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欲走還留

by  劉昭儀

為什麼女明星都得到幸福了呢?而我還在這裡⋯⋯


每天早上起床就要到廚房,把烘碗機裡的碗盤餐具,厭世而反覆的取出歸位時⋯⋯我總是這樣問自己!答案還來不及呼之欲出,當天的各種運轉,已經迫不及待的推我向前了!

 

回過神來通常是遲到的午餐;然後就要抓緊時間趕進度;再來已經要深吸一口氣,準備急驚風的晚餐。此時的我,彷彿鐵人三項選手,進入最後轉換區⋯⋯廚房水槽有個大窗戶,抬頭見到的就是灰灰的天空。我會站著喝杯水,在腦袋裡整理一下待會的流程與工序,還有晚餐後不能遺漏的項目⋯⋯

 

偶爾,有個問句就彈跳出大腦視窗:「你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此時的我沒有選擇,只能任情緒登出,專心完成我的鐵人三項⋯⋯不,是今日全家享用的晚餐。



以前的我,無法想像自己變成一個每天按部就班的瑣碎女人;每天追逐行事曆上的各種排定的工作;追蹤管理並補位全家行程作業、人際網絡與突發狀況;代辦事項清單列完才會安心睡覺。不大確定以前那個隨時靈感噴發、喜歡無拘束、痛恨標準化、期待意外驚喜、享受生活步調、熱愛冒險探奇的我跑到哪裡去了?

 

喔!原來我的生命列車,已經從「無憂無慮站」一路往前,開到了「瞻前顧後站」,列車沒有絆腳石的直直駛;倒是自己,一路從輕鬆自如到負重匍匐。誤以為自己參加了「放不下奧運賽」的壓力挺舉項目,槓鈴的重量不斷增加,但做不到郭婞淳的游刃有餘、笑意滿盈,反而呲牙咧嘴的面目猙獰⋯⋯所以,我憑什麼想要跟優雅的女明星一般追求幸福呢?

 

前段時間,我的牙齒進場維修。過去總是看牙模範生的我,這次竟然落入特教班:受不了蓋布遮住我的視線、嘴巴張大感覺無法呼吸要窒息⋯⋯以前我可以安之若素的療程,現在卻頻頻舉手說我不行了、需要休息;(牙醫拳頭硬)此外,我的懼高症高度限制頻頻下修,前段時間練公路車,(傻傻的)騎上關渡大橋,成為史上過橋最慢(以及最抖)的騎士;至於我早就無法參加的太魯閣馬拉松盛事,原因就是賽程的最後一公里要跑進隧道,出來之後才能抵達終點,即使最後仍能鼓起餘勇跑出五分速好了,還是至少五到六分鐘我要待在暗黑隧道裡⋯⋯某一年開始,我連五分鐘的幽閉都無法忍耐,從此斷了我的金牌之路(妳做夢吧妳)。過去種種我能輕而易舉便勝任的生存技能,為什麼退化至此?難道是病了嗎?

 

沮喪的詢問熟悉我的心理醫生好友,是不是該去治療呢?他連把脈都不需要,就先問我:「你是不是習慣一邊做事,一邊就想著接下來要無縫接軌的各種工作流程?一點時間都不浪費?」天啊是神醫!神醫笑笑說:「你這種包山包海、想面面俱到的症頭,通常是腦子走得比身體還快。以前年輕力壯時,兩者可以銜接,但漸漸老化的身體,會跟不上快轉的腦,所以只好提出各種警告⋯⋯用不可逆的衰老打擊我之後,還不忘遞帳單!(哭哭)



於是當有人問: 如何兼顧家庭並保有自我?如何平衡家人照顧與工作發展?我真的不知道標準答案。但我想建議努力要兼顧或平衡的朋友們,先讓自己的腦子跟身體都緩下來;至少先把生活的安排留點喘息的餘地,用少許留白替代緊湊,然後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也許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思考與練習,跟許多不同的人協調,甚至還要跟安於現狀的模式衝撞,但請務必把自己的感受與期待放在前面,成全包容周到隱忍那些鬼話,現在連八點檔都不演了⋯⋯先把自己的安穩協調照顧好,才是家和萬事興的第一步!

 

浪漫又舒心的春日短短稍縱即逝,隨之而來燦爛夏日的高溫酷暑,恐怕令人無福消受⋯⋯所以那些女明星才要迎來第二春不是嗎?(歪)平凡的我們更要珍惜當下的美好,建議大家春天就要吃生菜沙拉!這個時節台灣農夫種植健康無毒的生菜正鮮嫩,品質很好,沒有用藥、也不會碰到菜蟲,可以搭配水果、果乾、堅果或是西式的起司、火腿、臘腸等等,調理醬汁濃淡皆宜,不愛生冷,還可以有變化式的溫沙拉⋯⋯總之不要拘泥刻板單調的生菜沙拉,只要有合適的好素材,雖然不是女明星,我們享受的生活,也可以閃耀精彩!母親節祝福大家都能身心靈重開機,認真感受愛與被愛的幸福滋味!

圖片提供:
freepik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45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