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典範 蔡玉玲:心不難,事就不難!

by  王則文
頂著科技法律的專業入閣,為網路虛擬世界相關規範修法。

2013年尾,蔡玉玲律師甫從不丹朝山歸來。在這段遠離塵囂的旅程中,篤信佛教的她看到400名喇嘛為世界虔敬祈禱的儀典,深受感動,和同行友人共同負擔了朝山數日間全寺喇嘛的供養所需。因此換得了一個祈願的機會,她寫下「德風華雨」的願望,獻給台灣這塊土地。

 

 

當時政壇並不平靜,行政院人事異動,政務委員出缺,時任閣揆的江宜樺,有意延攬蔡玉玲入閣。

 

剛許下宏願,就有為國服務的機緣,說巧還真巧。她一直認為台灣的產業相關法律都是為製造業在設計,無法面對未來的虛擬世界。與江揆見面時,她大膽提出請求──如果她的法律專業能在網路虛擬世界相關法規的修正上發揮作用,她願意進入公部門服務。江院長立即首肯,蔡玉玲慨然決定暫別一手創立的「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

 

已是知名律師,國內外客戶眾多,事務所工作繁忙,蔡玉玲突然的職涯轉向,跌破眾親友眼鏡,加上國內政治環境複雜,幾乎所有人都勸退。

 

遇難則退?這完全有違她性格裡不怕挑戰、不怕難事的特質,反而成為激勵她的動能,她像捲起衣袖慷慨就義的勇士,向大家允諾「我一定好好的回來」,只帶著一名秘書,開始公職生涯。

 

接下來的朝野拉鋸,讓執政團隊更是步履蹣跚。然而在這樣艱困的變局中,即便經歷三任閣揆走馬燈式的更迭,蔡玉玲依然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她完成了閉鎖型公司的立法,便利許多新創事業的開展;與「g0v.tw台灣零時政府」合作打造了vTaiwan的官民溝通平臺,讓公務員懂得怎麼跟網路世代溝通;更把延宕多年、紛爭不休的「匯流五法」草案送出了行政院,讓台灣趕上數位匯流的機會,看到了曙光。「蔡政委」兩年多來的表現,深得新世代的好評。

(你也會想看:發展大數據 她要守住台灣的機會)

 

看見台灣的產業相關法律大大落後數位時代,蔡玉玲(左)選擇成為政務官,在虛擬法規上貢獻專長。蔡玉玲 / 提供

她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   

 

頂著科技法律的專業入閣,身兼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蔡玉玲,也並非一路順遂。上任才12天就到立院備詢,立委犀利質詢蒙藏委員會業務,令她當場哽咽說:「不要嚇壞企業界的人不敢進來。」

 

這個畫面透過媒體的播送,讓在旅居日本的家人看到心疼掉淚。因為她從小到大成績優異,從來沒有遭受過這樣的對待。一位有意在虛擬法規上貢獻專長的政務官,卻要因為兼任一個實質功能有限、可能快被裁撤的機關主管,且還來不及熟悉業務,就遭質疑甚至羞辱,也難怪家人好友都為她抱屈。

 

幸而蔡玉玲不是這麼容易被擊倒的人。經此震撼教育,她更明白進了廚房就得展現耐熱力了。

 

在她底下做事的公務員,曾開玩笑說:在蔡政委面前絕對不要說「這很難、這不可能、這辦不到。」因為越是這麼說,越會激起她挑戰的鬥志。正如同她懸掛在事務所辦公室裡那幅證嚴法師靜思語:「心不難,事就不難。」蔡玉玲在跨部會溝通協調,以及研議、推動修法和新專案時,的確秉持不服輸的意志力,克服了許多旁人看似不可能的難關。

 

蔡玉玲說:「這些年政府在推動新政策或新事務上,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只要有人挑戰或批判,政策就收手了,導致許多議題就這麼擱置。」

 

這對於從1991年起進入IBM工作,大量接觸科技企業的她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包括她的事務所,長年處理跨國企業的法律事務,已觀察到國際市場的分秒必爭,早年可能要花上一年半載才能完成的併購案,後來已經縮短到一個月內完成。這說明了數位時代的瞬息萬變,企業不跟上此節奏,很可能就會被快速變化的市場拋到後面去了。

