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塔,一部王室闇昧史!

by  黃湘娟

薄霧籠罩的倫敦塔。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往生未及半載,據說繼任的國王查爾斯三世擬將啟動一項他懸念已久、之前一直被女王阻撓的任務,支持以DNA鑑識於1483年在倫敦塔慘遭囚禁,懷疑被攝政王叔叔格洛斯特公爵(Duke of Gloucester),也就是後來即位的理查三世(Richard III)殺害的12歲王儲愛德華與弟弟理查王子。「塔中王子世紀之謎」是否會在21世紀真相大白?

 

「倫敦塔」除了埋藏兩位小王子的骨骸之外,它也是都鐸王朝亨利八世(Henry VIII,1491-1547)與后妃們,香艷歡樂與淒美殘酷故事的發生地與終結地。此外,許多皇室貴族,也是這裡的孤魂與野鬼。

 

「倫敦塔」官方名稱是「女王陛下的宮殿與城堡」(His Majesty’s Palace and Fortress, The Tower of London),坐落在倫敦市中心、泰晤士河北岸,是來自法國的「諾曼第征服者」威廉一世(William I the Conqueror,1027-1087)所建。剛開始只有主堡,其後每任國王陸續擴建,最終形成建築群。入目所見乳白色的量體,即主堡,也稱「白塔」(1087-1097完成),塔壁上的小窗說明了它最初所採用的是諾曼第建築風格,增建部分則是隨著時代改變而有不同形式。入口處搭設的一架木梯是為了通往塔內。為甚麼在倫敦興建如此幽閉的城塔?據說因為威廉一世擔心英格蘭人群起反抗他的入侵之故。塔內有地下水可供躲藏時之用,萬一最急迫時,燒毀木梯,敵人不得其門而入,是當時最直接的自我防禦方法。

「白塔」,也稱「主塔」,是最早興建的量體。

亨利八世在位時正值英國都鐸王朝(1485-1603)時期,在實行一夫一妻制的歐洲,結婚與離婚必須由羅馬教皇批准,貴為國王也不例外。亨利八世與凱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的結合有點詭異,因為哥哥不幸去世,亨利八世娶嫂嫂凱瑟琳為妻,無奈這位受人民愛戴的皇后接連生了六個女兒,為傳宗接代,國王借此作為離婚藉口。實則,他已經戀上皇后身邊的女侍官,一位美麗與聰明兼具的安妮.博林(Anne Boleyn)。因教皇的阻撓,國王只好從疏遠與冷落開始,直到皇后鬱鬱以終。

 

為了愛情,亨利八世不惜忤逆教廷,強行政教分離,娶安妮並封她為后。可惜,安妮為他生下一女,同樣沒有子嗣,反而因為安妮思想激進,對宗教改革狂熱,在宮廷內處處樹敵,僅短短數年,國王的真愛已逝。高官大臣羅織了不少罪名,讓國王深信妻子不忠與叛國,將安妮送上斷頭台,刑場就在倫敦塔內。

 

倫敦塔的範疇,除了「白塔」,西南邊還配置了一座「綠塔」,也稱「皇后別館」(Queen’s House),前方的草地看似寧靜青翠,其實是國王亨利八世在位時的私人刑場。據說,囚犯通常被押到倫敦塔北邊的塔丘上行刑,但皇親國戚則在草地上,直接於木墩圍成的刑場上砍頭。這裡,正是「廢后」安妮頭斷魄散的場域。

「皇后別館」與美麗的草坪。(翻攝自《The Tower of London》)

亨利八世,前半生為了傳承香火,女人一個又一個的更替,直到第三任妻子珍.西摩(Jane Seymour)為他生下一個兒子,但珍卻早逝。他的後半生,同樣迎娶一個又一個妻子,其中有三個名叫「凱瑟琳」,是他活在凱瑟琳的夢中?或凱瑟琳活在他的夢中?一切如夢如幻!

 

那一天,我們踱步慢行於巷弄中,緩緩目視塔內一棟又一棟不同構築樣式的量體,恍惚縷縷冤魂依然在此眷戀漫舞----。

圖片提供:
孫本凡

黃湘娟

黃湘娟

文章 20

1988-2019年,擔任《室內》雜誌總編輯。 70年代曾主編全台第一本空間設計雜誌《家庭裝潢》、80年代主編《流行家飾》雜誌、《當代建築》雜誌。在「空間美學」領域浸潤長達40多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業開創期的篳路藍縷。 將經驗化約為文字書寫,期間陸續出版三本著作:《談建築說空間》(1989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25年》(1999年),《亞歐歷史建築與城市漫步》(2008年)。第一本訪談了14位80年代已獨領風騷的建築師、室內設計師和建築學者;第二本記錄了室內設計業在台灣的開創與發展;第三本以個人見聞漫談文化、藝術、生活,以及城市美學。 1973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