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導力 把所有事情看成一幅拼圖,就不會計較自己拿到哪一塊——專訪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

by  陳芷儀
有時候我們對現狀不滿,是因為眼睛只看到前面,偶爾可以跳起來看一下圍牆的另一邊是什麼,可是別忘了,需要一步一步才能爬過那個圍牆

從熱愛話劇與抒情的少女,到就讀大氣科學系、成為國泰金控投資長,與其說程淑芬的人生是誤打誤撞,不如說她是專注看著自己的心之所向,並且在每一個命運安排的難題跟前選擇正面迎擊。

 

高中時期,她參加話劇社,實在太投入了,想著一定要去就讀在大專盃話劇比賽拿下好名次的台大。於是她選校不選系,進入台大就讀大氣科學,如願玩社團、談戀愛,兼修中文系的課滿足她的浪漫。

 

這樣的故事看似與多數大學生相同,然而,是什麼不同讓她擁有現在的成就?

 

 

把一個領域做好,老天爺就會為你開路

 

程淑芬聲音纖細柔軟,笑起來非常靦腆。她說起自己當初想跟男友一起去美國讀書的故事:托福考了 8 次、GMAT 考了 7 次都沒過;後來只好用大三曾考過的GRE成績申請學校,跨領域攻讀財務銀行碩士。看似瘋狂追愛,實則能看出她的個性,她願意為了想做的事情一試再試。

 

「我做什麼事情都會蠻投入的。當我們把一個領域做好,老天爺就會在前面開三條路給我們選,這個我是很相信的。」程淑芬傾向相信自己可以,不會的,再學就好。她說自己也很容易焦慮,但會將好的、壞的狀況全都想過一遍,「想完了,就能好好享受過程了」。

 

雖然會害怕,但不會逃跑。這種面對挑戰的心態為她帶來許多正面的結果,並在她後續的人生裡一次次被反覆驗證。

 

比方說,她從美國回來面試第一份工作,直到當天才驚覺那是一間證券公司在徵研究員、而不是她想像中做經濟研究的研究員;但她仍在面試當下表現了最好的自己,並獲得了一份大大改變她職涯的工作。

 

比方說,前輩都把熱門股做走、把冷門股分給她,她沒有抱怨,腳踏實地去研究,景氣循環之下,冷門未來也會變熱門,先有機會蹲馬步打基礎也很好。又比方說,她曾經在某份工作中萌生離職念頭,「其他同事卻率先遞出辭呈」,她想:自己如果也離職,公司會雪上加霜。不忍心提辭呈的她,選擇再撐一下,撐著撐著就看見了新的自己與機會。

 

「我後來發現,有時候我們對現狀不滿,是因為眼睛只看到前面,看到的自己不夠全面,或是不想等那麼久。我覺得,偶爾你可以跳起來看一下圍牆的另一邊是什麼,你可能會覺得:哇,那裡真好。可是別忘了,我們需要一步一步才能爬過那個圍牆。」為什麼他領的薪水比我多?為什麼我升遷得不夠快?為什麼總是有人要搞辦公室鬥爭?對程淑芬而言,時間不該花在思考這些問題上,而該專注於成為更有價值的人。

 

「有聽過我講話的人應該會知道,我不是很會講話、社交也不太行。但是專業不會寂寞,專業沒有灰色地帶。成為專業的人,名跟利自然都會跟著你跑,活得也會更有自尊。」對她而言,名與利本是專業與成就的副產品,若是本末倒置,只會讓情緒凌駕成長、手段混淆目的。

 

從 I 到 We,每個人拼一塊拼圖

 

職涯一路上,程淑芬選擇工作時喜歡看成長性勝過於當下的薪資,看利人勝過於利己。「有時候面試完,即便對方給我加倍的薪水,可是感覺發展性比較小,我也不會去。我不想要只賺錢搭配寂寞,反而希望可以學到更多、有自己可以貢獻的部分。」多年來,那個詩意的少女還活在她體內。當初選擇加入國泰,也是因為她想著:過去一直在外商替外資賺錢,該是時候為台灣人做點什麼。

 

「我希望可以幫普羅大眾管錢,國泰有1300萬張保單,只要顧好,就是幾百萬個家庭的未來,我覺得很有意義。」她謹守這份起心動念,無論遇到什麼困境,在這樣的念頭下都成了小事。

 

從人人稱羨的外商、王牌分析師的生活往前走,她盼望一個眾人不為「熱門」擠破頭的世界,「我不知道耶,我只是一直覺得人跟人之間要互相,而且人也只是地球的一種生物之一。如果每個人都只想搶最紅的事情,就沒有意義了,一直 I、I、I 只會哀鴻遍野,換成 We、We、We 不是好多了嗎?」她自嘲曾有人說她眼光很好,冷門股也能做熱,但她其實一開始只是撿別人不要的來做。

