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麗質的姊姊 feat. 台灣之光綠竹筍

by  劉昭儀
姊姊今天不乘風破浪,我們來聊聊職場上優勝劣敗的江湖本色!

最近被主播宮鬥的新聞召喚,回到自己年輕氣盛的時代⋯⋯就是在那個意氣風發、新崛起的電視台,吸引了各方好手競逐,打破傳統電視台的經營框架,只要有本領,各種創意的企劃與表現形式,都有可能從電腦的檔案夾,熱騰騰的變成螢光幕上聲光活現的影像播出,如果再加上收視率和廣告業績推波助瀾,扶搖直上、平步青雲不是夢!

 

當時,每個人都懷抱著夢想大步向前,難免推擠衝撞;有時候,當然也必須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第一次在大型企業組織中求生存的我,從菜鳥開始⋯⋯有時擦邊球、有時觸身球,偶而靠神隊友成全,打出安打(在無數個界外高飛球之後)!不過高度競爭的壓力與叢林法則,實在不宜久留,打過美好(輸多贏少)的很多仗之後,我就選擇撤退了!

 


 

可能是退伍軍人症候群吧?在連續的大媒體高壓血汗工作之後,接下來我選擇小而美的工作單位,有段時間還以個體散戶接案維生。近幾年因為先生昏庸糊塗(喂),不但他自己熱血衝腦,一頭栽入理想性的社會企業領域,還順勢把我推入火坑。從服從依循組織規章、力搏上位,到單打獨鬥殺出重圍,再到披荊斬棘開闢新創⋯⋯哎呀!打拼尚未成功,我怎麼就老了呢?(這個結論對嗎?)

 

喔!對了(腦霧退散),其實是有人問我:身為中高階主管,應該要怎麼帶人呢?

 

初入浩瀚職場的叢林小白兔時代,常常因為自己的無知無能,被無視被訕笑被打臉,各種的忍辱負重、生聚教訓、臥薪嘗膽的淬鍊之後,刮骨療傷的刀疤還在,卻功力大增的游刃有餘、得心應手,順便學會冷眼旁觀,偶而在別人的傷口灑點鹽之花,以為自己可以因此抬頭挺胸、堂堂正正的成為女強人!(不是)



有個在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後來因緣際會成為互相欣賞的朋友,某次她跟我說:「永遠記得第一次見你一起開會,就被你的有話直說、咄咄逼人嚇到懷疑人生⋯⋯我所在的學術界,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浮誇的本土劇人設啊?」

 

大概就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覺察自己的工作方式⋯⋯所謂的真材實料的能力該如何展現?除了個人的效率與成就之外,其他共事的夥伴與團隊是否可以跟我一起前進?一起享受工作的成就感?特別是近幾年來,在有限的資源條件下,產業沒有光環加持,獲利與分潤也還在遙遠的未來。需要靠更多人相互扶持的團隊,必須容忍更多的跌撞摸索,有時還要繞遠,才能找到出路。我學會了不一定要走直線的最短距離,而是在共同選擇的路徑上,為同行夥伴們導覽沿途風光,並且以真心勾勒目的地願景。一個人的登頂只是打卡,一個不能少的團隊登頂,才是使命必達、功德圓滿。我自己覺得領導者的前瞻性格與工作能力固然重要,但是形塑群體的正面價值觀和同儕意識才是本質。主管可以是同仇敵愾的對象⋯⋯只要大家因此更凝聚(笑)。即使決定選擇了人煙稀少的道路,但以單純的初衷和美好的信念作為累積自己的能量,也許轉個彎就可以看到眾人讚嘆的風景。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當初進入了風光的明星產業,學習蹲馬步的基本功。帶著高強武藝(自己講),隨著時間推移,在不同的工作領域接受挑戰,開創新的可能性。我喜歡問工作夥伴:你們覺得呢?在眾多徒勞無功的討論嘗試中,試圖找到屬於我們的成功模式。也許追求KPI的主管,應該把焦點放在績效數字上;但在鞭策馬兒快跑之前,務必要讓馬兒明白為何而戰?當然,不是所有的馬兒都是可以上場的賽馬。我也碰過許多喜歡在林間散步、無所事事、或是橫衝直撞、甚至跑錯賽道的馬兒,不能強求非要改變他們。工作團隊的組合有不同的任務配置,或許是能力限制、或許是職位選擇、或許是行事風格、或許或許⋯⋯就是緣分未到!(九天玄女快降肉)⋯⋯以上是我養小孩之後悟到的真理,畢竟連自己家小孩都不聽你擺佈了,作為一個主管,就不要太強求了!所以說養兒育女果然是促進產業的振興方案啊!(歪)

 

如果工作職涯是生命追求的主力,那就回頭檢視現實層面以外,工作本身的樂趣。如果有,請在身心投入時,單純地享受過程中的從無到有、得失起伏、以及完成時的各種完美與缺憾⋯⋯這是天生麗質、正向進取的姊姊們值得的所謂「成功」!

 

堅持本色的姊姊們,更值得享用當季的台灣之光「綠竹筍」。我特別喜歡北部山區的樹頭鮮,買回家帶著殼先放電鍋(外鍋一杯水),蒸熟(放涼進冰箱可以放兩三天)。沙拉煮湯清炒滷肉都美味,也可以切適口大小,外面包一片生火腿(類似搭配哈密瓜的吃法),直接用手拿,放進嘴巴⋯⋯熟成鹹香綻放後,味蕾沁入竹筍的鮮甜清雅,然後妳就會明白天生麗質的可貴!
 

圖片提供:
freepik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45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