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三月的獅子》,來看夢想到底是什麼?

by  馬欣

「享受這比賽吧!」,如電影《三月的獅子》中老師的這句叮嚀,有什麼比夢想的持續更能叩問自己是誰?原來夢想從不是結果,而是一連串不丟掉自己的過程。

 

「桐山,你聽好,明天坐在你對面的只是人類,別被你心目中的怪物打敗。」

《三月的獅子》中,收養桐山的老師對他說:「你第一次說喜歡將棋或許是謊言,但你能堅持到現在,代表你深愛它。」。天馬行空電影 / 提供

電影《三月的獅子》裡出現這段台詞,桐山是一個18歲的將棋選手,他必須面對的是六連霸,被譽為「神之子」的棋王宗谷,是一位連長他一輩的棋手都會被逼出恐懼心魔的對手,桐山在對弈前一晚發現自己緊張到顫抖時,接到了他老師這樣關鍵性的電話。

 

與夢想長期共處的不易

 

夢想這個怪物,是你真能靠近他時才知道與它共處並不容易,與其說這部電影在講將棋,更似是一條凝鍊自我的生存之路。

 

關於夢想是什麼?夢想會如何讓你面對自己?《三月的獅子》都有很細膩的描述,它沒有什麼教條講述,而是讓你發現自己內心有頭獸,當你在實現的夢想的同時,對決的將不只是一路出現的對手,而是自己那頭會恐懼、會深感受困、會兀自懷疑的那頭獸,你要怎麼降伏它,讓它在那近乎「神的時刻」平靜下來。

 

 

被商業化的「天才」的內心風景

 

裡面資深的A級棋手島山老師在奕棋時內心有一段獨白像是回應夢想這敵手:「山形縣美麗而殘酷的雪,是我內心的白色闇影。」鏡頭拉遠,看似是他的回憶,又像是他過往練棋的生活。在山形縣,冬天很久,雪一直下,那隆冬如布幕蓋下幾乎是不能出門的,那日復一日的苦練,形成這選手的內心風景,既是真實,又是隱喻著一生其實是與自己的獨奕,那將自己提煉出來的純粹,潔白到令人感到沒有盡頭。

 

這部電影充滿日本節制的美,是對如今張揚人世的對照。一個在小學三年級就因意外失去雙親的男孩桐山,曾經因為想被收養,而謊稱自己喜歡將棋(因收養方是將棋棋士),他日夜苦練,為在「家」裡可以安身,因為將棋是童年的他僅有的「求生」手段,因此桐山內心總有著:「我除將棋外一無所有,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家…」因為是為求生,所以恨死它般地苦練,成為極少數能在國中時成為職業棋手的「天才」,因為將棋在年輕世代中漸漸沒落,「天才」這字眼就在桐山與宗谷身上有意無意被炒作著,竟成為一種只有當事人會質疑的諷刺名詞。

 

夢想其實是「自己是什麼?」的衍生題。

 

因為被視為「可能的天才」,桐山被收養他的家庭裡其他姊弟強烈排斥,從奚落到疏離,彷彿只有「將棋」是他們特殊之處,是他們生存的價值;桐山日夜一人面對棋盤與窗外河流的光影,要被視為「天才」前需要花費的時間與體力,那是正常人可藉此逃脫的藉口,卻是另一部分「正常人」扛下的擔子。

 

《三月的獅子》。天馬行空電影 / 提供

一幕他與「神之子」宗谷的對弈的發表會,兩個早慧棋手被當成「偶像」在炒作,當桐山窮於社交鞠躬的當下,才發現他以往羨艷的「神之子」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那些過度的恭維與褒獎,以商業為目的隨意地加封「天才」,桐山看到的宗谷是清寂的背影,沒有對弈時,那是瘦弱過勞的身影。這時身為觀眾的我才驚覺,天才宗谷的敵人是這般巨大,那「有才華的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斑斑點點的難以成形,如同另一棋手形容的宗谷:「宗谷一耳失聰,或許是因為壓力,但只有與他對弈過的棋手才會察覺。」

 

看似他們很辛苦吧!但卻沒有一個人能放手,如同收養桐山的老師對他說的:「你第一次說喜歡將棋或許是謊言,但你能堅持到現在,代表你深愛它。」當不能下棋的痛苦大過這一切壓力時,你的夢想才會從看似嘲弄你的臉,成為「有緣生在此山中」的幸福。你看宗谷與桐山的廝殺,表面上壓力緊繃,但一個藉由每一步探問「來者是誰」,一個痛快回應自己在這小宇宙中又是誰,真的呼應了「享受這比賽吧!」的老師叮嚀,有什麼比夢想的持續更能叩問自己是誰?

 

專注在每一步所能得到幸福

 

這部電影在聲光效果的現今電影世界中,如同是一股除魅的清火,把時間蒸餾出來,夢想從不是結果,而是一連串不丟掉自己的過程。劇末沉迷於賽局勝敗的女兒質問棋士爸爸為何讓將棋剝奪了幸福,老師父說:「將棋不會奪走任何事情,堅持到最後,總有一步會讓你幸福。」放在其他人人生皆然,跟成敗無關,「真正的自己」在賽局前方等你。

 

 

你也會想看:

李筱瑜 活力鐵人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謝淑薇

我的上台焦慮症

 

圖片提供:
天馬行空電影、VisualHunt

馬欣

馬欣

文章 26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