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一個寫作者與他的長照生活

觀點專欄 一個寫作者與他的長照生活

我寫作的方式是處在一個腸壁裡,外面的聲音還是依稀聽得到,有時像是雨的淅瀝聲;有時像是很細碎的人聲。在這樣的隔絕中,都有點像是夢的前置,我醒著在我的夢裡挖礦。我在我的潛意識地下室裡就著光。READ>

觀點專欄有時寫作,只為了擁抱太陌生的自己

觀點專欄 有時寫作,只為了擁抱太陌生的自己

一旦拿起筆來寫,你想完成的或許是更好的自己,同時也是彌補那個殘缺的自己。人的一生無奈多半活在謊言裡,無論是別人的謊或自己的謊,只有筆的背叛是最誠實的...READ>

焦點企劃與內在小孩四手聯「畫」,與生命傷痕握手和好

焦點企劃 與內在小孩四手聯「畫」,與生命傷痕握手和好

「我們本來是純淨的,可是都帶著一些以前的能量。有時你才剛認識一個人就討厭他,可能前輩子彼此的靈魂是認識的。所以就要透過清理,消除過去的能量,全然地看到你現在這個當下。」徐芳薇展露微笑,認真地說。READ>