 

「去做,然後看到自己做的領域有慢慢擴大,這樣就可以了。如果那時有人要來搶,我們就送給他,再去做下一個很重要但沒人要做的事情,只要做出規格,餘光也會照到自己。」

 

包括她進入國泰兩年後,在一位歐洲退休基金投資人提醒之下,驚覺國泰的 ESG 分數落後,便決定扛起責任急起直追,成立責任投資小組、推動永續金融。如今,國泰在永續金融、金融包容性等面向,皆名列全球產業領先地位。

2023紐約氣候週(Climate Week NYC),在9月17日至24日期間舉行。左為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右為世界氣候基金會主席顏斯.尼爾森(Jens Nielsen)。

比起享受現在,程淑芬更喜歡創造未來,如果理想的世界是一千片拼圖,每個人都只選中間的來拼是拼不起來的。而她很樂意去拿邊緣的那幾片。

 

佛有八萬四千種法門:向上爬不一定要踩著其他人

 

一路從新手職員開始步步爬升,程淑芬身上卻看不到狼性,她不受限於過往對於求升遷者、領導者的刻板形象,以自己的特質與步伐前進,創造能保持成長、互助的職場氛圍。

 

她說,想著自己還能貢獻什麼,而不是想著要往上爬。爬上一階,如果發現適應不良,往後退一階再修煉就是了,畢竟沒有只能向上的樓梯,「同事之間不要惡性競爭,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表現、都有家庭要養,如果你選擇的公司是成功的劇本,那我們會一直需要更多的你,甚至更多比自己更厲害的人。」她的領導方針,是常常告訴夥伴,佛有八萬四千種法門,每個人做事情的方式不同,要互相支持。

 

「不要總是 my way or no way,這次誰負責、誰有需要,我們就去支持他,下次其他人也會支持我們。所以我跟同事之間的互動很單純,只有一件事:希望他們明天比今天更好,那個好是你有所學習,喜歡自己,但也懂得欣賞別人。」作為女性領導者,她善於傾聽同事的煩惱,以同理心引導團隊,追求整體而非個人表現。

 

 

談起團隊,程淑芬語氣是滿足的,「團隊不會有什麼吵架、爭執、搶東搶西的,因為要搶的話,那我的給你好了。」她樂見每個人發揮不同特質,但能共享相似的價值觀,在不同的位置上找到自己的成就感。

 

關於女性:該是妳的,不要選擇後退

 

金融業女性很多,但也跟許多其他產業一樣有著越往上爬,女性越少的狀況。對此,程淑芬分享觀察,「因為過往重男輕女的觀念,女性常常從小做家事,習慣注意細節、流程,但男性被訓練去思考下一步要做什麼,因為其他的事情別人會幫他搞定。」她說,這或許沒有好壞,但會影響女性對自己的自信。

 

「我曾經聽說有科學家針對台北市一些頂尖高中做調查,問學生對自己的評價。結果男校的人都給自己打很高分,女校的學生都給自己打59、60分。因為我們女生從小就比較縝密、細心,習慣多做少要求。」長期下來,女性在很多情況下容易認為自己不夠好。

 

包括當升遷機會來臨時,「有些女生被問要不要升遷,她們會拒絕,但她們可能不是不想要,只是會害怕做不好而不敢接。要相信,人家願意找妳就是相信妳。」程淑芬也發現,生了小孩後女性常常自主退位,「有孩子,一定有人要稍微 slow down,可是那為什麼一定要是女生退下?這樣好像跟著羊群的羊沒什麼主見,覺得『那就是我該犧牲了』,女生要有勇氣去優雅辯論,有時候會發現另一半其實會鼓勵支持我們。」破除所謂的理所當然,女性也有追求職涯發展的權利。

 

 

程淑芬鼓勵所有女生,機會來臨時,不要選擇後退。「如果妳是足夠優秀的員工,相信很多事情都會 design around you。公司會願意為了妳等待,稍微改變作法。」她說,家庭、工作、自己的身體與心靈,我們不用每個階段都想著把每一件事都做到滿分。

 

「很多女生把工作、家庭當成 0 或 1 的選擇,我覺得很可惜。我們能不能都拿 0.8?已經是 A 了,都很優了啊。」

 

即使走的路都和許多人看似相去不遠,但程淑芬總是先覺得自己做得到。即使嘗試後遇到挫折,她也能靜心蟄伏,等待下一次向前的機會。她看待所有事情為尚待完整的拼圖,於是不計較自己分到哪一塊,只要自己能從中有所成長、且能為眾人帶來幫助。原來,是一次次的選擇,讓程淑芬成為現在的自己。

圖片提供:
程淑芬、國泰金控

陳芷儀

陳芷儀 https://www.chihyi.work/

文章 22

政大傳播所畢,耳草人內容工作室創辦人暨內容總監。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以文字賣藝,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