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 專訪「幸福良食」共同創辦人吳詩涵: 環遊世界、嫁到農村,是我做過最勇敢的兩件事

by  陳芷儀 | 陳姿樺
返鄉務農,不只是一種創業,是工作、亦是生活。

農夫娘吳詩涵與先生於2015成立社會企業-幸福良食,以友善耕作實現對土地和食安的堅持,並與平均超過70歲的「千歲團」農友青銀共農,打造「幸福千千歲」品牌,不只希望讓老農能安心養老,讓年輕活力注入農村,更付出行動翻轉農村,朝農業永續轉型邁進。

 

採訪這天大暑甫過,整個台灣熱烘烘的,閒聊之餘問起吳詩涵這樣的天氣是否影響農事?螢幕裡的她戴著眼鏡,穿著幸福良食的粉紅色制服,表示不太影響,這段時間對於種植雜糧的他們來說正好是農閒時期。然而,負責田區以外一切營運管理的她,面對銷量的 KPI 與各種專案,卻是不分四季,一刻都不得閒。

 

幸福良食由吳詩涵的先生在 2015 年於台南成立,而她則是不折不扣的台北小孩,台大商研所畢業、曾任行政院政委辦公室、企業老闆特助等,未曾離開台北的生活。交往期間幾乎是遠距離戀愛的兩人,婚後希望不再分隔兩地,但對吳詩涵而言,要在新營、學甲一帶找到類似的工作並不容易。

 

她發覺,先生的公司雖然成立多時,但在制度、帳務與營運管理方面仍有所欠缺;過去她在工作中曾接觸不少新創與社會企業,便心想這或許也是一個值得嘗試的機會,與先生一起投入事業,「唸商管跟自己實際經營管理又不太一樣,蠻有趣的,有很多新的事物可以體驗與嘗試。」

 

於是,吳詩涵在自己完全陌生的鄉鎮、不曾接觸的農業領域,開始新的人生。一路走來,除了幸福良食外,他們也在 2020 年底更創辦了幸福千千歲,作為青銀共農與推廣永續的品牌經營。

 

那場用曳引機迎娶的婚禮

 

身兼幸福良食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在臉書上的職稱描述卻是「農夫娘」,這也是她平時對外常用的稱呼。可以有醫生娘、律師娘,農夫的妻子也可以是農夫娘,「我認識老公時,印象深刻的是他很驕傲自己是個農夫。」結婚前從沒離開過台北生活的吳詩涵,老公是她認識的第一個農夫,如果他對於這份工作如此驕傲,身為伴侶與創業夥伴的自己當然也感到自豪。

 

「不過也是因為農夫娘大家可能沒什麼聽過,應該比較有識別度!」吳詩涵笑著補充,兩年創業下來,無不思考著如何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幸福良食?品牌思維彷彿內化成她的 DNA,不只是稱呼,就連婚禮當天的迎娶畫面也順勢成為了新聞素材,婚紗照更直接拿來當品牌形象照。

 

 

若是在網路上搜尋幸福良食,一定會看見她與先生的婚紗照,吳詩涵說這大概是 CP 值最高的婚紗照了,農田、工作服與曳引機,不是一般婚紗照會出現的元素,但是他們最真實的日常。

 

「希望未來消費者或合作夥伴在搜尋的時候,至少可以看到我們的名字露出,確定真的有這對務農的夫婦。」吳詩涵語畢也忍不住笑了。是的,經營品牌的用心正是如此貫徹在她的生活(與婚禮)中。

 

一起走在農業這條路

 

雖然,訪談中吳詩涵時常表示自己並不在農業第一線耕作,對農業的熟悉度也不算高,「但跟他們生活在一起,會很明顯感受到農民在想的跟都市裡面大家想的不太一樣。」幸福良食作為社會企業,總是以最靠近的距離,看見農村與青農的處境。

 

舉例來說,為什麼並不常見青農回鄉?「其實是因為農業的進入門檻很高。」吳詩涵說,土地、技術、大型機具等資源,都需要耗費一定的資本投入,如果是沒有家庭背景協助的農一代,想要耕作屬於自己的田地,難上加難。與此同時,台灣農業的高齡化也逐漸加劇,因此,幸福千千歲提出青銀共農計畫,協助媒合青農與老農契作,滿足各自的需求,也能順勢經驗傳承。

