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化構築,何魯斯神殿

by  黃湘娟

畫家筆下還原何魯斯神殿全貌。翻攝自《Ancient Egypt》

古埃及新王國時期在歷史上是輝煌的,但是誰也無法阻止它的衰落。最著名的法老拉姆西斯二世駕崩後,第十九王朝在十幾年之間土崩瓦解。後來的國王想恢復昔日榮光,但時不我予。

 

托勒密王朝(公元前305-公元前30)是在馬其頓王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將埃及從波斯壓迫者手裡解放出來之後,由托勒密(Ptolemy)建立起來的一個希臘化的埃及政權。

 

他本人出生於馬其頓貴族家庭,早年在宮廷受過良好教育,又曾加入亞歷山大大帝的侍衛隊,大帝駕崩後獲得授權統領埃及,成為總督。

 

在政權已穩固後,他開始關注並發展文化事業,同時尊重埃及人的習俗,贏得埃及祭司層的支持,當了18年的埃及總督,托勒密於公元前306年宣布自己為埃及國王,即托勒密一世(Ptolemy I Soter)。

 

托勒密王朝統治埃及長達300年。當時的利比亞與亞細亞地區,都被列入埃及領土,可見每位王朝繼承者的胸襟與格局。由於他們深諳王權與神權相互支援的重要性,對於一個外來政權而言,利用埃及祭司的崇高地位來實現統治者的合法性,托勒密顯然是做到了。

神殿是托勒密王朝的希臘化構築。壁雕內容是托勒密王向鷹神何魯斯祭拜的畫面。

其宗教信仰的重點是將埃及傳統神與希臘神的認同合一,埃及的重要神靈也都與一個相對的希臘神連結起來。如阿蒙等同於宙斯,何魯斯(Horus)被認同為阿波羅。這種認同使得希臘人和埃及人都能接受的信仰,為觀念的溝通架起了橋樑。所以,當今人在參訪托勒密王朝興建的神殿,無須過度驚訝埃及神與希臘神共處的詭異狀況。

 

艾德夫神殿(Temple of Edfu),也稱何魯斯神殿(Temple of Horus),正是此中的代表。它不是全埃及最宏偉的希臘化神殿,有兩個關鍵點是它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原因。

 

考古學家發現,根據搜尋到的神殿圖騰與雕刻銘文,拼湊出一個非常珍貴的神話故事,內容關係著古埃及文明的緣起,是了解古埃及重要歷史的依據。歷史學家對於何魯斯神殿量體的規劃,以及迄今每年在何魯斯紀念日仍維持的祭神表演,判斷有可能是歐洲歌劇最原始的發源地。

 

神殿位於埃及境內艾德夫以南,其塔門設計是屬於托勒密時期的希臘建築風格。公元前237年托勒密三世尤爾蓋斯(Ptolemy III Euegetes)始建,直到公元前57年埃及艷后克麗奧佩特拉(Cleopatra)的父親、即托勒密十二世時才完成,前後費時將近200年。故可知,此神殿已有近2000年歷史,但卻是全埃及保存得最完整的建築,如大塔門、外牆、庭院、大廳、祭殿等,不僅在原位不動,連原相也被凍存。

 

稱它「何魯斯神殿」,主要是祭拜鷹神何魯斯。塔門入口各有一尊老鷹石雕,都是皺著眉頭的苦惱表情。鷹神何魯斯傳奇,是考古學家搜集每座神殿的銘文記述,還原了半神半人的原貌。

(左圖)入口各有一尊老鷹石雕。皺眉的表情象徵鷹神為戰爭所苦。/(右圖)頂部燻黑的列柱大廳。柱子底部是蓮花和蘆葦造型。

故事架構大約如下:「奧賽利斯(Osiris)是一位深受人民愛戴的國王,其妻子愛西斯(Isis)是他的親妹妹,母儀天下。但是,王弟賽斯(Seth)瞋心極大,成功加害其兄,並將其屍體扔進尼羅河。

 

一種傳說是愛西斯尋獲夫婿遺體後,用她的眼淚救活了他。另一傳說是愛西斯變成老鷹,唸咒語讓他重生,並讓她懷孕,生下何魯斯。」因而,何魯斯與賽斯,注定是一個為了復仇,一個為了滅後,展開了長達一生的天神戰爭。

 

延續神殿建築語彙,何魯斯神殿也有列柱大廳。神殿牆面的壁畫,已然被作為神學神話和地緣政治學的教科書。此中刻有好幾場何魯斯打敗叔叔賽斯而後舉行慶典的畫面,其陰雕與陽雕技術已臻化境,是埃及雕刻藝術的最高境界,迄今無有超越者。

神殿內的大廣場,柱列是蓮花和蘆葦結合的形式。

圖片提供:
孫本凡

黃湘娟

黃湘娟

文章 38

1988-2019年,擔任《室內》雜誌總編輯。 70年代曾主編全台第一本空間設計雜誌《家庭裝潢》、80年代主編《流行家飾》雜誌、《當代建築》雜誌。在「空間美學」領域浸潤長達40多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業開創期的篳路藍縷。 將經驗化約為文字書寫,期間陸續出版三本著作:《談建築說空間》(1989年),《見證台灣室內設計25年》(1999年),《亞歐歷史建築與城市漫步》(2008年)。第一本訪談了14位80年代已獨領風騷的建築師、室內設計師和建築學者;第二本記錄了室內設計業在台灣的開創與發展;第三本以個人見聞漫談文化、藝術、生活,以及城市美學。 1973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