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企劃疫情期間回台灣,最難的是甚麼?

焦點企劃 疫情期間回台灣,最難的是甚麼?

原本以為要跟自己一手帶大、19年形影不離的寶貝獨生女揮手道別,會是多麼椎心刺骨?沒想到拜疫情之賜,光是處理回國機票的一改再改,PCR檢測的預約與時效,還要研究三個轉機機場各自不同的防疫規定,就讓我心力交瘁,完全沒有時間醞釀離別的心碎。READ>

觀點專欄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觀點專欄 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在曾是大樹變枯枝般的家族長大,知道男人做起夢來,比女人還浪漫,且醒得更遲些。女人做的夢是細碎的,坐著打盹似的,突然驚醒後叨唸幾句,就繼續就近沉在一個淺灘似的夢裡...READ>

焦點企劃門牌只是配角:蔡沛原的小島設計

焦點企劃 門牌只是配角:蔡沛原的小島設計

多數人對東引的印象只停留在藍眼淚、東引島燈塔,直到網路上幾篇「東引鄉門牌」的報導,讓這個台灣最北端的鄉突然紅了。這塊門牌的誕生有些意外,卻是設計師蔡沛原離開小島,又回到小島的湛藍靈光。READ>

觀點專欄品一品悲傷的苦香

觀點專欄 品一品悲傷的苦香

我仍記得《浪人劍客》裡的一段話:「若感到寂寞就看大樹吧,即使死了,爹也一定在那裏,因為樹比人活得久,如果樹枯了,就去看河裡的石頭,爹也一定在那裏,樹木跟石頭都認識真正的你,你要活得快樂,要活出你自己。」READ>

觀點專欄我那活在潛意識的朋友

觀點專欄 我那活在潛意識的朋友

寫作讓她可以在吵雜中「安靜」,在混亂中「沉思」,即使她在跟人對話,仍可同時挖著與現實一樣大的「藏身處」,她腦海裏有一個可以到達的「地下室」。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