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廟.印度愛經

by  黃湘娟
印度,是一個保守國家嗎?它曾經被大英帝國殖民統治,加上根深蒂固的婆羅門種姓思想浸潤,使他有許多禁忌。禁止同性戀,反對雙性戀,以及不同階級不聯姻不嫁娶等。
分佈在卡修拉荷場域內的寺廟。
雖然不止一次參訪,我仍然難以了解這個古老民族。甚至,我以為印度是一個「性」保守的國家。偏偏,在參訪卡修拉荷(Khajuraho)時,卻徹底顛覆了我的思惟。

 

卡修拉荷廟,也稱性廟,坐落於德里南方約500公里。始建於西元950-1050年間,印度昌德拉王朝(Chandela Dynasty)時期。其分佈的面積蠻寬廣的,當時大約有80座之多,如今僅剩下約20座。建築形式分別屬於印度教和耆那教,其量體造型非吸引人之重點,而是每座寺廟立面的人體雕塑,包含身材窈窕的美女、形狀奇幻的神獸、威儀澟然的神祇,還有武士,動物,鳥類等,栩栩如生。若再仔細凝視,每幅構圖都是在演繹人類最原始的「性愛」,他、她、祂、牠,一起縱慾狂歡,不僅同性相交,也有獸交----。據說,印度人認為體態豐盈的女神,代表母性生育能力。只見男女神像性交姿態變化多端,令人眼花撩亂,甚至有些不可思議的瑜珈動作演出。這是距今1000多年的古印度文明?



據了解,印度人百分之九十以上信奉印度教,它是一個十分原始的宗教。主要供奉濕婆神、毗濕奴神、戴維斯女神,以及神祇們的坐騎。印度信眾相信濕婆和性力女神的結合,是人類創造的原動力。因此,其教義與生育、性力、多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他們甚至認為男人與女人的交媾是天人合一,與神合一的神聖儀式。首次參訪印度寺院時,目視院內供奉的男性生殖器Lingam,和女性生殖器Yoni,確實有一種難言的尷尬。然後,發現有當地人向他(她)們膜拜,內心也不由的恭謹起來-----。

 

閱讀寺廟立面所刻畫的男女性愛石雕,恍惚感覺它是一本印度石刻版《愛經》。後人有一種詮釋,認為它們超越淫慾,是為了教育婆羅門「男孩」,如何成為「男人」的活生生教材。印度人認為,「愛」是與生俱來的;但是,「性」必須透過學習,才能進入某種不可思議的境界。


寺廟立面栩栩如生的性愛演繹姿態。
印度人的生活中,寺廟不僅是禮拜的聖殿,也是學習工藝造型的場域,卡修拉荷寺廟中活生生的經典,曾歷經戰爭摧殘,很長一段時間,隨著朝代興亡,印度人的健忘,它們被棄置,任其荒廢。直到1838年,英國人布特(TS Burt)無意間發現了它們的價值,才引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關注而被列為文化遺產,每年撥付固定的修繕預算,留下這部《印度石刻愛經》。

 

漫步於神聖寺院之間,一幅幅生動、奔放、如痴如狂的男女性愛歡宴,我腦中閃過導演李安的《色,戒》,那一直被觀者津津樂道的、男主角梁朝偉與女主角湯唯演繹的迴紋針動作------。

圖片提供:
黃湘娟

黃湘娟

黃湘娟

文章 4

1988-2019年,擔任《室內》雜誌總編輯。 70年代曾主編全台第一本空間設計雜誌《家庭裝潢》、80年代主編《流行家飾》雜誌、《當代建築》雜誌。在「空間美學」領域浸潤長達40多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業開創期的篳路藍縷。 將經驗化約為文字書寫,期間陸續出版三本著作:《談建築說空間》(1989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25年》(1999年),《亞歐歷史建築與城市漫步》(2008年)。第一本訪談了14位80年代已獨領風騷的建築師、室內設計師和建築學者;第二本記錄了室內設計業在台灣的開創與發展;第三本以個人見聞漫談文化、藝術、生活,以及城市美學。 1973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