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攻略 feat. 煎牛排

by  劉昭儀

心事募集的表單中,一直有個留言讓我耿耿於懷:有人說她看到配偶的臉書發文就想罵髒話,每年的新年新希望都只有一個:今年可以成功離婚!

 

居然可以許願這麼帥氣的新年新希望!結果卻還沒有能力實現?到底是被什麼牽絆住了呢?還是鬼遮眼般有盲點?


說到離婚,從來沒有片刻產生過這個念頭的已婚婦女請舉手?!嗶嗶嗶⋯⋯阿中部長,這些舉手的人病很嚴重,趕快把他們匡列圈起來!

 

我想,除了極少數特異功能者,大多數凡人都曾經在婚姻生活中,因為各種天殺的理由,反覆思考過離婚的可能性;比如我,前段時間在無止盡的工作煉獄、百忙之中,更不順眼老公的天真無邪、白目症候群,想著我已經背負多年的沒完沒了,總該有個盡頭⋯⋯於是開始思考「離婚」!我彷彿看到黑暗陰沈的長隧道,透出一線光明⋯⋯感覺出口已在前方!

 

 

為了確認自己的決心,我上網滑了一下離婚的程序(你不是說自己很忙嗎?)。發現若是調解或裁判離婚,過程很複雜,但若能力許可交給專業的離婚律師,應該就不用為法律程序傷神⋯⋯如果你還要忙著傷心的話。而協議離婚,則是比較適合平凡老百姓的簡單明瞭;只要兩方對離婚協議書達成共識⋯⋯但是等等!雙方正因為沒有共識,才會走上分開這條路;如果那麼容易有共識,還需要離婚嗎?

 

離婚協議書的重點(外行觀點)大概是財產(債務)分配、子女歸屬、扶養費以及探視的權利與原則⋯⋯兩個對未來沒有共識的雙方,要如何在離婚前對這麼多重點達成協議呢?如果還搭配「仁愛吾彊」這種等級的財產要協商,沒有賴芳玉同級的律師出馬,恐怕也是戰爭等級的災難。小孩的部分,也是牽一髮動全局:包含監護權的歸屬、扶養權的履行、共同監護誰要作為主要照顧者?什麼是子女的最佳利益?探視的規則?還有單親補助的需求等等⋯⋯光說這些的口水就可能淹死自己,根本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最佳代言人!律師事務所的價目表上,監護權離婚官司大致上是六萬元起跳;如果還要處理財產分配,妳的戶頭至少要先扣掉十萬元,才能看看律師幫妳拿到多少財產?依照比例原則,各位可以盤算一下,到底要給律師費,還是把這筆錢給自己去買個珠寶消業障!(但不確定想離婚的念頭就打消)


我的女生朋友為了強化自己的意志,以一種「勿忘在莒」的心態,在自己的筆電放上了空白的離婚協議書,作為桌面;後來沒注意把電腦送修,拿回時發現宅男工程師看她充滿異樣的眼光,開機後才拍額頭、恍然大悟。另一個朋友跟我說:婚姻中的另一半,就像自己腳上的那雙舊鞋。每天穿出門總是嫌棄鞋子樣式過時,又一成不變。可是每次想換雙新鞋穿時,比較之後就會發現,新鞋雖討喜、但總是穿著不合腳不舒服,只好回頭穿舊鞋,踩起來就輕鬆自在。我說:妳不要放棄啊!新鞋也會逐漸習慣變好穿。朋友說:對啊!變好穿的時候就是舊鞋了!(掩面)我也曾經跟離婚近距離⋯⋯我的老朋友問我是否願意在他的離婚協議書上當證人?我說:不好吧?!我很忙,沒空跟兩位去戶政事務所。他說不用去,只要簽名就好⋯⋯但我自己的離婚都還沒簽,幹嘛先在別人的離婚協議書刷存在感呢?

 

總之離婚這件事,必然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務實的選擇,並且要蓄積強大的能量與行動力,才能跨越的人生重大關卡。我必須承認,之前自己只是把離婚當作婚姻難題的避難所、紓解不爽的出氣筒,也是這次才認真地腦補了離婚的人間煙火。但重點是,我的先生從來不知道我已經玩這麼大;那是因為我還算冷靜克制,知道離婚不是夫妻相處的對嗆⋯⋯是對戰!(這樣有比較正面嗎?)



因為我絕不在小孩面前跟先生吵架起衝突,不能讓孩子為父母的關係緊張焦慮⋯⋯這是我覺得父母起碼該為孩子做到的負責任。可是小孩總會冷不防地提起:「馬麻前幾天你在跟把拔吵架對不對?」驚嚇到心跳漏一拍的我還嘴硬:「沒有啊!我們哪有吵架⋯⋯」「哎呀不要騙人了,你們講話的語調和表情就是不對勁啊!」小孩的敏銳雷達,逼得我必須靠自己,快速消化婚姻中的難題⋯⋯比如出門運動(剛剛);或伏案書寫(現在),透過跟自己相處的身心靈勞動,將惱人的問題靜置⋯⋯「靜置」是我在料理牛排時,一定要有的步驟:將牛排煎的兩面金黃酥脆,讓梅納反應淋漓盡致時,不能急著盛盤上桌收工;要先讓外表看起來無懈可擊的牛排,用鋁箔紙包覆靜置一下,讓肉中心甜美飽滿的肉汁,均勻地分佈到整塊肉,包含被煎得水分流失的牛排表面;同時也透過餘溫,讓相對低溫的肉中心,回溫增加熟度。靜置過後的婚姻⋯⋯不,是牛排!將不再血淋淋,卻依然鮮嫩;溫度提升更讓人食慾大開,有讓人想咬一口的勇氣!

 

要離婚之前,先好好學一次煎牛排吧?(誤)

圖片提供:
freepik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45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