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生活 為過期雜誌打破時間的限制:霧室的「不只是票券」

by  李玉玲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松菸)辦公廳舍一樓,有一間小巧雅緻的圖書館,收藏了上百種國內外設計雜誌,3萬本平面、建築、服裝、工業、藝術類書籍,以及從窗台灑落滿滿的陽光。

 

這間圖書館鼓勵「交談」,因為,這裡「不只是圖書館」,而是創意交流的場域。該如何定義名為「不只是圖書館」的圖書館?入場票券透露端倪,既像雜誌,又是票券,票面上隱約可見或許曾經閱讀過的雜誌?

 

 

沒看錯!「不只是圖書館2018年度限定票券」,正是以館內的過期雜誌重新設計製作,獲得去年「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獎暨綠色設計獎」,由兩位年輕設計師黃瑞怡彭禹瑞共組的「霧室」設計。

黃瑞怡、彭禹瑞(左至右)的設計不從視覺切入,而是思考:如何為閱讀者創造「體驗的情境」?汪正翔 / 攝影

安靜的存在感,挑動設計的框架

 

霧室,成立於2010年。創業,原本不在彭禹瑞、黃瑞怡計畫中,在設計公司上班的兩人,看到心儀的香港公司徵求專案設計,投了履歷飛往當地面試,原以為國際化的香港更能發揮理想,面試官給了出乎意料的答案:「留在台灣,更能實踐你們的想法。」

 

回台後,兩人馬上行動,買了桌椅、電腦,不過20多天時間,工作室就在黃瑞怡老家開始運作。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輕薄穿透的設計風格,和彭禹瑞、黃瑞怡平面設計的理念不謀而合,「妹島的建築給人霧氣圍繞的迷人氛圍。就以『霧設計工作室』頭尾兩個字『霧室』為名。」

 

長輩看到工作室取名「霧室」,有些擔憂:怎麼不想個前途光明的名字,而是一片「霧茫茫」。「或許因為年輕,反而不知道害怕。」彭禹瑞、黃瑞怡不諱言,對於設計雖有想像,但要走出什麼樣的風格,還很模糊,是靠著一件件設計案累積經驗,才慢慢描繪出霧室的願景:「透過纖細的設計語彙,觸發觀者的感官與記憶,以接近透明的距離,安靜卻不失存在感地存在著。」

 

 

工作室剛成立,彭禹瑞、黃瑞怡獨立作業,一段時間後開始思考:「為什麼不把兩人的優點結合在一起,發揮更大的力量。」黃瑞怡感性纖細,負責與客戶端溝通,以及前期的創意發想。彭禹瑞理性,再就黃瑞怡提出的創意進行可行性、成本分析,討論出最適合的執行方案。

 

創業初期沒有知名度,霧室的生存之道就是把小案當大案來做,以時間細細打磨。詩集《女神打排球》是霧室早期代表作,黃瑞怡閱讀郭靜瑤的詩,內心也被撩撥盪漾,她以泛著珠光(波光粼粼)的藍色湖泊作為書封設計,將大量留白給了詩。

 

詩集印好了,總覺得沒有完全傳達作者關於愛情關係的描繪:「……沒想到打起愛的排球,貴為女神一點特權都沒有,對方不是漏接,就是欲振乏力……」談戀愛和打排球一樣,隔著球網一來一往,「就把每本書縫上一條棉線,拉起球網吧!」霧室提出構想,作者找來一、二十位好朋友花了兩天時間打洞拉線,為《女神打排球》繫上愛情線。

 

書出版後,有人覺得好浪漫;也有人嫌礙事,把線剪掉。面對讀者不同的反應,兩人倒是看得開:「設計沒有絕對的答案。至少,社會對於跳脫傳統框架的創意,接受度慢慢提高。」

 

 

走進不完美,翻出迷人的那面

 

