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導力 莊淑芬如何成為莊淑芬?「我從女人身上學到的比男人多。」

by  蘇惠昭
以「伊莉莎白總裁」為師,不要因為性別,自我設限。

女性典範也有自己的女性典範。

 

1999年,莊淑芬看了電影《伊莉莎白》,終於找到她人生中最後的典範,理由有三:

 

之一,女王是歷史人物,年代久遠,一切豐功偉業蓋棺論定矣。之二,其成就超越男性,二十五歲登基,統治大英帝國四十五年。之三,雖終身未婚,但女王的智慧與美貌,在感情世界依然強勢主導,心清目明。

 

 

當時的莊淑芬進入台灣奧美廣告十四年,戰功彪炳,被媒體封為「廣告界女王」,「女強人」之名如同影子般黏著她。即使如此,電影中的伊莉莎白一世仍然讓莊淑芬欽慕不已,感覺到一股推力,於是以女王為標竿,她寫下了給自己的十條自勉清單:

 

1. 絕不終止學習,儘管過程辛苦艱辛。

2. 絕不肆虐身心,永保最佳身心狀態。

3. 絕不置身度外,當危機降臨考驗一切。

4. 絕不衝動行事,評估風險沉著應對。

5. 絕不鄉愿行事,集思廣益採納眾議之時仍有定見。

6. 絕對致力為部屬服務。

7. 絕對忠於正直與良心。

8. 絕對寬廣的心胸與肚量。

9. 絕對勇於開創新局。

10. 絕對保持致勝的決心。

 

女王不過是觸媒,自勉清單實則始於性格,幾乎就是莊淑芬一路走來,檢驗自我的行動準則。

 

今年的健康檢查,醫生告訴莊淑芬:她的自律神經是25歲,讓她不自覺地感到萬分虛榮。莊淑芬 / 提供

以英國女王為師,打造「莊淑芬」品牌

 

隔年莊淑芬升任台灣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董事長,2003年,她自覺在台灣已經開始 ”repeat the same story”,主動請調北京,擔任北京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董事長。經過四年,2007年九月升任奧美大中華區首席執行長。 「我無法忍受自己成為學習、成長停滯的人」。萬萬沒想到第一年「非典型肺炎(SARS)」的震撼教育就迎面來襲,2008年又被捲入全球金融海嘯-1558年,伊莉莎白接下的英格蘭,也是一個內憂加外患的局面。

 

就這樣,以「伊莉莎白總裁」為師,莊淑芬憑靠著意志力與企圖心,步入廣告媒介遭逢世紀變革的十三年,所領導的集團員工最多時超過三千人,頭銜也從董事長到大中華區執行長,2014年把CEO職責交棒給年輕的德國老外,除了繼續北京奧美集團董事長工作,並擔任大中華區副董事長。中國媒體說這是華人女性在全球500強企業能做到的最高位置。2013年獲選為美國《富比世》雜誌「亞洲50位最具影響力女性」。另外,她還差一點成為台北市副市長,「臨陣逃脫,是因為我沒有準備好踏入公職領域,而且從來也不曾把從政當成目標。」

 

職場之路來到高峰,之後呢?

 

 

2016年莊淑芬決定回到故鄉-台灣,「趁著頭腦還清醒為家鄉做些貢獻」,「用我所學和過去的經驗,通過我的能力去幫助年輕人」。

 

 

現在的她有兩張名片,一張印著「WPP 台灣區董事長」,一張是「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大中華區副董事長」,兩張輕盈的名片承載了不可測量的重,是一千零一夜都說不完的全球廣告風雲-奧美故事。

 

嬰兒潮世代的她:路,靠自己走出來。

 

莊淑芬是如何成為莊淑芬的?

