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創新×女力參與 平價時尚便宜的只是頭期款!繭裹子時尚革命秀,素人model揭殘酷真相

by  李玉玲
平價時尚為什麼便宜?低價背後看不到的環境成本,正由我們甚至下一代來承擔。

春江水暖,時尚產業總是最先嗅得時代的氣息。每年春天,從國外到國內各品牌時裝秀預告了下季或當季的流行。四月底,也有一場綠色革命時尚秀「Fashion Revolution Taiwan」在台北舉辦。

 

 

流行,不是這場秀傳達的唯一訊息,以時尚手段進行革命才是主要目的,活動主題「改變,從衣開始。」提醒世人思考:全球有六分之一的人在時尚生產線工作,當我們把流行穿在身上,是否關心過:Who made my clothes ?

 

 

平價時尚 or 殘酷時尚?

 

時尚大革命活動源於一場死傷數千人的工安意外,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Rana Plaza成衣工廠大樓倒塌,造成一千一百多人喪生,二千五百多人受傷,瓦礫堆中散落著國際著名服飾品牌標籤。這場人為造成的悲劇,讓隱身時尚背後為人「作嫁」的製衣工人,長期忍受低薪、工時長、不安全工作環境…的處境曝光。

 

 

當年,英國以黑絲帶為標幟發起全球性「Fashion Revolution 」運動,將每年4月24日那周訂為「時尚革命周」,號召民眾與衣服上的標籤自拍上傳社群網站,以各種形式為生產者發聲。這個組織的終極任務是:時尚產業鏈的工人獲得平等對待,製作過程更透明。目前已得到八十多國響應。

 

 

公平貿易品牌繭裹子也從2014年加入,每年以自家服裝品牌「繭裹輕衫」時裝秀聲援「Fashion Revolution 」。前三年只有繭裹子自己的品牌走秀,今年4月29日,有相同理念的綠色道德品牌包括:蘑菇、沐卡、Vnicorn、木匠的家、七棵橡樹、香港WAN&WONG Fashion、英國Enchanted Rebels、義大利二手交換平台Lablaco,以及TOTES&TEES、綠色和平等設計、環保組織共襄盛舉從,從有機、再生、純素(Vegan)角度切入,在社會影響力製造所,以走秀、講座、紀錄片、市集介紹時尚革命趨勢。緊接著5月20日,以公平貿易為主題的繭裹輕衫年度大秀「山町春秀」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登場。

 

 

 

走進繭裹子位於迪化街的辦公室,安靜中透露出忙碌的訊息,創辦人蔡宜穎、楊士翔三月剛結束為期兩周的尼泊爾公平貿易合作工坊拜訪,確認今年新裝生產進度;回台後立即投入兩場時尚革命走秀準備,約模特兒試裝拍照、開會、節目內容設計,場地布置……,所有細節都得緊盯。雖然,走秀既燒錢又燒時間,但兩人相信這些投資都是值得的,「唯有透過消費習慣的改變,才能改變遙遠地區的人們。」

(同場加映:繭裹子 用愛地球的心推動公平貿易)

蔡宜穎(左)、楊士翔(右)從2014年開始辦時裝秀力挺「時尚革命」,唯有消費者的重視,能讓時尚更人道,對環境更友善。汪正翔 / 攝影

時尚污染僅次於石化產業

 

時尚大革命提出的口號「Who made my clothes ? 」(我的衣服是誰做的?)正是楊士翔、蔡宜穎創立公平貿易品牌的信念:「公平貿易是以人與環境為核心的經營方式,幫助世界最邊緣的人們脫離貧困,改變不公平的自由貿易結構,也維持環境與生態的永續發展。」

 

楊士翔指出,繭裹子剛成立時,消費者對於公平貿易沒有太多認識,隨著食安問題爆發,越來越多人開始有意識地購買,想知道商品怎麼做的?來自哪裡?價錢不再是唯一考量,而是選擇對自己和環境友善的產品。