霧室作品很多都有著手工的痕跡。音樂專輯《我們都不完美》,以鐵尺在灰紙板刮出一道道刻痕,意謂再艱困的環境,生命總會像石頭縫冒出的小草,找到生存之道。《我的母親手記》構思階段,黃瑞怡以紅色繡線縫製書名,繡好後反過來看,背面針腳是混亂的,她恍然:「這不就是家庭關係?表面和諧,實則糾結。」和諧與紊亂並陳的六個字,道盡剪不斷理還亂的親情。

 

兩人笑說,手工,是因為預算有限的現實考量,但霧室可不是「家庭代工」。不過,手感,確實是霧室作品的特色之一,他們不斷嘗試新型的裝幀結構設計,特殊材質結合,找尋設計更多可能性。

 

霧室的作品近三、四成是書籍,在兩人眼中「書」不是平面,而是塊狀的立體空間。彭禹瑞強調,設計一本書思考的不只是視覺,翻閱的節奏也要一併考慮,透過設計鋪陳出文字沒有說出的事,帶領讀者走進故事,走進一個個房間裡。

 

 

 

第一次開會時客戶常會問:「有什麼想法?」黃瑞怡總是笑著說:「現階段沒想法。」她說,每一個設計案都要花時間與對方(客戶)、自己,以及各種細節相處,把自己想像成演員,進入角色,進入情境,功課做完了,才能把感受拋掉,開始設計。

 

 

剛奪得金點設計獎兩項大獎的「不只是圖書館2018年度限定票券」,館方邀請霧室設計時提出兩個需求:一,要有藝術收藏價值;二,吸引讀者再次造訪。霧室不從視覺切入,而是想創造出購票當下的獨特體驗。「不只是圖書館」從二樓搬遷到一樓時,過期雜誌便宜出售,給了霧室創作靈感:如何讓雜誌不受時間限制永久保存?

 

霧室篩選了22本視覺較豐富的過期雜誌,重新組合拼貼,印製成1600多張紙,再裁切成5000張全票及5000張學生票,2018年度「不只是圖書館」票券,既像雜誌,又是票券,每一張都是一處獨特的閱讀風景,呼應這間圖書館多元自由的樣貌,這裡,不只有書,不只有設計,不只有展覽,不只有……。

 

這個設計同時獲得綠色設計獎,黃瑞怡表示,使用過期雜誌構想雖非從環保角度出發,但透過創意讓雜誌有了新的價值,創造藝術生命的永續,同樣實踐了霧室的綠色設計理念。

 

每次設計,都是再一次暗戀

 

霧室還有三個作品獲得2018年金點設計獎標章,《氣味島》是為調香業者設計的書籍,以香氛的前中後味作為設計主軸;台中大里菩薩寺委託製作的《朝一座生命的山》,書封以種子紙製作,上頭開的小窗有一尊佛,小窗開啟後的鏡面紙,照見自己,也照見每個人的佛性。

 

《獨情信》背後則是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霧室接到一封電子郵件,一位男生寫了212首詩,計畫自費出版212本,發行日2月12日。原來,這些數字都是愛情密碼,212,是男生暗戀的女生生日,定價520則是愛的告白。

 

黃瑞怡以日曆為概念設計這本詩集,一日一詩,是男生對女生無時無刻的愛戀。彭禹瑞則以抓皺的錫箔紙當書封,傳達男生「想被看見又怕被識破」的曖昧心情。雖然這個案子從接受委託到製作完成,霧室都沒見過委託者,也不知道告白是否成功,但兩人不知不覺也成了暗戀的人。

 

 

彭禹瑞說,設計看來浪漫,事實上能被客戶照單全收的創意,10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每一個設計案都是經歷「逼到絕境」的痛苦,但他認為:「有限制反而是好事,接到考題,就解決它。」走過8年的霧室,慢慢找到商業與人文平衡的切入點,「商業可以帶點人文感,人文也可以有商業介入」,朝著「以接近透明的距離,安靜卻不失存在感地存在著」目標前進。

 

同場加映

選舉過後,垃圾堆裡的金點設計

慢工出版,絹印亞洲紀實漫畫

蔣渭水老醫館,變身行冊Walkingbook

XIE XIE TEA:台灣茶征服歐洲皇室

圖片提供:
汪正翔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2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