 

她出生台南大家族,家族特色是男人溫文儒雅,知書達禮,女人則精明幹練,「包括我的祖母、姑姑、我的母親,我從女人身上學到的恐怕比男人多」,這個家族由強悍的女人主導,特別是二姑姑,是曾在台南美軍俱樂部工作,懂英文和日文的新派女子。上中學時莊淑芬又讀了《居里夫人傳》,更覺得女人「無所不能」。 女子必須「溫婉柔順」、「含羞帶怯」,最理想的人生是「相夫教子」,莊淑芬從未被這一套傳統洗過腦,甚至「我沒有特別意識到自己因為是女性,而不可以做什麼。」

 

 

但家族並沒有特別期待莊淑芬成為什麼,只是考上東海歷史系那年,家中財務發生劇變,父母因此離異,她被迫過著必須到處打工賺取學費和生活費的日子,提早進入社會,而為了爭取獎學金也必須每年都讀第一名。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是老天給莊淑芬的功課。畢業後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到貿易公司當職員,但很快清楚自己沒有興趣,也不喜歡一成不變的工作內容。記者是年輕的她當時的志向,求職多次都沒有被錄取,退而求其次,進入廣告界,也因緣際會被當時的台廣公司錄取,從國外部英文助理開始做起,有一段時間還到報社兼差跑娛樂新聞以圓記者夢,然後她成為台廣公司第一位女AE,人生開始依照她設定的劇本行走。

 

那個年代,廣告業務多為雄性主導的叢林,女性比較是稀有動物。獅子座的莊淑芬喜歡這種充滿挑戰性和冒險元素的行業,也是一份既科學又藝術、左腦與右腦並用的工作。

 

 

 

1985年莊淑芬成為奧美人,1990年派赴倫敦奧美,一年後回到台灣,升任台灣奧美總經理,是台灣外商廣告公司第一位女性領導人,兩年後,因為全球經濟劇變,公司財務管理系統控管日益嚴峻,導致公司文化也被質疑是否改變。當時莊淑芬多年的創意夥伴-執行創意總監孫大偉決定離開奧美廣告,緊接著引發一陣出走潮,她回顧當年公司的動盪不安,簡短地說:「突來的人事變動,考驗我的危機處理能力,如何重組內部人力和重振團隊士氣」,這是莊淑芬擔任領導人之後,面對事業生涯最大的難關。

 

 

這一路勇往直前的歷程,「每一扇門都是自己去敲開,每一個位置都是自己爭取來的」莊淑芬說。

 

這正是嬰兒潮世代的信仰:路,是靠自己走出來的。

 

創意產業的領導:把員工當人、當夥伴

 

亦嚴格而無私,亦柔軟而有情,這是莊淑芬的領導風格。

 

莊淑芬沒有商業學歷,對她而言,領導是一條漫長的歷程,必須經由親身實踐,體驗摸索和自我學習,不斷改進,永無止境。「我當時閱讀很多經營管理書籍,也感謝奧美長年的專業訓練。再加上奧美集團的矩陣式組織,一路上我有許多機會和不同的老闆,以及各種領域的資深領導人合作,都讓我受益良多。我一路走來,就從周遭的工作夥伴,還有令人尊敬的客戶們身上學習, 總而言之,我所有的專業知識,都是從工作中累積而成。」

 

一開始她帶領四個男生的小團隊,遊戲規則第一條就是「客戶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從工作績效切入,再逐漸去了解工作的人。看見「人」是很重要的事,「人,就是一個完整的人,很難分割,不可能只看工作的那一面,所以我知曉,也關心每一個部屬下班以後的生活,他們的愛情或婚姻……。」

 

 

曾經莊淑芬做過一次勇氣測試,召集部屬「往上評估」,雖然自認已做好心理準備,但聽到小朋友針對她個人,沒有包裝、一點也不委婉的大鳴大放時,還是受傷了。

 

那一次她哭了,「我從不覺得哭是軟弱的表現、也不認為流淚是令人羞恥的事情」,一般人都說女生愛哭,其實,莊淑芬也看過男同事哭,平常擅於自我壓抑的男性,在喝了酒之後,有些人就會痛哭。

 

2016年二月,當莊淑芬離開大陸時,奧美集團為她在北京舉辦送別會的那一夜,坐在台下的她悄悄地流下幾滴淚。 

 

 