一群由平均年齡超過70歲農友所組成的「千歲團」與返鄉科技青農們,進行友善耕作為永續努力。

若是像先生這樣的農二代,即使家中擁有資源,如何與同樣務農的長輩溝通,甚至論及農業轉型或是不同的經營方式,似乎也是一輩子的課題。「老實說⋯⋯真的需要長期抗戰(笑)。」從推動友善農法到自行創業、製造產品,種種新的做法怎麼說服家中長輩接納、甚至支持,革命尚未成功,夫婦仍須努力。

 

關於農業,任誰都有各自的課題,吳詩涵和先生是走過來的人、明白有多不容易,因而展開良食人才學院,希望協助更多有志一同的人,「我們透過課程、社群聚會的形式,來陪伴大家一起走這條路。」吳詩涵舉例,想要向外銷售需要書寫合約,便邀請律師來分享;碰到農民常見的職業傷害,就請職能治療師來教大家復健,裡裡外外,都要兼顧。

 

返鄉務農,不只是一種創業,「其實你可能不只選一個地方工作,而是選一個地方生活。」是工作、亦是生活,吳詩涵有所體悟,也總是歡迎所有想要走上這條路的青年,隨時來聊聊,彼此協助,才能走得更遠、更久。

 

親手搭建自己的舞台

 

婚後至今,突然很好奇這位土生土長的「天龍人」,習慣台南農村的生活步調了沒?「其實我覺得還沒有很習慣(笑)。」言談之間才發現,吳詩涵時常台北、台南兩邊跑,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不在台南,而是在各處進修、開會、參與市集等等。

 

「我蠻會請外部資源協力的。」回首這兩年的成果,多半是源自吳詩涵參與創業加速器與各項計畫,不論透過加速器加快自己初期對於公司的狀況掌握,或是在計畫中吸取同儕經驗、結識不同領域的創業家,進一步促成合作串聯的機會。

 

例如一起上課的同學中有全家生鮮部長,因此成功促成黑豆漿進入全家的店長團購系統;在青年回鄉等計畫中認識不同地方或創業團隊,不只和調理包品牌合作黑豆漿的訂閱制,從運動教室到內衣品牌,吳詩涵總有辦法讓自家產品在更多管道曝光。

 

 

一一細數各種合作,讓人忍不住問,這些都是她自己去開發的嗎?「對啊,我就會去聊聊看有沒有各種可能性。」對總是積極向外找尋資源的她來說,這個舞台上還沒做、還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嗯,我真的很勇敢喔!」


有別於傳統農業著重一級生產,相對以男性為主導,女性則相對弱勢,幸福良食不只關注第一線的耕作生產,二級加工與行銷等同樣是公司重要的獲利來源,「知道自己可以賺錢,或是公司很大一部分的營收成就是因為自己的努力,妳會有自信跟底氣當一個獨立的個體。」

 

因為能夠一手搭建起自己的舞台,台上的她是如此亮眼,在這段夫妻創業的關係中,吳詩涵為自己找到了自主性與話語權。他們分工明確,在各自的領域努力,沒有誰依附誰,只有相互扶持,讓關係與事業都能永續經營。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吳詩涵從台北嫁到台南,還投入自己原先一竅不通的農業,都會覺得她很勇敢,「嗯!我也這麼覺得!」吳詩涵說,這輩子目前做過最勇敢的事,一個是之前去了一趟環遊世界,另一個就是嫁到農村,即使有許多的不可預期,「但我就接受我的命運,剛好我的老公是個農夫,那我就跳下來試試看。」從前的她環遊世界,如今她也沒閒下來,仍然帶著幸福良食到處跑跳,走向更多等待發掘的可能性。

 

同場加映

花都開好了——後壁俗女村養成青年新基地,專訪吳翊榛

用二十年,寫一首給嘉義的情詩:林聰明沙鍋魚頭 林佳慧

圖片提供:
幸福良食、吳詩涵

陳芷儀

陳芷儀 https://www.chihyi.work/

文章 9

政大傳播所畢,耳草人內容工作室創辦人暨內容總監。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以文字賣藝,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

陳姿樺

陳姿樺

文章 10

現為政大傳播所學生、耳草人內容工作室文字編輯。不太確定未來能不能以文字養活自己,但當前目標是不要失去寫字的能力(論文和採訪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