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人文 雲門舞者周章佞的安可新舞台:我不是退休,只是斜槓

by  李玉玲
離開雲門,不是畫下休止符,而是迎向人生另一個階段的契機。

舞者周章佞的人生分水嶺在五十歲那年。

 

2019年底,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退休,由鄭宗龍接任藝術總監。結束每年夏天的戶外公演,林懷民率領周章佞等資深舞者,展開為期三個多月巡演,為觀眾獻上告別作《秋水》。沒有激情,只有逝者如斯的淡淡哀愁,舞終,周章佞緩緩走向幕邊……,燈暗,大幕落下,她在雲門二十六年多的舞者生涯,也停格在2019年12月,那一年,周章佞五十歲。

雲門舞集「秋水」/雲門舞集提供/舞者周章佞(左)黃媺雅(右)/攝影劉振祥

去年(2021年)夏天,雲門舞集舞蹈教室臉書粉絲團「我家就是運動場」系列影片,周章佞梳著髮髻、淡妝,一邊講解一邊示範:「纏繞篇:手指輕觸在肩膀上,由手肘帶領繞一個最大的圓圈,接下來整個手臂伸長伸遠,盡量地靠近身體,盡量地向後看;身體向旁側彎……」語氣輕柔,神情優雅,那位雲門時期被舞評讚譽:「洋溢著貴婦人氣質」的周章佞,又回來了。她的新身分:雲門教室教研中心老師。

 

在雲門的日子都是積累

 

其實,周章佞從未離開過「舞台」。「跟隨林老師腳步離開雲門,不是退休,只是轉換跑道。」大學畢業後進入雲門,一待就是二十六個年頭,周章佞腦海雖曾閃過:「能在舞台上跳到幾歲?」卻從未有退休的念頭,因為,「在雲門,日子天天都在滾動,台灣、歐洲、美洲……全世界巡演,每天呼吸到不一樣的空氣,接觸到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吃到不一樣的食物,同一支舞即使跳了上百遍,也不會一樣,不會有職業倦怠感。」

 

「林老師是掌舵手,永遠知道下一步要去那裡。」周章佞笑說,被罵是家常便飯,當下覺得委屈,事後想想:到了這年紀,還有人在旁邊念妳,指導妳,是很幸福的事。「舞台是很殘酷的,成功或失敗都要自己面對,林老師的督促提醒我:還有進步的空間。」

 

周章佞從未想過退休,直到林懷民預告:2019年底引退,由新世代接班,她才認真思考:「一切就這麼結束了嗎?」周章佞對舞蹈還有熱情,更有累積二十多年豐富的表演經驗,她對未來還有展望:「離開雲門,不是畫下休止符,而是迎向人生另一個階段的契機。」

 

結束巡演回到台灣,還沒嘗過「睡到自然醒」悠閒生活,2020年一開春,各種合作邀約又催促周章佞重返舞台,她以自由舞者身分參加編舞家何曉玫「鈕扣計畫」十周年演出,與另一位舞者林燕卿搭檔,發展出結合講座與舞蹈的「雙排扣」小品呈現。

 

「在雲門,跳什麼舞,有編舞家;服裝、舞台、燈光…,有製作群設計;交通、食宿有行政團隊安排,舞者,只要專心把舞跳好,按表操課。做了自由舞者,從台上到台下,什麼事情都得自己打理。」儘管無法再像以前一樣當個「貴婦人」,周章佞樂在其中,開心面對不同挑戰。

 

欣然迎接舞蹈第二春

 

2020年,周章佞同時加入「既陌生又熟悉」的雲門教室教研中心,負責成人線上課程研發、師資邀請、直播課程舞監等工作。說是陌生,因為看似都是雲門體系,一是表演,一是教學系統,工作內容大不同。但對周章佞來說,卻又再熟悉也不過,女兒四歲開始在舞蹈教室律動課程陪伴下長大,如今已經大學畢業進入職場,周章佞的身分也從家長變成實際參與課程設計、執行的老師。

2021年初,章佞老師投入雲門教室開始參與成人線上影音課程拍攝。

從雲門教室展開人生「第二春」,周章佞沒想到的是,遇上世紀疫病COVID-19(新冠肺炎),持續兩年多的疫情打亂了生活步調,周章佞沒有負面情緒,而是以正能量面對:「線上學習已是未來趨勢,實體課程以外,舞蹈教室也開始規畫線上學習平台,這場疫情只是催促我們把腳步加快。」