 

 

雖然知音變多,繭裹子更想觸及另一龐大的消費族群–「快速時尚」。楊士翔認為,與其宣揚理念,不如用時尚的手段-辦時裝秀,讓消費者看到:時尚,也可以很環保,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5月20日,繭裹輕衫年度發表會「山町春秀」以京都風為概念,從髮妝、音樂到舞台視覺都比照專業服裝秀規格,並請到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巴賴擔任開場演唱及走秀模特兒。整場秀以青山為背景,展示近百套公平貿易合作工坊以天然纖維、傳統工藝製作的服飾。

 

 

負責服裝設計的蔡宜穎表示:「繭裹輕衫不是為伸展台上模特兒設計的,而是人人可穿。」因此,每年走秀模特兒大都為素人,活動前經過訓練,就是繭裹輕衫最佳代言人。

 

 

 

為何用更貴的價格買更少衣服?

 

連續四年參加走秀的鄭佳惠,是上班族,她說,以前買東西CP值高就買,有了孩子想得更多,參加公平貿易講師培訓,才驚覺:消費習慣影響的不只是環境,還有地球另一端人們的生活。「世界上還有許多人生活在貧窮線下,每天靠著不到二美金過活,當台灣談年輕人22K困境,是不是也要改變習以為常的消費習慣,讓貧窮線下的勞工獲得更合理的待遇。」

 

 

楊士翔強調,流行趨勢是商業操作下的產物,尤其,平價快速時尚興起,人人消費得起,衣服穿幾次就丟,造成環境更多負擔,這是繭裹子最不想看到的,一直在對抗。「平價時尚為什麼便宜?勞工薪資過低?犧牲了環境?低價背後看不到的環境成本,正由我們甚至下一代來承擔。」

 

「時尚從業者應該有『責任』地設計衣服,減少浪費。」楊士翔指出,服裝製造對於環境的污染僅次於石化產業,化學纖維不易分解,一件化纖衣物從製成到丟棄會產生兩次污染,這些年,綠色時尚提倡有機、天然纖維、植物染,目的就是減少對環境的破壞。除了普遍使用的棉、麻,越來越多植物纖維如:香蕉、鳳梨、大豆…被應用在服裝製作。

(同場加映:一條零化學添加、日月精華超標的香蕉絲圍巾)

 

 

素食風潮也吹進時尚產業,不使用動物皮毛,不經過動物實驗,今年參加走秀的Vnicorn,則是國內第一個獲得國際組織PETA認證的純素(Vegan)服飾品牌。楊士翔表示,道德議題這幾年受到廣泛討論,即使無法「純素」,也會以更人道方式取得原料,包括:使用肉牛或自然死亡的動物皮革;毛料為換季梳下來的毛,而非不人道取得;蠶繭破殼後才取絲。

 

因為一件衣服能改變的,比想像更多

 

研究指出,回收一件衣服可減少四點二公斤碳排放量,相當於一棵樹三個月的二氧化碳吸收量。楊士翔說,台灣資源回收率達百分之五十八,回收分類做得很成功,但成衣產業回收再生尚未受到普遍關注。

 

做為源頭的設計師,蔡宜穎則表示,越複雜的設計越容易產生零碎布,為了減少廢布,有時必須犧牲設計,因此,繭裹輕衫的衣服大都是長方形、圓形等簡單版型,透過打摺等細節玩設計,兼顧了綠色與時尚。蔡宜穎也在思考:如何延續衣服的生命,把它放進設計中,穿舊了,消費者自己就可動手改造。

 

 

雖然,綠色時尚還未成為消費主流,但兩人已看到:消費者越來越關心產品的來源,知道哪些可以買,哪些不能買,儘管革命尚未成功,但「改變,從衣開始」的種子已經發芽。

 

 

圖片提供:
汪正翔、繭裹子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58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