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生活 塑膠藍玩出設計感,以誠實包裝台灣味:兩隻老虎設計

by  陳苓云
「您好,我是兩隻老虎-不覺得很好笑嗎?」余岱官樂吱吱的說。



銀行保險科出身,32歲才轉行作設計,「兩隻老虎設計工作室」總監余岱官自認不是圈內人,受邀擔任2020金點新秀設計獎包裝設計類評審團召集人,她心想:「哇塞,這什麼意思啊!」

 

將傳統的顏色變時尚

 

「兩隻老虎」成立12年,余岱官才在員工鼓勵下開始報名設計獎。2019年、2020年各有五項作品以包裝、品牌識別、出版品設計獲得金點設計獎標章,其中之一,是替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設計的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歌仔戲經典劇目》精裝版。

 

以濃郁的重紅、藍綠配色,轉譯哭調的強烈情感;選擇黑白劇照,凸顯廖瓊枝老師的國家文藝獎得主地位。定調設計方向時,團隊研究了那個年代的顏色:「以前的台語電影、海報都是這麼鮮豔的顏色,要表現傳統,色彩是一種很直接的感覺」。





藍綠精裝盒上,燙紅金的草寫英文綴在大大的黑色楷書標題旁,令人聯想到傳統戲曲的平平仄仄,「我們很喜歡用一些平與不平、不同面的材質去做交錯。」收納時,紅色劇目本突出外盒一截,除了方便拿取,也是在色彩、結構上製造層次感。透過視覺轉換,讓傳統文化融入當代、親近大眾,余岱官認為:「設計的意義就是這個,簡短溝通」。

 

例如大紅喜氣、大金富貴,是廟宇文化不能少的視覺元素,卻也容易落入「俗氣」的刻板印象;2012年為北港武德宮設計的紅包袋,以時尚業常見的全金手法,搭配打凸的武財神圖紋,封口點上圓滿的紅,將金變成不同的金,紅變成不同的紅。「讓大家都喜歡,是多年來一直琢磨的事,能幫品牌把路走寬,才是好設計。」



一個人無法做出好設計

 

「我發現沒有不好看的顏色,就看你怎麼搭」,「兩隻老虎」的主色,余岱官刻意選擇五金行水桶的那種塑膠藍,就是想挑戰將這樣的顏色搭出設計感;名片上打凸的圓點陣列,則象徵設計師的點子、業主的點子、市場的點子。余岱官認為:「好用的設計,會是大家的點子的集合,不可能只有單一方」,因此「兩隻老虎」特別強調設計要投入客戶的企業文化中體會琢磨。



「即便是第二代來委託,我一定要求跟創辦者本人見面,因為這公司的核心來自於他。我一定會瞭解到最源頭,當初怎麼創業的?想找人設計,一定是想要不一樣的願景,目標是什麼?你會發現,企業核心往往就是創辦者做人、做事的特點,我的任務就是去拆解無形的文化,將最重要的核心放好,設計就往這個方向走。」

 

獲得2019金點設計獎標章的「民雄金桔」包裝設計,以歐式復古插畫手法呈現創辦人「阿公」肖像與產品圖像「金桔」,印在深橘色調的牛皮紙材上,有一種樸實的暖意,就像古早農村互助的人情。「六、七十年前的台灣非常貧窮,窮到不知道該怎麼辦;阿公去日本取經,輔導整個農村種金桔,跟農會合作加工品,那個事業是這樣來的。」





1956年創立的「民雄金桔」,如今已傳承到第三代。像「阿公」這樣的創辦人,對余岱官而言不僅是創業前輩,更是尊敬的長輩。「訪談時,我就像變成他們的小孩,很崇拜,能創那麼多事業很不可思議,他們留下許多我們這一輩可能都不會有的精神-誠信、助人,我特別喜歡。」

 

誠實的設計才是永續的設計

 

創辦者的態度,成為設計者的靈感;余岱官發現,從真實出發的設計,市場的共鳴也特別大,「從業績會看出來,它會一直絡繹不絕,絡繹不絕…十多年可以看出一個結果。」2007年創立的「兩隻老虎」,跟著客人一起慢慢長大,「做了十二年,有一天我才恍然大悟:誠實的設計是最好的設計。」

 

余岱官體察自己消費時的感受:流行一波一波,永遠在變;企業喊出的口號都差不多,但其實是有差別的。設計跟著潮流走,或許業主容易買單,前端有利銷售,但買回去發現內容與包裝有落差,不太可能再買,最終,產品會消失在市場上。「為什麼強調誠實?因為我受不了用心做的設計跟著產品一起不見了。」

 

「賺錢沒有不對,但如果公司本質真的只有賺錢,我覺得沒辦法永續耶。」誠實的設計才會長久,誠實的經營才能永續,「兩隻老虎」自然而然與信念相同的客戶走在一起,他們大多是規模不大但扎實做事的在地文化品牌。「不是刻意的,應該是比較有連結,因為我是台灣人,聽得懂他們說什麼,也比較有感覺。」


土法煉鋼的老虎找回自己的路

 

出身埔里的余岱官,對老一輩的產業有份特殊情感,「但我以前個性不是這樣,曾經不太喜歡鄉下,追求成為都市女孩。」那是一段長達十幾年的迷失。

 

「從小,家裡有木頭,我就自己想辦法做桌子;路邊人家蓋房子,就在那邊看結構怎麼蓋,這對我後來做包裝幫助很大。」國小五年級,媽媽送她去學水墨畫與基礎素描,一直畫到國三。一度想念純美術,但師長認為畫畫沒前途,「當時蠻煎熬的,跟同學感情很好,他們讀書我跑去畫畫,其實很寂寞」。

 

最後余岱官念了銀行保險科,「但那五年就是交差而已。」畢業後媽媽要她去銀行工作,「我打死不從。真的沒辦法做。不知道哪來的膽子,不怕沒飯吃,我就是不要啊。」





那個年代,非設計科系出身,連賣畫都不讓你賣,於是埔里女孩去了台北,從美妝產業到系統衛浴,想盡辦法沾上設計工作的邊;覺得講英文很炫,跑去加拿大遊學,覺得當台幹很Fancy,有機會就去上海工作。「年輕時滿荒唐的,像浮萍。跟現在的差別…應該是根吧。」

 

回台灣後,生肖同樣屬虎的同學找她合夥開設計公司,想起初創時的苦,仍然頭皮發麻!「剛開始連『開刀模』是什麼都不知道,拆開別人的包裝、自己畫結構線、割牛皮紙…真的是很土。」後來遇到熱心指點的廠商,「巴著他問,才知道開模、發印、紮型,有一條龍的工廠,很豪華耶!」



土法煉鋼的走過,卻讓余岱官終於有了扎根感。想起從零開始學習設計軟體,老老實實、一筆一筆拉向量線畫稿的心情,「雖然比較慢,但是你還能怎麼做?我年輕時跳那麼多工作,發現不可行啊。」

 

迷失的路沒有白走,永續經營沒有撇步,「誠實」讓「兩隻老虎設計工作室」走出自己的路,也讓那隻愛畫畫的老虎找回了自己。

 

2020金點設計獎同場加映

從風體到拳體,溫珩如的造字輕搖滾

門牌只是配角:蔡沛原的小島設計

以數位的維度想像,沒有動物的未來動物園:POM (Project On Museum)

圖片提供:
陳彥呈 Yan Cheng Chen、兩隻老虎設計

陳苓云

陳苓云

文章 35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