 

被疫情推著向前走,周章佞這才發覺:跳舞之外,設計線上課程、拍影片、線上直播……,只要保持一顆好奇的心,不自我設限,原來,自己還有很多可能性。這兩年,她研究如何用手機軟體剪輯影片,觀摩其他網路身體教學課程,學習如何將Google Meet、Zoom等軟體應用在遠距教學或小組會議。

 

雖然雲門舞集時期,周章佞也兼任排練指導,設計課程對她並非難事,但線上教學和實體課程不同,老師無法手把手引導,教學節奏、引導方式、口語表達,都要重新設計。

 

「我家就是運動場」不出門也能動起來

 

舞蹈教室線上影音課程發展初期,還有專業團隊負責影片拍攝,去年(2021年)5月台灣進入三級警戒,居家上班期間,周章佞思考:「還能做些什麼?讓出不了門又想運動的人能夠持續動身體?」她從過去在雲門接受的中國武術、太極導引等東方身體訓練功法找尋素材,企畫了「我家就是運動場」系列影片。

 

從主題策畫、動作設計、示範、拍攝、後製剪輯、配音,一個人獨力完成,花了三個月時間拍了十多集,最後剪輯成「纏繞篇」(二集)、「吐納篇」、「伸展篇」、「綜合篇」、「雲想篇」共六集,陸續放上雲門教室臉書粉絲團和youtube頻道,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刻,提供免費管道讓大家跟著她一起動身體。

 

「我家就是運動場」顧名思義:在家運動,拍攝地點就在周章佞住家陽台,老公細心栽種的花花草草成為自然天成的「布景」。她透露,拍片還得老天爺賞臉,太陽太大、下雨天,光線不對,都不適合。影片拍攝期間正值夏天,稍為動一下就全身濕透,拍攝前,周章佞得做好充足準備,排練,簡單梳化妝,一切準備妥當,到陽台,地上畫馬克,架手機,放音樂的筆電藏在花盆裡,拍完後進到屋裡檢查畫面,沒問題立即剪接,夜深人靜時再進行聲音後製。

 

周章佞自編、自導、自演的「我家就是運動場」,雖然每集只有短短近五分鐘,卻是她在雲門二十六年身體訓練的總整理。她自評:這系列影片很「周章佞」,拍完後不只自己有成就感,也獲得很大迴響,累積超過十八萬觀看人次。

 

勇於摸索嘗試的50+

 

去年六月,雲門教室也全體總動員,由南門館打響第一炮推出線上直播課程。舞蹈教室老師化身直播主,行政人員擔當直播小幫手,周章佞則是直播舞監,緊盯現場大小事,下課後給「筆記」做檢討,做為下次直播參考。

 

周章佞說,教室不是劇場,沒有專業燈光。律動又不同於靜態直播,身體隨時在動,如何在有限條件下達到最好的直播效果,沒有範例可以依循,靠的是團隊分工合作,集思廣義。過去雲門舞集的經驗又派上用場,只是,以前是被拍攝者,現在是監督者(舞監),視角不同,如何架鏡頭?燈光怎麼打?軌道燈、網美燈、柔光箱…,一次又一次嘗試,終於摸索出一套直播SOP,三級警戒期間,繼南門館之後,各分館陸續推出直播課程。

 

 

COVID-19疫情雖然對實體課程造成很大衝擊,雲門教室「線上平台」經過兩年發展已漸趨成形,包括:付費的影音課程、免費的教學短片、直播課程,已完成超過六十支影片,近九十萬觀看次數。周章佞指出,雖然疫情趨緩,學員已陸續回流教室上課,線上平台發展仍是今年的重點工作:建立會員制,強化線上學習網站功能,新的影音課程拍攝,未來,實體課程也能在平台付費。

 

談起這兩年的新工作,周章佞活力十足,她感謝這場疫情讓自己踏進全新的領域,每天都有新的學習。五十歲以後的周章佞,離開了雲門的舞台,又開拓了新的舞台,自由舞者、雲門教室線上課程研發、直播舞監、拍片……,忙得不亦樂乎,她給50+的人生評語:「周章佞的斜槓人生,很棒!」

圖片提供:
雲門舞集舞蹈教室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77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