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去流浪 不浪漫的旅行  女生繼續去流浪

by  非常木蘭
若不是為了浪漫,旅行的意義是什麼?旅人自己要去找尋答案。

「如果想追求浪漫,千萬別去流浪!」參與2014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的作曲家林芳宜斬釘截鐵地說。

講起在新疆車站過安檢掉錢包的驚魂記,芳宜說得活靈活現,即將踏上旅程的「學妹」--2015年雲門流浪者計畫獲選的幾位女生,聽得目瞪口呆。

流浪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林芳宜/提供
若不是為了浪漫,旅行的意義該是什麼?旅人只能靠自己找尋。為了鼓勵女生追尋自我,非常木蘭自2014年起贊助入選雲門「流浪者計畫」 的女生旅行經費,並於官網開闢專區,分享她們途中的心情轉折、衝擊震撼。2015年,我們也繼續支持女生勇敢出走。 

辦公室裡的背包客    學姐學妹相見歡

流浪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正因如此,異地生存的經驗更需傳承。於是我們在2月的第一天舉辦午茶會,邀請2014年與2015年的女性流浪者見面交流。當辦公空間化身背包客棧的交流客廳,促使旅人們選擇出發的那份對生命及自我的思索,也在真誠談話間,梳理得更加清楚。

2014年與2015年的流浪女生見面,交流經驗。
與芳宜同音不同名的林芳儀,學的是生態與演化生物學,目前為宜蘭農婦,用友善土地方式耕作。上一次的旅行,在北極!包括她自己,來自不同國度的四位女生,為了研究鳥群生態,在無人的極地紮營。為了防範北極熊來襲,必須時時槍不離身,但她說:「那時最困難的不是環境,而是獨自一人、只能被迫與自我對話,真的不容易。」但即使在只有彼此的大自然面前,四人還能上演勾心鬥角戲碼,芳儀的敘述,逗樂了眾人。
林芳儀為了鍾愛的鳥類,隻身前往極地參加探險團。林芳儀/提供
友善環境必須在生活中身體力行,才能找到與自然共生的方式。林芳儀/提供
如今,芳儀將再度前往土耳其,尋找從學術高端走入人群,將自然保育落實為生活的方式。「女人偶爾也需要從太太、母親、媳婦的角色中出走。」她慶幸有先生無私的支持。
陳惠萍鏡頭下記錄了南洋姐妹的故事。
 有人說,旅行是為了回家。朋友暱稱哈比的陳惠萍,或許是透過出走找到自己的歸屬。「我的個性比較害羞,所以選擇躲在鏡頭後面,與人群接觸。」這位紀錄片編導,因為不擅長介紹自己,製作了一支完全沒有話語的影片,作品中所透露的真誠、溫柔與細膩,令人感動。

而她的同學黃琇怡選擇前往正在興建大壩的湄公河探查,為雲林故鄉人民被指責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事件,尋找答案。

流浪的可貴   在於過程的體驗

2015年,即將分別出發的流浪女生林芳儀、陳惠萍、徐思婷、許雅菁、黃琇怡、鄭欣娓、彭靖雯,將分別前往土耳其、泰國、印度、日本、越南、尼泊爾。

許雅菁期望引進日本觀念做法,改變父母慣行農法。許雅菁/提供
無論是從北海道地產地銷的直賣所、土耳其保育草根組織身上,為台灣農民與生態環境找出路;或探訪南洋姐妹會新移民朋友的家鄉,或從瑜珈發源地尋找身心靈平衡的所在,她們在路上所發現的風景、所經歷的種種,必帶來不同以往的衝擊。

流浪,或許不浪漫,但必然深刻。她們也將陸續為非常木蘭讀者呈現最貼近流浪者真實感受的第一手分享。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29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