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發電機

by  劉昭儀
天長地久的海枯石爛,只存在於瓊瑤阿姨的愛情小說。我只想追求讓彼此都舒服安適的相處。

延續年底大掃除的概念吧?我最近對無限輪迴的家務日常特別不爽!所以看到這題就有非回不可的衝動:

 

為什麼老公到了中年愈來愈討人厭?他會持續更討人厭還是到此為止?會不會在他眼中我也愈來愈討厭?

 

先回答最後一題:管他討厭或不討厭我!

 

但是,為什麼中年的男性這麼討人厭呢?以前不都說中年男人最成熟、穩重、智慧、有魅力?年輕時愛慕的中年男人走路都能揚起一陣風;又自帶景深加暈黃光圈;一舉一動便是滄桑;開口說話已成人生⋯⋯所有瘋狂地奮不顧身,就是要為他們燃燒的啊!

 

而我年輕時的迷戀,變成中年時的惡夢。原來少女目光如豆,涉世未深太好騙;現在我身邊的中年大叔⋯⋯不要說魅力了!連基本的理解力都從缺。比如昨天只是請先生先帶一些年貨給婆婆,跟他說冰箱的盒子裡,有ABC三樣東西。只要把A雞湯(說一百次)帶走即可;然後當我專注盯在電腦前寫稿,會再接到中年大叔來電:「確認一下吼?是把B豬排帶回去嗎?」

 

⋯⋯桌上的電腦鍵盤血跡斑斑,因為我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最近我頻頻提醒兩個小孩:一旦確定我會死,就要馬上幫爸爸找女朋友。不用等我嚥氣,就要讓她立刻上位。不然你爸會完全失能⋯⋯羅小姐酷酷的回我:妳確定有人這麼傻,像妳一樣要跳火坑?

 

身邊的伴侶,不但無法成為致命吸引力的中年男性,還成為阻擋我前進的絆腳石,以及家人嫌棄的大叔⋯⋯這樣的結局,竟是我咎由自取?

 

原以愛為名成立的家庭,通過載浮載沉的人生海波浪,當年我的北海小英雄,活在虛幻理想的雲端,選擇性的忽略人間種種磨難辛苦;而我獨自在現實社會討生活,每天火裡來水裡去的走跳;我們共同面臨命運中的神魔鬼怪,然後天上人間的分工應對,雖然同在一條船上,經歷了旅途中的起承轉合,­漸漸地,以不變應萬變的我們,都成為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的頂尖高手;各種行雲流水,如呼吸般自然⋯⋯只是,我開始覺得他剛愎自用、他覺得我喋喋不休;他想當然冥頑不靈、我才沒有雞腸鳥肚;反正他就是理所當然、幹嘛總是說我暴躁易怒?

 

劍拔弩張的場面,其實並不存在。倒是彼此太熟悉對方的底線,所以不至於動搖國本⋯⋯對,也不至於鬧離婚的意思(白話文)。

 

去年疫情期間,我發現自己的左肩不舒服,秋天開始回去找復健科醫生。徒手治療師安排了幾次療程之後,緩解許多。但他交代我回家要試著練習:雙手手肘放桌上,然後做出托腮的動作,並且讓嘴角上揚,然後放鬆臉部肌肉。先別說少女風托腮,讓阿桑我感覺違和;而我明明是左肩不適,為何要我在家練習放鬆臉部與頸部呢?

 

原來我左肩的病因,是來自經常不自覺的左臉緊繃用力,長久以來連帶影響頸部,甚至引發左肩部分沾黏錯位;也就是說,肩膀不舒服是結果、而成因其實是常常緊繃的左半邊臉頸。答案揭曉之後,果然!家人之前都觀察到,只要看我的左邊臉咬緊,每個人就要開始皮繃緊(不早說?!)。



之後,當我常常裝可愛托腮的同時,也提醒自己,不要執著於問題的表象。要試圖理解,然後放慢節奏,不要把自己的情緒逼到絕境;其中對另一半的諸多不滿,也不需要刻意放大或窮追猛打⋯⋯反正大叔迷人的中年魅力,不過就是另一個不存在我家的都市傳說(有存在其他別人家嗎?)。

 

天長地久的海枯石爛,只存在於瓊瑤阿姨的愛情小說。我只想追求讓彼此都舒服安適的相處。無力的時候,總是忙碌或疏忽不在意的先生,沒伸出手扶一把就算了;記得務必練好自己的臀大肌,不要腳軟摔跤,最終還是得靠自己。

 

總之,別做夢!別想改變任何人。但是可以改變自己的標準。先生的各種因循苟且、死不悔改那是他自己的損失;我又不是漫威的美國隊長,拯救老公不是我的責任。反正我的容貌體態文采與幽默感,也正雪崩式的衰退,沒在客氣的好嗎?

才發現,難怪我這麼愛小孩⋯⋯原來我把愛意都轉移到他們的身上。想想自己也太超過了,自始至終,我總是可以誠實坦率地表達自己的情感喜好與貪嗔癡念;先生雖白目,至少沒有漏接過我。光憑這點,我的真愛發電機就不能封存,還要繼續發光發熱。就像熱炒店的人氣菜色,靠的是大火與鑊氣;但天天吃的家常料理,我還是比較擅長小火慢煮,最好經過時間的浸潤靜置後,再加熱食用,會更有層次風味!

 

好啦!提問的最後一題:在他眼中我會不會也愈來愈討人厭?答案改一下:

 

努力變得更閃閃動人吧?為了他,更為了自己!
 

圖片提供:
freepik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45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