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沙龍:生命的選擇 【隊友告白】我與太太,遇到問題就一起找答案,生產也是

by  游婉琪

我們的第一胎寶寶在醫院生,記得當時凌晨一兩點,太太起床上廁所,發現羊水破了。家裡木地板上就像是打翻了整個臉盆的水,讓我們非常慌張,立刻打119請救護車載走太太。結果到了醫院,在我們看來很緊急的狀況,護士卻司空見慣,先要我填單子辦手續。

 

這時太太先被推到待產室,肚子上安裝監測儀器,只要寶寶心跳忽然掉下去,護士就會伸手進去陰道「喬」位置,讓寶寶心跳恢復正常。待產室就像一格一格的小房間,可以聽到產婦此起彼落的哀號聲,把能罵出來的話都給罵出來。「你這王八蛋都你害的」、「你給我過來我快痛死了」我才知道電視上演的都是真的。

 

當時我就站在老婆身邊,她很痛時會抓緊我的手,把我的手抓得非常痛,但我想,這痛的程度可能還不及她的十分之一。雖然當時我們有說想打無痛,但凌晨三點,麻醉師不太可能幫你打。

 

 

進入產房後,醫生要我站在孕婦正後方,才不會妨礙他跟助手工作,同時也提醒我不要被孕婦抓到。一開始覺得幫我不上什麼忙,就只是站在那邊看,小孩頭出來時,醫生要我去他的位置看,跟我說這是頭髮,當時我真的很緊張,直到整個頭出來後,身體其他部位一下就出來,瞬間我心中非常感動,雖然書上有教、事前也看過網路影片,但親眼看到,感覺真的很不一樣。

 

第二胎我們就比較不緊張了,預產期前一天,老婆早餐吃到一半喊肚子痛,我們自己搭計程車去醫院,寫完資料後護士要我們先去走樓梯,心想那可能還早,不一定今天會生。回家後老婆又開始肚子痛,於是我們又趕回醫院,路上連計程車司機也很緊張,擔心羊水會破,還好一切正常。生老二時我一樣陪在產檯邊,這次沒那麼緊張,看得也比較清楚。醫院生產就是遵照SOP,寶寶出來就要數手指頭,感覺比較沒溫度,但新手爸媽總是小孩平安健康就非常滿足,其他小細節不那麼在意。

 

第三胎認識了居家生產,我們很快達成共識想試試看。後來因為超過預產期兩週,婦產科醫生覺得危險,只好回到醫院生,沒能如願居家生產,我們都覺得很可惜。老三海ㄤ是俗稱「小胖威利」的染色體缺陷罕病兒,雖然超過預產期兩週,但相較於一般嬰兒,他出生時體格偏小,我想這也映證助產師的話,寶寶準備好了才會出來。

 

在產檢階段,我們並沒有發現寶寶有罕見疾病。頂多就是胎動不明顯、生長落後標準週數,即使做了羊膜穿刺,染色體也都正常。直到生下來發現不對勁,住進加護病房兩個月後,透過基因檢測才確診。知道消息當下,我們第一個反應是震驚,但當時對於醫院體系已充滿不信任,就是自己上網做功課蒐集資訊,了解這個疾病。

 

 

我比較樂觀,心想既然無法改變寶寶是小胖威利的事實,那我們就努力讓他成為「小胖界」的第一人。然後也會想著以後他可以從事哪些職業?例如既然他們都胖胖的,或許可以從事在水裡面的工作,像是游泳,救生員,潛水員等,比較不會那麼吃力。

 

確診為小胖威利的孩子通常食量相當大,許多父母會以打罵來嚇阻過量進食,但我們不願意這麼做,我覺得這會種下暴力因子,讓他們長大後容易被外界認為脾氣差、易怒。

 

目前海ㄤ已經處於吃不停的狀態,我們希望盡可能滿足他的食物權,想吃時就給他吃,但每次少量給予,同時提醒他已經吃過了,加上轉移注意力的方式,用其他活動吸引他拋下食物。

 

小胖威利的孩子肌力弱,有的家長因此比較保護,避免讓他們跑跳。但我們想讓他像一般孩子一樣去公園玩,海ㄤ確實是常常受傷,但反而因為有在活動,在小胖界裡頭,他的肢體能力算是在正常的臨界,不會落後一般孩子太多。

 

我覺得女性生產過程中,伴侶能做的就是讓她當女王,她想吃什麼,不管多遠我一定會去買給她吃、身體水腫我就幫忙按摩促進血液循環。懷孕期間脾氣會突然大變,我也是盡可能多體諒。原本我就是把老婆捧在手心疼,生產時更是如此。

 

 

人的習慣就是喜歡待在舒適圈,遇到陌生事物下意識就是反對或排斥。一直以來,我與太太遇到問題就一起找答案,認識我們心中的恐懼從何而來,往往了解後就沒那麼害怕了,居家生產是如此,面對孩子被確診為小胖威利也是如此。

 

口述 / 工藤新一

採訪整理 / 游婉琪

 

同場加映

【隊友告白】產檢過程不斷出櫃

【隊友告白】在家生產那天我這樣陪伴太太

《祝我好好孕》願生命都能溫柔來去

「慢慢長大星球」來的小王子,催生「孩好書屋」

私下自閉標籤,林正盛韓淑華眼中的自由靈魂

奈緒,與照顧她35年家人的甜蜜的家

圖片提供:
翁麗淑, VisualHunt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29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