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月薪嬌妻談婚姻契約:拒絕愛情的剝削!

by  賴芳玉

日劇月薪嬌妻再次掀起婚姻契約的話題。這部戲劇很有趣,不妨就從契約對象開始聊,例如,你會和誰簽約?
 

由於這場婚姻契約是由新垣結衣飾演的女主角實栗所引發,所以就從她的視角談起。
 

劇中有兩位男士。男主角平匡是一位戴著眼鏡、身形偏瘦,在公司擔任工程師,做事細心有毅力,生活穩定,對戀愛、婚姻是絕緣體的草食男代表。配角涼太則是外表英俊挺拔、風流倜儻、情場得意。
 

如果是妳,會選擇哪一類型?
 

通常女性多會先受到高富帥的極品男所吸引,就如同我同事戲謔地說:「如果有醜的、也有帥的,反正男人都會外遇,為何不選擇一個帥的,來個曾經擁有也好。」我聽到後,噗哧一笑,乍聽很有道理,不過我們可能因經常處理外遇離婚案件,實在不能把這話當真。
 

日本作家清樹明子曾提到日本女性的理想對象從「三高」、「三平」發展到現在的「三生」。
 

從高富帥的三高,來到三平的普通平凡男子,平均收入、平均外表及平穩的性格。現在則是三生:生存力、生活力及生產力,也就是解決家庭問題的生存力,不依賴妻子也能做好家務、不仰賴父母也能經濟獨立的生活力,以及在一無所有情況下能夠創造新局面的生產力。
 

平匡在戲中的穩定、細心、解決問題的形象與表現,幾乎吻合清樹明子所說的三平及三生條件,這也是吸引實栗的重要原因,反而涼太一開始就被她晾在一邊。
 

台灣是否也有這種發展歷程?我倒認為台灣女性比較重視「感覺」,更喜歡命中註定愛上你的浪漫,但理性思考,若能選擇具有三生能力的對象,確實更能擔保婚姻的穩定與長久性。
 

 

許多人心中有很大疑惑,也就是婚姻契約有效嗎?
 

但先別急著學婚姻契約的法律效力,因為婚姻契約有無效力的問題,在台灣可能還停留在假議題,因為沒多少人真的會簽署婚姻契約。
 

難道台灣不能接受婚姻契約的觀念嗎?倒也未必。2002年現代婦女基金會首推婚姻契約後曾遭到很多質疑,直到5年後,2007年再度推出新版婚姻契約時,當時基金會與奇摩合作網路民調,針對24,000多名網友進行調查。九成五受訪者認同專職家務者應有酬勞、家庭生活費應共同分擔;結婚時願簽署婚姻契約者也高達八成。
 

時隔10年後的2017,青平台基金會再次網路問卷,八成三受訪者未婚,男性占一成九,女性占八成一。針對「看過月薪嬌妻後,你是否同意支付薪水給專職家務的另一半?」仍有高達八成七認同。
 

看來台灣首推婚姻契約概念後至今15年,認同者相當多,但簽署的人不多。從律師在處理家庭生活費的爭訟時,沒有多少夫妻拿得出婚姻契約給法院當作證明,就會明白使用婚姻契約約定家庭生活費用不多,更別說約定另外支薪給專職家務的另一半。
 

或許有人會說支薪給專職家務的另一半,就是透過夫妻財產分配時給對方財產一半。但月薪嬌妻,是月領,在沒有婚姻契約的概念下,別說月薪了,年薪都沒有,得要等到離婚、喪偶,或夫妻結束法定財產制、改用其他夫妻財產契約時,才可以結算專職家務者的薪水,問題是誰願意為了薪水,反而去等待那一刻的來臨?
 

為何認同婚姻契約者多、卻實踐者少,其實理由只有兩個,有心無力,及期待者多但不敢說。
 

所謂有心無力,指的是低薪的新貧年代,大部分年輕人表示自己都養不起了,如何婚後支付另一半專職家務的薪水?這個心態反應在青平台網路調查,29歲男性對於支薪給另一半的意願只有58%,相較於30~39歲有經濟能力的男性73%,顯然低了許多。
 

不過期待卻不敢說的原因更多,因為談錢傷感情。記得劇中實栗質疑匡平因為被資遣,所以求婚以免除每月薪資的負擔,匡平困窘地說:「你是不喜歡我嗎?」實栗說:「這是愛情的剝削。」
 

當實栗說出想法後,確實讓兩人關係頓時陷入僵化,但這也讓匡平自省,於是兩人開始學習並協商如何以共同經營者的觀點,一起分擔家務及經濟。
 

 

對於期待卻不敢說的朋友,網路作家海苔熊提出「晾擔心」觀點,也就是那些說了會傷感情的事情,越是壓抑在心裡,越是會成為一種損傷關係的焦慮。適時地把擔心拿出晾一晾,減少內在的重量。
 

其實,婚姻契約只是形式,重點在於透過契約檢視雙方對婚姻的觀點與期待,這有助於建立健康的平等關係,讓兩人間不是愛情榨取,也不是透過家族或社會傳統的力量,勒索另一半無條件地當婚姻志工。

 

你也會想看:

小村物語:夫妻檔

我不當好女人了

歐姬芙:我是畫家,不是女畫家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賴芳玉

賴芳玉

文章 27

提倡兩性平權的公益律師,在為弱勢婦女提供法律協助的過程中,看見性別觀點的不平衡,時常導致社會輿論及判決方向忽略女性處境。「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究竟法律有沒有性別之分?她要以女性視角,點出司法中的性別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