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妳有花期,但幸好我只是草木

觀點專欄 妳有花期,但幸好我只是草木

如同我看《睡美人》時,覺得該女的幸運竟發生在睡眠時,那她醒來與睡著又有何異呢?女人不要當他人的「女主角」,那是一個逐步讓自己消失的陷阱。READ>

觀點專欄一個老台北的夜晚

觀點專欄 一個老台北的夜晚

時光有時一走,那地方也變了,不是老了,是像集體睡進過去裡,這是大安區吧?遠看是的,細看已然不同,這地方也恍然的不知曾是什麼,以後又是什麼。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