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身體,自由的人 宅女小紅與林念慈 私密話題大聲說

by  李玉玲
女人可以從正視和了解自己的身體,建立信心,珍愛自己。

春雨濕冷的四月天,上了一天班的OL,沒趕著回家,而是提著自己的抱枕來到台北華山文創園區,赴女人的私密約會。

宅女小紅(左)產後復出第一場活動,與林念慈開心暢談。林敬原/攝影
非常木蘭「女人沙發Women's Talk」推出以來,讀者反應熱烈,今年,與華山攜手策畫公開的沙龍聚會,第一場「私密話題大聲說」,邀請人氣部落格作家、「胯下界天后」宅女小紅,以及推廣布衛生棉的社會企業「棉樂悅事工坊」負責人林念慈對談。
現場旗海般的小碎花「裝置藝術」引來好奇,日式拖鞋?答案揭曉:女人每月都會使用的親密夥伴─衛生棉,而且是棉布縫製的。密會就從「她」 (月經)談起,女性羞於啟齒的私密事,這一晚毫無禁忌,大方說出來。

 

問:談談青春期面對初經以及性徵出現的心情。

宅女小紅(簡稱「紅」):我快四十歲了,成長的年代還是民智未開,開始穿胸罩、月經來了,都會覺得很害羞。生理期原本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學校卻用了很不自然的方式,要我們幫月經取個親密的小名,天啊!我要叫「她」瑪麗嗎?小冊子畫了蛋糕,全家一起慶祝,真的很邪門。念慈是七年級生,學校還這樣教嗎?

宅女小紅(右)與林念慈(左)大方暢談第一次的月事經驗。
林念慈(簡稱「慈」):我三十二歲,初經好像是小學五六年級吧,上舞蹈課在更衣間換衣服,發現內褲紅紅的,也沒理,連外漏都不知道,回到家媽媽發現,很開心告訴家人。學校健康教育究竟教了什麼,記憶很模糊,只記得看過一個性交動畫影片,全班很震驚。

 

問:尼泊爾傳統認為女生的月經是不潔的,台灣也有月經來不能進廟的說法,很多國家好像還存在對女性身體的禁忌?

慈:印度教傳統認經血是不潔的,初經來時要被隔離。去年還在尼泊爾報紙看到一則駭人聽聞的消息,一個女生月經來被隔離在茅草屋,晚上被老虎咬死。二十一世紀還有女性遭遇這樣的對待。

我的工坊在尼泊爾山上農場,一次巴基斯坦有機農夫團來參訪,他們問工坊是做什麼的?擔任翻譯的巴基斯坦女生臉都紅了,這個話題在巴基斯坦同樣少被開啟。但在台灣擺攤賣布衛生棉,反倒沒有想像中避談。

念慈在尼泊爾婦女成立工坊,與當地婦女合作生產布衛生棉。

問:小紅的文章從大姨媽遲到、剪會陰……,什麼都能談,現實生活中妳對性的態度為何?

紅:寫胯下事完全是無心插柳,第一次是因為得了尿道炎(現場笑聲),有什麼好笑的,常憋尿就會呀!

就醫過程很有趣就寫出來,男同事會認為性行為蓬勃才會得尿道炎,怎麼有這種奇怪觀念。後來又把抹片檢查也寫出來,當成一個器官看待,慢慢越寫越多,我不是一開始就跨過那條線,而是慢慢接近。有些八年級生可以很自在談這些事,我還不能。

犀利鮮明的小紅風格,被改編為舞台劇《修昂APP》,好評不斷。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提供,陳又維/攝影

問:念慈的第一片布衛生棉好像是男友買的,現在工坊也有男性銷售員,談談不同世代性觀念的改變?

