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點女力 聽不見的舞者 林靖嵐奪選美后冠

by  黃詩茹
別人的偏見,就是我的力量。

「我不相信命運,因為天生我材必有用,別人的偏見,就是我的力量。」

在聽不見聲音的世界裡,肢體,就是林靖嵐最美的語言。

耳朵聽不見,就投入整具身軀去聽。天生重度聽障的林靖嵐,無法聽見旋律,卻熱愛舞蹈,並成立了臺灣唯一的聽障舞團。2015年更代表臺灣,遠赴捷克參加第五屆世界歐亞聽障選美比賽,首次參賽就奪下亞洲區后冠,成為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華人。

從聽障舞者到選美冠軍,林靖嵐(右三)相信老天爺關了一扇門,自會打開另一扇窗。

聽不見音樂  用身體感受節拍

 

小時候身體不好的靖嵐,被媽媽鼓勵去學跳舞、鍛鍊身體,懵懵懂懂的開始,也說不上喜歡或討厭,就這樣跳著跳著,卻也不曾間斷,漸漸地舞蹈竟成為她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卻沒想到有一天會成立自己的舞團。
 

 

不同於一般聽人舞者,靖嵐聽不見音樂旋律,只能依靠音響反射在地板上的震動,用身體去感覺節奏和重拍。一般人學一支舞若需要兩週,聽障舞者可能得花上兩個月。不害怕付出加倍的時間和努力,因為她們有加倍的毅力和熱情。
 

雖然有聽力障礙,靖嵐學舞的歷程和一般舞者卻沒有差別,「老師都是用同樣的訓練方式,讀唇語難免會跟不上說話的速度,其他同學也不一定有耐性詳細解釋。」一路上的困難,得靠自己克服,這段經歷,讓她更清楚如何訓練聽障舞者。
(你也會想看:羅曼菲 永遠的舞者)

 

 

成立舞團  飛向世界舞台

 

隨著表演邀請越來越多,靖嵐下定決心辭去工作、成立舞團,讓更多愛跳舞的聽障朋友有機會接觸藝術、展現才華。於是,林靖嵐聽障舞蹈團在2009年正式成立,目前已有十幾位聽障舞者,其中也包括靖嵐的妹妹。一手包辦舞團大小事的靖嵐,從編舞、排練、服裝、行政事務都親力親為,團務之龐雜可想而知,或許是多年來的磨練,她身上散發著一股沉穩篤定的氣質,說起舞蹈的眼神閃閃發亮。

 

由於成員都沒有舞蹈背景,靖嵐必須從最基本的身體訓練做起,拉筋、伸展都不馬虎,「私底下我們就像家人一樣,但工作的時候,我是很嚴格的!」其實,追求完美的她對自己的要求更高,為了製做演出服裝,常常忙到三更半夜,一個人縫著舞衣上的裝飾。


 

舞團成立至今七個年頭,靖嵐已多次帶著舞者們站上國際舞台,而這群關係超越工作夥伴,早已情同家人的女孩們也培養出絕佳的默契。「其中有一位舞者,因為是輕度聽障,所以她可以聽到旋律,但我還是要求她和其他舞者一樣,去感覺地板的震動,這樣大家的節奏才會一樣,但她可以更清楚音樂的節拍,協助其他人。」
 

去年,舞團獲邀參與法國「眨眼藝術節」開幕演出。「眨眼藝術節」是全球唯一專為聽障人士舉辦的國際藝術活動,各國聽障藝術團體在活動期間匯聚於此,進行現場演出與交流。「藉由參與藝術活動,聽障人士不但增加和社會互動的機會,更讓有才華的人站上舞台,對自己更有自信。」靖嵐也希望未來臺灣能有更多類似活動,讓語言不只一種形式,更不是聽障人士與外界互動的障礙。

參與法國眨眼藝術節,林靖嵐說,台灣很小,但還是可以站上世界舞台。

聽障選美  首位華人冠軍

 

靖嵐不僅積極推動聽障舞蹈,平時也是一位新娘秘書,朋友都笑她:「到底是要把自己搞到多忙?」雖然平時就沉浸在藝術和美的環境中,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參加選美比賽。機緣牽引,她在幾年前就接到聽障選美比賽的邀請,但總是因為演出和工作而延期,直到去年確認一切資源到位,準備充分才前往參賽。

 

為了這次比賽,靖嵐特別加強國際手語和美姿美儀的訓練,「透過這樣的活動,我們可以和世界各國的聽障朋友互動交流,就像一般人用英文溝通,我們是用國際手語。我希望讓更多國家的人認識臺灣。」在她身上看不到面對陌生環境的擔憂,也沒有封閉自我的內向,靖嵐的美,多了自信和勇氣的妝點。



 

帶著后冠回到臺灣的那天,靖嵐見到接機的家人,不禁喜極而泣,家人的支持是她溫暖的後盾。演出的時候,常是爸爸開車載著她和舞者們奔波;出國比賽時,妹妹則協助打理舞團、訓練舞者;「有時候,要趕做道具或縫舞衣,連爺爺奶奶都來幫忙。」,就連排練場的裝潢都有爸爸的溫馨心意。

 

月芽計畫  舞出生命的自由

 

結束2015年忙碌的國內外行程,靖嵐又馬不停蹄地投入「月芽計畫」。這個想法緣起於靖嵐平時往返台北和台中,教導一群聽障兒跳舞,但她發現有些家庭因為經濟考量,無法持續地讓孩子有學習才藝的機會。「雖然購買助聽器有政府補助,但助聽器是消耗品,三到五年就得汰換,仍是一筆負擔。對他們而言,學跳舞是非必要的支出,力有未逮時,即使孩子想學也只能放棄。我不想因為學生減少而提高學費,反而希望去找更多資源,讓他們能繼續跳舞。」

(你也會想看:琴聲響起 陳珮文為偏鄉孩子圓夢)

 


於是,經過去年的籌備,在喬和國際娛樂有限公司協助推動下,今年月芽計畫正式起跑。「月」象徵耳朵,「芽」代表培植,透過尋求贊助和募資平台,靖嵐希望為聽障兒爭取更多資源,幫他們募集舞蹈課程與助聽設備的費用。首先以環島巡迴演出為目標,透過前往特殊教育和聽障學校的演出宣導,鼓舞身心障礙的孩子,並計畫在年底舉行感恩公演。雖然每週北中往返忙碌,「但我很喜歡教孩子跳舞,看到他們單純的樣子,工作的煩惱都不見了。」因為感同身受,她希望透過舞蹈教學,讓聽障兒有肢體表達的機會,甚至培養一份專業技能。

 

克服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困難,靖嵐用肢體舞出生命的自由,更以實際的行動,為愛跳舞的聽障朋友搭築舞台。舞蹈,對她而言,不僅是身心的安頓,也是她自信的專業。在聽不見聲音的世界裡,肢體,就是她最美的語言。

(你也會想看:身障者當顧問 坐輪椅也能上酒吧)
 

圖片提供:
林靖嵐, 喬和國際娛樂有限公司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57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