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女力 吉絲卡用愛陪伴口足畫家丈夫

by  Asuka Lee
受丈夫影響,吉絲卡也拿起畫筆,將多年來的相處點滴化為畫作。

花蓮縣壽豐鄉豐田村一棟矮平房裡,電視上方的牆壁,掛著一幅畫作,畫中失去三隻手腳的父親,慈祥照料懷中新生兒。這是口足畫家簡慶東根據自己的照片所繪製的「自畫像」。那時他的孩子才剛出世不久,當時拍下這一幕的,正是來自菲律賓中部怡朗市(ILO-ILO)的愛妻吉絲卡。

 

 

看護變牽手 愛能超越身體障礙

 

簡慶東原本是電纜工程師傅,一次觸電意外昏迷重傷,急救後雙手跟左腳都被截肢,身上四肢只剩一隻右腳完好。由於無法自理生活,家人透過仲介雇用菲律賓籍的吉絲卡擔任看護。

 

吉絲卡初來台灣時中文不流利,常常弄錯指令,讓簡慶東大發雷霆,她難過到想放棄工作回家。但看到簡慶東失去三隻手腳仍努力生活,加上要負擔故鄉弟妹的學費,便咬牙撐下去,先努力學習中文,並付出更大的耐心與愛心包容簡慶東。日子一天天過去,兩人的磨擦逐漸消弭,取而代之的是家中的聊天歡笑聲。

 

三年過去,吉絲卡工作合約結束返鄉,簡慶東才發現,已不能沒有這位將他照料得無微不至的菲律賓女人,於是撥了通越洋電話給吉絲卡:「請問妳願不願意嫁給我,陪伴我一輩子?」(你也會想看:罕病畫家徐芳薇 我不是只有勇敢

吉絲卡(左)與簡慶東(右)證明愛能超越身體障礙與文化差異。

婚姻是人生大事,簡慶東決定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表達迎娶決心 。從沒出過國的他,獨自克服種種障礙,搭飛機到菲律賓見吉絲卡的父母。接機的吉絲卡及家人,被這股強大的意志力感動,答應了婚事。兩人2003年結婚,再度踏上台灣的吉絲卡,身份從「外籍看護」變成「新住民」,彼此愛的結晶也在隔年誕生,孩子出世與愛妻的陪伴,讓簡慶東逐漸找回生活的樂趣。

 

拿起畫筆 與丈夫一同創作

 

某次簡慶東參觀口足畫家的畫展,被這種創作方式感動,決定學習口足作畫。初期必須忍受身體痛楚,用腳趾和嘴巴叼著筆桿,一筆一畫慢慢描繪,他進步神速,如今已是當地頗有名氣的畫家,曾在花蓮慈濟醫院開過畫展。

 

受丈夫影響,吉絲卡也拿起了畫筆。沒學過繪畫的她不知道畫什麼,便以多年來與丈夫的相處點滴為主題,一張一張畫出她從菲律賓來台灣擔任看護、丈夫為愛走天涯、打動她願意結婚相伴一輩子的故事。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須文蔚看了非常感動,親自執筆為這段故事撰寫文稿,搭配畫作結集為《吉絲卡的願望》一書,透過花蓮縣數位機會中心出版。新書發表會2014年5月在東華大學舉辦,當天吉絲卡與丈夫、孩子一同出席,分享她樂觀面對人生的積極態度。

(你也會想看:聽不見的舞者 林靖嵐奪選美后冠)

 

 

遇見摯愛 台灣成為第二故鄉

 

時常接受媒體採訪的吉絲卡,可說是豐田村最紅的新住民。然而鎂光燈背後,吉絲卡一家的生活十分困頓。身為唯一經濟支柱,必須為一家三口生計打拼,訪問當天早上十點,她才剛結束種草皮的工作回家。我忍不住問她:「如果人生能再做一次選擇,妳願意再來台灣工作嗎?」

 

「花蓮有山有海,沒有大城市的擁擠,跟我的故鄉很像。這邊的人也很照顧我,本地的、外籍的姊妹都對我都很好。更重要的是,深愛的丈夫在這裡,親愛的孩子也在這裡,如果沒有來台灣,我就不會遇見他們了。」吉絲卡頓了頓,緩緩的說:「是的,我願意再來台灣。」

 

 

豐田村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秘書游雅帆說:「吉絲卡聰明伶俐、學習能力又好,我一直邀她來協會當全職工作人員,但她每次都婉拒了,至今只做兼職工作,希望多點時間照顧先生與孩子。」

 

談起愛妻,簡慶東僅微笑回了兩個字:「很好!」吉絲卡來台灣後的第一套新洋裝,就是丈夫託親戚買來送她的。話不多的丈夫總是用實際行動表達對妻子、孩子的愛,如同那幅將孩子慈祥擁在懷中的畫作。愛,是吉絲卡與簡慶東要送給孩子的傳家寶。

 

「移人女力」系列由「非常木蘭」與「移人」共同企劃

圖片提供:
Asuka Lee, 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Asuka Lee

Asuka Lee

文章 3

本名李岳軒,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碩士。人生充滿著誤打誤撞,五年前誤打誤撞進入移民工報紙,2016年又與一群伙伴誤打誤撞成立《移人》- 台灣第一個專門報導移民工的網路媒體,並擔任編輯總監至今,繼續實踐屬於自己的新聞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