慈:2012年辦了第一場活動「翻滾吧!布衛生棉女孩」,買了世界各國布衛生棉參考,畫版型,製作sample,也有男生來參加,他說想更認識媽媽、姐妹和女友。之後辦的DIY工作坊、讀書會也有男性或情侶報名。

棉樂悅事舉辦各式工作坊,透過子宮圖繪畫、布衛生棉DIY,正視女性身體。
目前工坊有「布衛生棉男孩」 擔任銷售員,和客人談話,所有疑慮都解說得很詳細,女性顧客還開玩笑問:「你是不是有月經?」

 

問:小紅從書寫中更認識自己的身體?

紅:多少會。開始寫部落格後,我發現以前覺得害羞的事,寫出來,很多人都會留言分享她們的經驗。生完孩子後得了痔瘡,只能以天崩地裂來形容,把痛苦的心情寫出來,一堆媽媽留言說她們也有,心中的大石頭突然放下。當我們勇於面對自己,就會跳脫束縛,覺得很丟臉的事,其實只是自然現象。

 

問:現在的妳更有自信?兩性關係更健康嗎?

紅:應該是說以前覺得是問題,現在越來越覺得不是。最近太常把痔瘡掛嘴邊,老公聽多了,有一天問:需要幫妳看一下嗎?當妳心態健康,就不會擔心老公發現我那裡有個東西,好害羞!

宅女小紅的文字,解放眾多讀者內心的害羞與擔憂。

問:妳會如何教育妳的寶寶?

紅:最近幫兒子換尿布,男生尿尿是會噴的,還會噴到自己,我很困擾,盯著它看,這輩子從沒有那麼認真地觀察男性生殖器官。

 

朋友的兒子三歲了,喜歡抓自己的生殖器,我想如果我的孩子也開始抓,要如何面對?說「雞雞」?或是用學名稱呼?有一天老公尿道炎,醫生看病時竟然沒說陰莖,而是說「雞雞」,今天好像是我這輩子講最多「雞雞」的一次,好害羞!

問:念慈從事布衛生棉推廣,對於身體也有不同的認識?

慈:當初帶領尼泊爾婦女使用布衛生棉,自己也開始使用,覺得很舒服,更發現與身體的關係有了改變。

 

清洗布衛生棉可以觀察經血的狀態,身體不好時,血是暗紅色,帶有血塊,一位朋友手術過後第一次經期,是非常深的紅色,還有許多血塊。所以,身體狀況經血會告訴妳,非常神奇。

布衛生棉不只環保,更開啟與自己身體自在相處的契機。
用布衛生棉之外,我也開始穿無鋼圈棉質內衣,真的很舒服,現在也不太化妝,一步步觀察自己的身體,慢慢調整到最舒服的狀態。

 

問:美國劇作家恩斯勒的劇作《陰道獨白》四月在台北演出,這齣戲已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上演,並發展為終止婦女暴力的V-day義演,女性身體的不被認同,導致世界上還有歧視、性侵等暴力,兩位認為還有哪些可為女性平權發聲的方式?

慈:第一次看《陰道獨白》是2006年,在三重一間老戲院,入口設計成很緊的陰道口,看到阿公觀眾也在鑽,很尷尬。看完戲參加工作坊,要演出自己的高潮,害羞到爆炸!很多台語髒話都在罵女性器官,第二年的演出有一段觀眾互動,大家一起高喊「雞巴」,為「雞巴」正名。

 

這是一齣非常棒的戲,有美好的、戰亂的、也有遭受暴力的陰道故事,它讓我們更了解自己與身體的關係。

紅:《陰道獨白》剛在台灣演出時曾找過我,當時,找不到可以和陰道對話的話題,現在,我生過孩子,陰道很有事,可以找我了。

 

最近在部落格寫兒子有包皮,想趁他還小時割掉,馬上引來男生撻伐,連老公都對兒子說:媽媽要「傷害」你!男生有沒有想過:女人生孩子會陰要被剪開,傷害更大。

 

問:念慈從擔任志工進而成立棉樂悅事,創業需要那些準備?