領導集團和管理工作團隊相當不一樣,莊淑芬要面對的是各有一片天的高階主管,「我會先花時間去了解每一個人,他們的工作方式和領導的風格,我會很謹慎地不踩到高階主管的決策範疇。在資深領導人之間,我通常會打造互動溝通的整合平台,強化大家的橫向聯繫,此外,也特意透過儀式,促進整個集團的歸屬感,譬如:以奧美創辦人生日所創立的文化日,happy hour,員工運動會,主管員工power lunch,以及以解決公司事務為主的工作坊等。」 

 

即便性別意識不明顯,莊淑芬還是歸納出女性領導與男性領導微妙的差異,「也許是教育與外界環境的關係,男孩子被鼓勵競爭、野心外顯,女孩子則內斂委婉,擅於溝通,設身處地,所以我們比較沒有ego,不那麼自我。一般而言,我會就事論事,盡心盡力培育部屬,在知無不言之下,也希望言行一致,以身作則, 不過我念舊惜才,重視情感,不會刻意掩飾情緒,但是也不一定凡事都按照企業規章走,落地執行時,保持彈性。」

 

外派倫敦一年,因為是局外人,又作業務,很難真正參與核心工作,那一年莊淑芬學到的是觀察,以及生活。九零年代的她。是個工作狂,也是企業過動兒,除了過年,一週七天,每天都在工作,一心一意都以事業為中心,從來不曾好好想到生活是什麼,至於感情,就是身外之物,也不會刻意追求和培養。

 

 

無論公司規模多大,或作業團隊人數多小,創意產業的特質就是所有人在思考動腦之時,都是平等,也因此奧美的企業文化就是把所有員工定位為夥伴。莊淑芬也不例外,「我們是一起工作的夥伴,在想idea、腦力激盪時,大家是平等的,共享的,不因為你高階就有權威,搞不好,你想的點子更爛。」莊淑芬進一步解釋,「但在討論策略時,可能因為經驗和視野,以及更瞭解客戶需求,資深人員還是有其優勢。」

 

把自己準備好,自然能到想去的地方

 

成功的人生,女性的典範,那是怎樣的滋味呢?

 

莊淑芬給了一個意外的答案:「我從來沒有想要成為什麼,也真的不知道成功的定義為何?」

 

一路走來,她砥礪自己把每一個當下的工作做好,做到最好,「然後一個工作會引導你到下一個工作。」

 

 

但這是工作前期。年紀還輕的時候,「我是人生的駕駛,開著自己的車,坐在駕駛座,自己決定要到達的地方」,可當位階越來越高,她也越來越明白:「人生很多事,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而是取決於別人」,「所以我的態度轉變成為,不強求,但要準備好,事情來到時,高興的去接受。」

 

順應自己的企圖心,內心的渴望,努力往前走,這是莊淑芬模式,「我走的路,不一定是妳的路,個人的價值觀還是首當其衝。」她尊重選擇婚姻和家庭的女性,「這也是很好的選擇,只要能夠保持個人進步,謹記在心:必須設法持續和世界接軌,保持聯繫。」一旦進入職場,「保持信心,勇敢前進,克服內心恐懼,一切所作所為,不要想設法取悅所有人,也不要因為性別,自我設限。」 

 

2016年,終於度過「近鄉情怯」的高壓期,身心逐漸適應當下環境,莊淑芬穩穩地踏在這塊土地,繼續著數十年如一日的慢跑運動習慣、上健身房參加重量訓練。不久前,還帶著WPP集團去比稿,贏得一個大案子。今年的健康檢查,醫生還告訴她:自律神經是25歲,讓她不自覺地感到萬分虛榮。

 

 

 「奧美相信,如果我們能發揚每個品牌,每家企業,以及每一個人內蘊的恢弘,世界將會變得更美好。」這是奧美人朗朗上口的品牌大理想,由莊淑芬和一位港籍的資深創意總監共同翻譯,兩人都相當引以為傲。

 

自勉清單化為骨血,品牌理想牢記在心,面對當前不美好的世界,莊淑芬毫無停歇的打算,在人生道路上,她依然是一個滿懷熱情的跑者。

 

圖片提供:
莊淑芬

蘇惠昭

蘇惠昭

文章 44

自由撰稿 人物採訪/報導 看書、養貓、逐花、拍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