有LV跟Chanel,曾經眼睛裡只有紐約、巴黎與東京,卻在走遍世界各地之後,猛地驚覺原來最美的就在身邊。台灣農村是我們足以傲視各國的珍貴文化遺產,希望透過「小店小革命」專欄,記錄帶著女兒小乖尋訪台灣319個鄉鎮的發現與心情;在農村光速消失的現在,帶著女兒一起,持續找尋台灣永續農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