慈:我一直想把國際服務做得更深化,29歲決定創業。很多人認為,得先念學位或學技術,但我連縫紉機都不會就開始了。棉樂悅事去年底成立公司,但從2013年3月就開始雇用尼泊爾婦女製作布衛生棉,現在有六人,她們做得很開心,產品也賣得出去,一步步成長。

阿嬤的年代也是把布當衛生棉,只不過是舊布或破衣服折一折,棉樂悅事同樣用布,但是用好的、漂亮的棉布。因為,尼泊爾同花色布料無法大量生產,每款都是限量的,每次月經來用不一樣花色,心情也會很好。

 

問:用過的衛生棉帶在身上會有心理障礙嗎?

慈:拋棄式衛生棉大部分材料是石化副產品,經血悶在裡頭產生細菌,才有異味。布衛生棉是純棉、透氣的,血乾掉後,不會有什麼味道,放在收納袋回家再洗就可以。

問:念慈剛從日本回來,談談到國外推展布衛生棉所見所聞。

慈:擺攤時認識一位日本女生,也用布衛生棉,曾參加工作坊學習如何排經血。古時候,日本女生穿和服,不穿內褲,月經來時必須練就可以hold住的方法。那女生說,當意識到經血要來,先hold住,再去廁所用力排掉。學會hold住經血,一天一塊布衛生棉就夠了。超神奇。

紅:好想知道怎麼hold住。

 

慈:應該是很有意識感受經血的存在,也就是看到自己的身體,重新與月經產生關係。當我們習慣拋棄式衛生棉,有了血就再換一片,經痛就吃止痛藥,這些都阻斷我們和身體的連結。布衛生棉沒有防水層,會開始意識到經血量;要清洗,就會觀察,慢慢和身體建立起新的關係。南美洲稱月經為蛇與月亮,蛇會脫皮,月亮有周期,月經是每個月的蛻變與重生,是一件美好的事。

棉樂悅事新推出的布衛生棉禮盒,吸引聽眾討論詢問。

問:小紅一篇文章「小姨媽初體驗」,談「月亮杯」試用心得,妳用過布衛生棉嗎?

紅:我用過月亮杯,沒用過布衛生棉。大家知道月亮杯嗎?一個杯子塞進去,真的非常不習慣,擺在那裡都不對,太深怕拉不出來,太淺怕掉出來。年紀越大越喜歡比較環保的東西,很想試試布衛生棉,只是,已經一年多沒月經(懷孕生產),現在和她(月經)好不熟噢。

 

問:小紅是OL、部落格作家,現在又多了媽媽身分,如何分配生活?

紅:剛開始寫專欄時會想:怎麼有辦法一個禮拜寫一篇,當一周要交五篇,只寫一篇就覺得好輕鬆。事情臨頭不得不面對,就會發現人有很多潛力。現在的我像阿信,揹著孩子做事、寫稿,老公做事會要我把孩子帶遠點,不要吵他,我卻可以在孩子屎尿和哭聲中寫出一篇篇讓人讚嘆的文章,女人是不是比較厲害呢!

不過,我還是要告訴女性朋友,孩子生下來,就要讓先生學著換尿布、洗澡,要和先生站在同一起跑點學習,女人也有自己的人生,千萬別把照顧孩子全部攬在自己身上。

小紅呼籲女人即使走入婚姻,也能在婚姻與自我實現中找出平衡點。
男女平權要從小事情開始,我現在致力推廣讓老公做家事,希望將來可做到過年不用回婆家。為什麼兩個人結婚,女生就得回男生家過年,我知道短時間很難改變,先從做家事開始,希望透過自己不斷「哭夭」,改變家裡的不平等。

問:棉樂悅事成立到現在,看到什麼改變?

慈:我在尼泊爾做的是把話題打開,這個計畫運作兩年來,背後有很多尼泊爾男性的幫忙,我問當地村長為何願意支持,他說,可以幫到太太、媳婦、女兒,Why not?

圖片提供:
林敬原、林念慈、自轉星球文化創意事業有限公司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5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