 

但國家機器的運作,卻並非如此。蔡玉玲拿出經歷表,說明她自2000年已經開始以數位匯流為題演講,可見這個概念早在10多年前已經成形。直到她入閣,匯流五法非但還沒有立法完成,甚至因為爭議甚多,草案已經在行政院內躺了五年。(你也會想看:開放程式碼 女力爆發)

 

 

於是,她以雷厲風行的速度,平均每天召開3、4場協調會,把相關部會的意見、業者的考量、民間的主張,加以彙整。此時,法律背景訓練出的邏輯和分析能力,完全派上用場。以「黨政軍條款」為例,當時各界有聲音,認為黨政軍退出媒體一事,在新媒體時代仍應該入法,但蔡玉玲分析後認為,產業法沒有必要去管黨政軍能不能進來,政黨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留給政黨法去處理就可以了。她快刀斬亂麻,砍掉了難以處理的黨政軍條款,加速了法案的擬定。

 

蔡玉玲不畏難、重效率、勇於任事的性格,也為政府機器注入一些活水。但聽到外界總批評公務員墨守成規,不思改革,她也要跳出來為公務員說話,「說公務員不好,是不公平的,我在過去兩年多來能做出一些成績,都是靠著共事的同仁全力配合支持。公務體系裡想做事的人還是很多,只因政府是龐大的機器,革新創新要考慮的環節太多。」

 

讓政府與人民一起Online

 

vTaiwan平台的架設,則讓政府和民間搭起了決策能夠快速溝通的橋樑。即便它是由民間社群「g0v零時政府」所建置,蔡玉玲自許要成為官方與民間連線的角色,全力打造一個開放、理性、方便溝通的平台,無論介面、功能、討論規則都由社群自行討論設計而成。

 

 

因為開放、迅速,這個平台在數位匯流、共享經濟、閉鎖型公司等立法過程中,都起了很大的作用。立院在審查閉鎖型公司的法條時,有立委提出一項疑慮,結果很快地「打臉」的訊息就透過網路傳到了該立委的臉書上,清楚地提醒相關規定早在vTaiwan討論過,所有的資訊也都公開記錄在網站裡。

 

發願陪下一代打世界盃

 

隨著政黨輪替,2016年5月她卸下公職,再回到律師事務所。入閣前後大不同,現在問她想做什麼?蔡玉玲期望在法律專業之外,要花更多時間繼續關注台灣網路世代的未來發展。

                                

她以全球創客文化興起為例,指出行政院2015年推動vMaker行動計畫,她是計劃總召集人,派出創客卡車(Fab Truck)巡迴全台五百餘所高中及高職,目的就在發掘和培育下一代的創客人才。當時,她只要有空,一定親自參與進校園推廣活動,鼓勵高中職學生動手實作,「台灣的Maker一定要讓全世界看到」。同時,每個月2~3次,在官舍與高中生討論虛擬世界相關政策,瞭解下一代對未來的想法。(你也會想看:Maker改造生活 動手做的人最快樂)

 

 

 

因此,重返民間,她決定聚焦在新世代的國際競爭力。打算成立新的平台,將自己多年處理國際商務的經驗和資源整合,先挑選2~3個台灣優秀的新創團隊,親自下場輔導,協助他們進軍國際市場。

 

「台灣有很多優秀人才,有創意、有能力,只是國際經驗比較不足。未來五年,我希望能協助一、二個年輕團隊站上國際舞台,成為台灣下一代的新國際品牌。」她說。

 

目標已定,蔡玉玲又燃起熱情之火,準備與年輕人一起拼搏出令人眼亮的未來。

 

圖片提供:
蔡玉玲

王則文

王則文

文章 18

網路上用reke當名字,中文系畢業,什麼都愛沾,定不下心上班的長髮弱書生一名。長期書寫旅遊報導、電影評論,也擔任網路電影論壇管理者和維基百科社群的經營工作。重度的網路使用者,尤其喜愛宅在電腦前敲鍵盤塗塗寫寫,把自己心中關切的議題、熱愛的事物,透過文字散佈到讀者的腦海裡,甚至期盼能感染到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